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4章 对不起,认错人了!

    “少主!”

    熟悉的声音传来。

    屠魔堂一群弟子,就在穆腾飞后面。

    三堂主带头走过来,故意没有看第五瀛,抱拳颔首:“少主让我好找!这里人太多了!”

    麟霄忽地松了一口气,神色从容的:“是你们太慢了。”

    “我的错!”三堂主负手而立,余光不经意间的扫了下,“哎呀!第五少爷?您……跟我们少主认识吗?”

    麟霄冷冷地接过话茬:“不认识!我们走!”

    甩袖,转身。

    丝毫不给面子!

    三堂主朝着第五瀛颔首,带着屠魔堂的弟子跟上去。

    第五瀛脸色异常难看。

    四龙可以互相牵制,但是屠魔堂是四龙之外,一旦屠魔堂与第五家为敌,其他三龙绝不会帮忙!

    只会隔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

    思及此,他甩手就给了穆腾飞一耳光:“你这个蠢货!”

    穆腾飞嘴角出血,扑通跪地:“第五少爷饶命!小人真的不知道对方是屠魔堂的少主啊!他们真的在时阁抢了钱……就算,就算不是他!那也一定是他们的同伙!”

    “滚!”

    第五瀛恨不得一脚踹死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废物!

    气冲冲的转身走了。

    诸葛家契约了神兽,独孤家契约了凶兽!

    短短一个月,第五家之前的优势不见了!

    穆腾飞捂着高高肿起来的脸,直到对方走远了,他才起来啐了一口。

    他扭头,看向麟霄他们离去的方向,恨恨地磨牙:“屠魔堂少主,我才不相信!”

    一边想着,一边捂着脸,往前走。

    准备一探究竟。

    离开的麟霄,手心都是冷汗。

    在修为上面,他铁定不是第五瀛的对手!

    三堂主也是心有余悸:“少主以后出门,身边还是多带一点人吧!你要是出了一点差错,我们如何跟家主交代啊!”

    麟霄心里慌得一批,面上淡定如老狗:“他要是敢杀了我,他也离不开恐龙城。”

    三堂主清秀的眉高挑,“听你这话,总堂主在这发展的不错。”他顿了下,又道:“拿你的命,抵第五瀛的命,不值。”

    语气透着关心的。

    麟霄轻笑了一下:“所以你来了啊!”

    三堂主摇了摇头,“你直接谢,我受得起。”

    麟霄嘴角抽了抽,“你真骚。”

    五个堂主里面最骚的一个!

    三堂主油腻的抚了抚额角,“多谢夸奖!”

    麟霄无语的看了他一眼,“你们有住处了吗?”

    三堂主一脸惊讶:“你没给我们安排吗?算了,我们就跟老四住一起就行了。”

    麟霄:“……他们在金銮殿。”

    三堂主继续惊讶:“是吗?那我……勉为其难的去吧。”

    你惊讶的很假!你知道吗!

    麟霄压下吐槽,继续道:“金銮殿不许外人进,我给你安排客栈……”

    “诶诶诶!我怎么能外人呢?”三堂主打断了他,“我千里迢迢过来,总得见一见家主的继承人吧?到底有多大的魅力,能把老五和老四都收服了!我太好奇了”

    麟霄斜眼看着他,有些警惕:“你到底来干嘛的?”

    三堂主并未隐瞒:“这金銮殿的名声如今就差大到西亚去了,我当然是代表屠魔堂来这里一探究竟的!”

    麟霄直接摆手,“你现在知道了,可以滚回去了。”

    “我不知道呀!”

    三堂主眨了眨眼,用那张书生柔弱的模样,看着他。

    麟霄:“……你不装你能死吗?”

    三堂主:“使命未达成,岂敢言生死?”

    麟霄:“……”

    我想死,行不行?

    在三堂主的死皮不要脸下,麟霄只能把人带到金銮殿了。

    但是没敢带进去,而是让他们等着,自己跑去找苏九了。

    苏九听完之后,挺不客气的:“你们屠魔堂的人,见我干嘛?”

    麟霄挠了挠额角:“三堂主这个人不一样,他肯定不会为难你的,就是想见见你!”

    苏九一边翻看书籍,一边回:“见就不必了,金銮殿大的很,你要装逼就带他们去转转,偏房住下也成,别来碍我眼。”

    拒绝的干脆。

    麟霄这些天一直遭白眼,终于憋不住了,“你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发现了?”

    苏九轻挑眉尾,斜眼看着他:“发现什么了?”

    明知故问可还行?

    偏偏麟霄不敢问,这万一不知道呢?

    老天爷啊,可不可以干脆的给我一刀啊!

    祁绍和谢忱同情的看了他一眼。

    最终麟霄还是孤独的走了,一如他孤独的来一样捂嘴。

    三堂主看着他回来,直接摇头:“少主,你混的不行啊!”

    麟霄脸一黑,“还想不想住下了?不想住就滚蛋!”

    三堂主拿得起放得下,立马笑着:“住!”

    麟霄无言。

    只能前面带路。

    金銮殿部分建筑还在改,改的更加气势磅礴,像是一个门派了。

    三堂主左右环顾,不吝啬的夸赞:“不得不说,咱这位总堂主继承人的脑子是聪明,不到一个月时间,名声响亮整个中东了!”

    麟霄不想搭理他,敷衍的把他带到了住处。

    “这里房间很多,你们随便住。”

    三堂主转移话题:“老四和老五呢?见不到继承人,总能见他们吧?”

    麟霄闭了闭眼,“你怎么这么多事呢?赶路不累吗?不兴你睡会吗?”

    “都怪我的魔兽车辇,太安逸了!”

    “……”

    说不过!

    麟霄转身,带路。

    “你们都进去休息吧,我跟少主去转转。”

    三堂主朝着弟子们摆摆手,就走了。

    食堂。

    新老猎手们都围在那。

    “搞出来了吗?”

    “不行一剑劈掉,重新换个!”

    “你们这些元者就是没有耐心!”

    “草!那你们怎么不来弄呢?”

    “我们是老猎手,你们是新猎手,使你们理所应当!”

    “……”

    争论声截然而止。

    三堂主跟在麟霄后面进门,随意的看了看,“我好像听见老四的声音了?”

    麟霄带着他转进了后厨,朝着人群聚集的地方,抬抬下巴:“喏,前面那个不就是。”

    金銮殿的猎手还没有统一的服装,都穿着自己平时的衣服,所以挺好认的!

    三堂主只看见背影,就往前走去,“老四,老五……”

    四堂主和五堂主倏地扭头。

    黢黑的脸,只有一双眼睛眨啊眨。

    三堂主脚步一顿,颔首:“对不起,认错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