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5章 我没生气!

    四堂主抹了一把脸,“什么玩意儿,你怎么来了?”

    一把抹下去,脸上脏东西被擦掉了不少。

    三堂主双目微睁,“老四……你在刨青灰堆吗?”

    “刨你大爷!”

    四堂主白了他一眼,弯下腰,继续往满是黑灰的烟囱里面爬。

    五堂主用袖口擦了擦脸,回头:“你来的正好,这烟囱堵住了,卡了个什么东西,过来帮忙看看!”

    他刚说完,灰头土脸的林生就喊:“三堂主,你快来救救我们吧!新猎手太难了!”

    认出林生以及其他弟子的三堂主:“……”我更难!!

    堂堂屠魔堂的两个堂主,带着一群弟子在这里捅烟囱!

    说出去谁信?

    麟霄:“看完了,还满意不?”

    三堂主:“有些累了,我认得路,不用送!”

    他刚要转身,后领就被麟霄拽住了:“反正都来了,你过去帮忙看看呗!”

    拖着就往前走。

    三堂主:“……”

    我没了你知道吗?

    刚被拖过去,就被五堂主抓住的袖口,三堂主一看差点晕了:“别碰我!”

    五堂主忙收回手,袖口已经留下一个黑色的手掌印了!

    三堂主脸颊抽搐,一把扯掉了袖口,往后一步。

    洁癖令他分分钟想砍死五堂主。

    深深吐了一口气才道:“烟囱捅不开,不会用元气吗?”

    话音落地,就传来奚落声:“用元气算怎么回事?就你们这样还想融入金銮殿吗?”

    “不用就不用!”

    四堂主咬着牙,又往里烟囱里钻了钻。

    三堂主:“……”

    憨批的世界我不懂!

    五堂主扭头:“老三,这咋办啊?”

    “凉拌!”

    三堂主没好气的回了句。

    有元气不用,赢了那一口气能长一块肉?

    “诶诶!”

    四堂主从双脚蹬了蹬,声音有些兴奋,“动了!”

    林生激动地:“白喜加油啊!”

    曾经的屠魔堂弟子:“喜哥真牛逼!”

    三堂主:“……”

    白喜?喜哥?

    这他妈才是真牛逼吧!

    三堂主已经惊呆了,就这么看着白喜从烟囱里爬出来,手里拎着一个油呼啦擦的脏东西。

    开心的乱蹦跶:“就是这玩意!累死我了!”

    五堂主拍着他肩膀:“干得好干得好!我给我们挣回面子了!”

    众人扭头,看向老猎手们:“怎么样?我们赢了!”

    老猎手们撇了撇嘴。

    看见他们脏兮兮的也没有用元气,心里还是有些佩服的。

    “不就是掏了一个烟囱,得意什么啊!算你们赢又能怎么样!”

    “什么叫算啊?就是我们赢了!”

    “行行行,你们赢了,中午请你们去吃饭?”

    “这还差不多!爷们要吃贵的!”

    “拉倒吧你就,恐龙城现在什么情况,心里没点数啊?就在饭堂里加餐,爱吃不吃!”

    “吃吃吃,我们赢的凭啥不吃?”

    双方就这么吵吵着往外走。

    三堂主:“……”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

    我哑巴了。

    麟霄站在他身侧:“见也见过了,你明天带着弟子回去吧。”

    三堂主回神,眼底的光芒更甚:“回去是不可能滴!”

    能把这两个大傻子洗脑成功的苏九,他快好奇死了!

    麟霄忍着翻白眼的冲动,“反正你是见不到小妹的!死了这条心吧!”

    三堂主挑了挑眉:“在金銮殿见不到没事,反正等到四龙的人来了,我肯定能见到!”

    麟霄懒得理他了,转身走了。

    三堂主眉飞色舞的跟你在后面,恐龙城的好戏要开场了,比他想象的精彩啊!

    说白了,他就是来看戏的!

    *

    金銮殿,大门口。

    隐约有人路过,朝着里面张望。

    皇甫葬月第三次过来,跟之前一样,没有收获。

    她只得又回了客栈。

    几天都没遇到的第五瀛,两人一左一右进门,迎个对面。

    躲是来不及了。

    皇甫葬月神色淡漠,颔首:“第五少爷。”

    第五瀛认出了男装的皇甫葬月:“皇甫小姐住在这里?”

    皇甫葬月但笑不语。

    那模样与皇甫云阙像极了,令人讨厌!

    第五瀛如是想着,嘴上却道:“本少也住这,如果有什么……”

    话未说完,诸葛红姝快步走了出来,拉住皇甫葬月的手,“皇甫姐姐,你回来了!”

    保护的姿态,似乎挺担心第五瀛为难她的。

    皇甫葬月反手握住她,笑了笑:“碰巧遇到第五少爷了。”

    诸葛红姝这才抬头,颔首:“第五少爷!”

    “嗯。”

    第五瀛瞥了她们俩一眼,早就听过弹她们俩之前的传言,眼底不由得流出恶心之色。

    不论是男人跟男人,还是女人跟女人,他都是厌恶至极的!

    咽下之前邀请的话,直接冷声道:“本少先回房了!告辞!”

    他一走,诸葛红姝就缩回了手,“你没事吧?怎么跟他遇到了?”

    皇甫葬月攥了攥手指,感受着余温,“先回房再说。”

    两人回房。

    皇甫葬月直接道:“我们换家客栈吧?”

    “为什么?”

    诸葛红姝皱起眉头,有些不高兴:“因为第五瀛看见了?”

    皇甫葬月微微一愣,“他看不看见关我何事?我只是觉得不太安全。”

    诸葛红姝坐在床边,一动不动:“我有神兽,怕他不成?”

    皇甫葬月:“……你不想退,就不退。”

    “什么叫我不想退?”

    诸葛红姝忽然有些生气,抬眼看着她:“你自己想跟我撇清关系,就不要把事情推到我的头上!”

    皇甫葬月有些懵了:“不是,我没说什么啊。”

    诸葛红姝盯着她看了几秒,心里的别扭劲上来了,作道:“没什么是什么?不是你要退房的吗?退吧!”

    她起身,拿起放在床里面东西,丢进空间袋里,气冲冲的往门口走。

    皇甫葬月嘴巴张了张,拿起桌上的东西,追了上去。

    “不是,我真没别的意思!”

    “我也没别的意思!”

    诸葛红姝抿着唇,步伐很快。

    皇甫葬月都不知道自己说错啥了,着急的跟在后面,“你到底哪里生气了,你跟我说说?别把自己气坏了!”

    诸葛红姝扭头:“我没生气!”

    皇甫葬月连连点头:“好好好,你没生气,你饿不饿,我带你去吃东西?”

    诸葛红姝忽然顿住脚步,扭头:“吃吃吃,我在你眼里,就只知道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