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2章 杀人了!全是独孤家的护卫!

    呼……

    郭良长舒一口气,抹了一把冷汗。

    “……三十来岁的人了,怎么还越来越讨人喜欢了呢。”

    嘴里呢喃着,眸中喜色不掩。

    快速跑到尸体旁边,刻下本组号码。

    浓稠地夜色之下,猎手们各自寻找人头。

    人头=洗髓丹啊!

    这次独孤七甸来恐龙城,不同于皇甫云阙他们来后才知晓情况,所以带了不少护卫,光进城的护卫就有小一百人!

    林宇趴在门缝,越看越好奇:“我怎么瞅着……隐隐约约有两个元皇等级的?又不像祁绍和谢忱?”

    皇甫云阙:“你有没有觉得那个身形有点像屠魔堂的五堂主?”

    林宇:“怎么可能!堂堂屠魔堂的堂主,怎么也没必要进金銮殿吧?难道他不知道这么做的后果会牵连到屠魔堂吗?”

    皇甫云阙赞同的点头,“嘶……不过他们好像不是毁人容,在写什么东西?”

    一直觉得自家少爷八卦的某人,突然提议:“要不,我出去看看?”

    “不怕成为其中一个护卫,你就去!”

    “……我也不是很好奇。”

    “嘘,有人往这来了!”

    两人屏息,细微的脚步声经过。

    应该是奔着独孤七甸门口的护卫去的!

    能近身守在门口的护卫,修为都不低于五阶元皇,四堂主跟五堂主主动接下了这两个人头!

    房顶上,祁绍和谢忱趴在那,等了很久。

    见几乎差不多了,谢忱才道:“你去前门统计,这里交给我!”

    祁绍看了看走廊,把青龙放在了他肩头,“小祖宗留给你,防止意外!”

    ——“这小白脸什么意思?瞧不起老子啊?迟早有一天,把你小情人的脑袋给扭下来!”

    混沌在空间又跳又骂。

    一般这种时候,谢忱都是无视的,现在反问道:“你比青龙厉害吗?”

    混沌:“我…你…大傻叉!迟早有一天把你脑袋也给扭下来!”

    谢忱没理他,看着肩头的青龙,心情不错地扬了扬唇角:“走,干活去。”

    青龙觑了他一眼,脑袋往身体里盘缩。

    睡觉去了。

    有啥活可干啊?

    就那饕餮发现有人对独孤七甸不利,开心的鼓掌还来不及呢!

    毕竟不但能名正言顺的甩掉独孤七甸这个包袱,还能给主人一个交代!

    几乎跟青龙想的差不多。

    饕餮早就感觉到夜间的异常,以及那浓重的血腥味!

    但它在空间里装死,并且默默祈祷有人能把独孤七甸给干掉!

    要论惨,独孤七甸是真的惨/捂脸。

    门口两个护卫还是有真本事的,四堂主跟五堂主靠近的时候,对方就察觉了。

    双方都经验十足,拼的就是谁狠!

    四堂主和五堂主能成为堂主,当然不仅仅因为家里传承,而是他们在各自的领域的确出类拔萃!

    两人没有给对方拿武器的机会,便赤手空拳跟对方打在一起!

    虽说没用兵器,但元气凝聚于手掌,也不容易小觑!

    硬碰硬的对打,难免会发生细微的动静!

    嘎吱——

    旁边的房门忽然被推开。

    男人张着嘴哈欠打了一半:“……打扰了!”

    砰!

    房门紧闭,那力道让人以为门都要从门框掉下来了。

    就听见有人在房间低吼了句:“卧槽!大半夜的吵什么吵?让不让人睡觉了!”

    “……”

    四堂主和五堂主停下了。

    最奇葩的是两个护卫居然也没反应过来,跟着他们俩停下了!

    多么惊奇的画面啊!

    短暂停顿,双方皆是一愣。

    幸亏是四堂主率先一步反应过来,化拳为掌,穿过护卫胳膊空隙!

    咔嚓!

    击中喉咙,当场毙命!

    四堂主右掌横劈,攻向旁边的护卫。

    护卫护卫双目微睁,躲闪之际,终于记得自己长嘴了!

    “少——”

    噗嗤!

    鲜血喷洒,一剑封喉!

    五堂主收起长剑,弯下腰,边刻字边道:“憨批,把老子当摆设啊?”

    四堂主也转身,在尸体脑门刻字。

    两人刻完字就走了。

    饕餮:“??”怎么不进来?

    两人刚走没多久,谢忱过来查看小组号码了。

    不急不缓的记在本子上。

    嘎吱——

    房门从里面打开。

    谢忱抬头看去。

    “喂……你们怎么还不进来杀人?里面还躺着一个呢?”尽管披着夜色,依然不难看出说话的是羊身,眼睛在腋下,虎齿人爪,头大嘴大的饕餮。

    谢忱:“……”

    青龙:“……”

    四目相对。

    饕餮尴尬的爪子抓地面:“……对不起,我梦游!”

    砰!

    关门,进空间,一气呵成!

    谢忱:“……”

    青龙:“……”

    沉默了两秒,写记录的写记录,睡觉的睡觉。

    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这一夜,对于大多数人来讲,都异常的和平与安静。

    天边泛白,日出东方。

    “啊——”

    尖叫声,划破了清晨的宁静。

    “卧槽,瞎嚷嚷什么玩……啊——杀人啦杀人啦!”推开房门咒骂的男人脸色惨白,几乎瘫坐在了门口。

    众人心头一震,快速拉开房门。

    入眼皆是尸体,有被蛮力扭断脖子的,有被元气震断心脉,也有断手断脚的!

    各种死法都有!

    呵——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皇甫云阙憋了一夜了,这会终于能大摇大摆的出来了。

    走到尸体旁边,盯着额头上的数字。

    林宇随意的查看了两具尸体,都刻着数字。

    两人对视一眼,满是不解。

    就在这时,前门也传来了尖叫:“杀人了,杀人了——”

    众人慌张的往外跑。

    皇甫云阙和林宇淡定的跟出去。

    外面少说也有五十具尸体,死法也是千奇百怪!

    这些尸体唯一相同的一点,就是他们额头,脸上,身上,全部都刻着数字!

    忽然,有人发现了盲点:“等等……我记得这两个,好像都是独孤家的护卫吧?”

    “我去……这两个是!”

    “这边的也是……”

    有人组织查看尸体。

    不看不要紧,一看菊花紧!

    清一色,全他妈是独孤家的护卫!

    “独孤家……得罪什么人了吗?”

    “这哪里是得罪人,这是刨了人家祖坟吧?要不然怎么会团灭?”

    “团灭……卧靠,独孤七甸呢?没死吧?”

    一群人倏地转身,往后院房间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