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2章 真相就是这么残酷!

    祁绍并不了解四龙的格局。

    他咬着筷子,点头,“哦,照这么看的话,咱们恐龙城不是快要出大名了吗?”

    谢忱看了苏九一眼,叹谓道:“我听说,八卦洲占据四龙中间的心脏位置,因为地界比较小,被四龙当成了分界线,其他势力也不敢垂涎这块地方,因为动这等于跟四龙为敌!”

    祁绍眼神有些呆滞:“所以……”

    谢忱直接接过话茬:“所以在八卦洲改成恐龙城的时候,恐龙城就已经出名了。”

    靠!

    祁绍竖起拇指:“九哥,你吊!”

    苏九觑了他一眼:“我没有,你自摸吧。”

    祁绍:“……”

    谢忱:“……”

    我们怀疑你在ghs!

    并且掌握了证据!

    三人在房间里吃饭,其他人则在饭堂里吃饭。

    虽说眼下都是猎手了,但是武者跟元者一分为二。

    双方,姑且称为老猎手和新猎手吧。

    周老板站在食堂打菜的地方,笑眯眯得看着他们。

    店小二也在这,挺郁闷的:“老板,咱们在大乘客栈好好地,干嘛来这啊?”

    周老板啧了一声,“你懂什么呀,这里是金銮殿的总殿!”

    店小二皱着脸,“老板,不是我泼你冷水啊,虽然咱们八……恐龙城现在是定下了,但是四龙的威胁还没来呢!金銮殿被四龙针对,迟早要出事啊!还没有在客栈安全呢!”

    周老板挑着眉,满是沟壑的脸上洋溢着不符合年纪的意气风发,“那可不一定,我有种直觉,金銮殿能在恐龙城扎根,恐龙城也能成为第五条龙!”

    店小二:“……”

    老板病的不轻!

    店小二叹了口气,“你看那些人,跟斗鸡一样,一点也不和谐!”

    周老板摆摆手,“年轻人都这样,这些都是过程,你让厨子们再添一些菜,咱们得把吃食给做好了,务必不能给金銮殿添麻烦!”

    店小二一脸黑线:“知道了!”

    两人的对话,声音不大。

    原封不动的落入有元气的人耳中。

    麟霄拿起筷子,瞥了周围弟子一眼:“吃饭!”

    好歹是屠魔堂的少主,说话还是挺管用的。

    瞪着牛眼的新猎手,全部拿起筷子吃饭了。

    老猎们见他们收回视线,赶紧低头揉了揉眼睛。

    “大家刚才干的很好,不能在气势上输了!”

    “咱们这样……会不会太小气了啊?”

    “现在不小气,以后装大度!你们喜欢哪个?”

    侯彪打起圆场:“好了好了,大家都是金銮殿的人,不要搞分裂,谢忱不是说了吗?他们以后跟我们的任务类型不一样,不同领域,不会有冲突的!”

    他话音刚落,就有人冷嗤:“嘁,就你会当好人?虚情假意!”

    侯彪不想跟他斗嘴,就没吱声。

    旁边的郭良不乐意了,起身,手一指:“孙端!你什么意思?之前嘴贱一次就得了,现在没完没了了是吧?”

    孙端仰起头:“我说什么了?我说的不是实话吗?”

    “我看你他妈欠打!”

    郭良一下子蹿起,趴在桌上,揪住对方领口。

    孙端毫不示弱:“打就打!老子怕你不成!”

    眼看着双方就要打起来了。

    啪!

    侯彪一掌拍在桌上,面色沉沉:“都干什么!造反啊!”

    郭良动作一顿,“侯哥!他……”

    侯彪厉眼一瞪:“坐下!”

    郭良磨了磨牙,还是松了手,坐了回去。

    孙端冷哼一声,理了理衣襟。

    “坐下!”

    侯彪下颚紧绷,冷厉的看向孙端。

    他的确是有领导人的那种气势,至少这个眼神让孙端认怂的坐下了。

    大家都是从幽灵谷出来的,侯彪也不想为难他,冷着脸道:“以后谁在分裂兄弟们之间的关系,以危害金銮殿安危交给尊主处置!”

    “……”

    一个个安静如鸡。

    侯彪扫了一眼,继续道:“吃饭!”

    “……”

    这下没人敢多说什么了,低头吃饭,比乖乖子还乖。

    旁边的新猎手们,看的津津有味。

    五堂主不由得赞道:“这个侯彪也是个人才,要是换个其他人,估计都治不住这些猎手。”

    可不是嘛!

    就说这些猎手,虽然没有元气,但是在幽灵谷那样的环境之下,养出来的脾性绝对是残暴的!

    又不服会元气的,只能内部消化!

    麟霄赞同的点头,“这就是小妹的高明之处,估计在考验的过程当中,就一直在物色人选了。”

    “以她的聪明才智,这都是小意思!”

    四堂主端着饭碗,语气里带着骄傲。

    唰——

    众人扭头,行注视礼。

    是他们耳朵打岔了吗?

    察觉到他们的注视,四堂主若无其事的抬头,“干嘛?我脸上有痣?”

    “不是!”

    五堂主摇头,指着他的脸,“你脸上写着不要脸三个字!”

    众人:“……”

    简直不能再赞同!

    四堂主板着脸,一本正经:“我只是实话实说,咱们尊主本来就聪明过人!”

    ——咱们尊主?

    众人往后仰,斜着眼睛,那眼神仿佛在说“我们以前也没发现是你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四堂主仿若未见,继续道:“对了,以后别叫我四堂主了,我现在是金銮殿的猎手了!”

    众人:“……”

    这自觉悟!

    对不起!是我们输了!

    麟霄拿着筷子,沉思。

    照着这些态势下去,这屠魔堂的堂主都快挖完了!

    一时之间,他都不知是该替师父高兴,还是该替师父难过了!

    *

    屠魔堂。

    大堂主的书房里。

    还是之前一样的画面,不同的是少了一个四堂主。

    四堂主离开二十多天了,一个消息都没送回来过。

    除了刚开始知道他找到麟霄和苏九之外,就再没其他消息了。

    “……”

    持续的安静。

    三人就这么坐着,谁也没有说话。

    良久之后。

    大堂主清了清嗓子:“咳!老四没消息吗?”

    二堂主摇头:“没有。”

    “……”

    大堂主抿唇,看向三堂主:“老三,你觉得老四会不会出事?”

    “不可能!”

    三堂主语气笃定,歪坐在椅子上,神情比较悠闲:“可能跟老五一样叛变了。”

    大堂主:“不可能!”

    二堂主:“不可能!”

    异口同声。

    三堂主咂了咂嘴。

    真相就是这么残酷!

    他们不相信也没办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