第840章 杀

    护卫队长点头称是。

    一群护卫也都紧跟在独孤七甸身后。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从他们进城门开始,从觉得若有似无的眼神盯着他们。

    等到他们看过去的时候,其他人却又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眼,移开视线。

    护卫队长略显敏感的:“少爷,感觉有点不对……”

    独孤七甸扫了一眼,旋即冷笑:“呵!小地方的人,大概是没见过这种气势,当然忍不住偷看了!”

    一百多人的护卫队,衣着统一,的确挺有气势的。

    护卫队长没说话,总觉得有些奇怪。

    一行人又走了一会,距离大乘客栈的位置越来越近。

    周围三两成群的人,不再是偷看,而是明目张胆的打量了!

    那目光,像极了捕捉猎物的凶光。

    护卫队长心里犯嘀咕,“少爷……”

    “少废话!等会到了大乘客栈,我先跟皇甫云阙他们商量一番。”

    独孤七甸昂首挺胸,非但没察觉到围观群众打量他们的发出来的危险信号,甚至觉得自己有排场,牛逼轰轰的!

    护卫队长无言,只能跟后面的护卫使眼色。

    然而,除了他之外,其他的护卫也不以为然。

    身为四龙之一的独孤家,这些护卫向来嚣张惯了,也觉得周围的目光是敬畏的!

    护卫队长算个王者,但也带不动一群废铁!

    大乘客栈,近在咫尺。

    尸体已经清理干净了,门口没什么人。

    窗户关着,隐约能看见大堂有不少人。

    独孤七甸跟护卫队长摆手,让他赶紧带人去找第五瀛。

    护卫队长心里不安:“我还是送您进去吧?”

    独孤七甸原本想说不用,但是想起那些尸体,心里也有点疙瘩。

    护卫队长带着十个护卫,走进了客栈里。

    大堂里果然有不少客人,一个个坐在桌前,喝着茶,捕猎的眼神锁着他们。

    独孤七甸抬眼,并没有看到皇甫云阙,但是看到了皇甫家的护卫队长林宇。

    他径直的走过去,居高临下的态度:“皇甫云阙呢?”

    林宇喝着茶,没有搭理他。

    独孤七甸心里有些恼怒,不过是一条狗,也敢在他面前摆谱?

    但是眼下独孤家护卫被杀,处于弱势,他不得不压下怒火,继续道:“本少找他有重要的事情商量,耽误了你负不起责任!”

    啪嗒!

    一个茶杯砸在地上。

    护卫队长眉心一跳。

    这声音在安静的大堂,像极了信号。

    像是为了印证他的想法——

    砰砰!

    两扇门,一左一右,用力关上!

    哗的一下!

    大堂里的客人,全部站了起来。

    面色凶狠,杀意腾腾!

    独孤七甸神色一变,后退半步:“你们想干什么?”

    “哈哈哈……”

    有人大笑了一声,嘲讽道:“原本还担心你真的一个护卫都不带进来,那我们一干人等不是白等了?幸亏你有一个负责的护卫队长!”

    独孤七甸眯起眼睛,防备的姿态:“你什么意思?”

    脑袋里暮然闪过昨晚团灭的护卫尸体,心里顿时一惊,“是你们杀了我独孤家护卫?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与独孤家作对!”

    他双目冒火,还在发怒!

    “独孤少爷多虑了,独孤家昨晚的护卫尸体跟我们一干人等没有半分关系!”

    “我们也不想为难独孤少爷,还请独孤少爷到一边去,让我们好杀了这几个护卫!”

    杀他家的护卫,还叫他到一边去?

    这是打他的脸,还要让他把脸递过去啊!

    独孤七甸脸色铁青,指着门外,咬牙切齿:“我独孤家的护卫队就在门外,只要我一声令下,你们统统死无葬身之地!”

    “哦?独孤少爷当真这么认为吗?”

    “哈哈……你如独孤少爷叫一下试试?”

    众人满脸戏谑。

    像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独孤七甸脸上表情有些僵硬。

    护卫队长心底拉响了警铃,直接抽剑,劈门!

    他的动作快,但是埋伏在大乘客栈的人都是元皇级别,最差的也是七阶元王!

    叮噹——

    清脆的响声。

    长剑被抵开,客栈门被划出一道口子。

    隐约可以看见外面的画面!

    早在客栈大门关上之际,外面的护卫就被包围了。

    人太多,护卫们到处逃窜,冷刀子一个个放出来。

    所有人就像失心疯一样,准确的来说,犹如丧尸屠城。

    武者和元者,他们眼里只有一个字—杀!

    护卫队长看的头皮发麻,快速退到独孤七甸身边,“少爷……独孤家的护卫全部受到攻击了……”

    “你说什么?”独孤七甸双目微睁,看向林宇:“这一切都是皇甫云阙的计谋!”

    林宇还坐在原地,一只手搭着桌上的佩剑。

    闻声,他十分平静的站起来:“昨晚的事的确与皇甫家的无关,今天的事也与皇甫家无关,但是……”他顿了下,笑的抱歉:“全城猎杀游戏,每个人都有参与的资格,还请独孤少爷到一边去,避免伤到了您!”

    又是这句!

    独孤七甸差点气炸了,“什么猎杀游戏,什么——”

    歘——

    长剑划破空气,林宇穿过他身侧,直奔后面的护卫。

    独孤七甸瞳孔一缩:“饕餮!”

    饕餮瘫在空间里,闭着眼睛。

    别call你祖宗!

    没时间!

    就在这时——

    所有人都动了,目标皆是后面的护卫。

    独孤七甸错愕的回头,满脑子的浆糊!

    忽地,眼前闪过白色,一张告示甩在他脸上。

    全城参与猎杀游戏……独孤家护卫……

    他的眼里只有这几个关键词,震惊,错愕,不敢置信!

    这就是一场单方面的掠杀游戏!

    扔告示的元皇嫌弃的瞥了他一眼,“你要感谢告示上标注的是独孤家护卫,而不是独孤七甸!”

    恕我按,眼神一冷,已经冲进了对战当中。

    跟进来的五个护卫,虽然都是元皇级别的高手,但是面对一大堂的元皇高手,也只能任人宰割!

    很快五个护卫就被砍死了。

    死状十分惨烈。

    人群激烈的争吵。

    “草,你在我杀的护卫上刻什么记号?”

    “什么是你杀的?胳膊是我砍得?”

    “你要这么算的话,那他腿是我砍得!”

    “滚,他致命伤是我捅的!”

    “……”

    杂乱的声音,不绝于耳。

    独孤七甸脑袋嗡嗡作响,手里紧攥着告示。

    脸色苍白,四肢冰凉,全身血液仿佛都在倒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