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0章 柔弱的诸葛红姝

    诸葛红姝是外表柔弱,性格也软,但不代表她是实力差!

    就在他们认为八个元王,插翅难逃之际——

    轰隆一声!

    强悍的威压,一股脑的压下。

    咚!咚!咚!

    八个人就像是下水饺一样从空中掉落。

    五阶元皇?

    惊恐在眼底划过,几人头皮一麻。

    诸葛红姝虚空拔出长剑,指尖掐诀。

    竖劈而下!

    炫丽寒冰技能,犹如利器,朝着他们飞过去。

    嗤嗤嗤!

    鲜血喷涌而出,溅得满地皆是。

    坐在椅子上的李姐,鲜血淋了满头。

    她惊恐的瞪大双眼:“啊啊啊——”

    扑通。

    她从椅子上掉下去,不停地往后退。

    诸葛红姝沉着脸,快步往前走。

    一撇、一捺,横竖交错!

    李姐瞳孔放大,身体被砍断,成了U形。

    几个元王还没死,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

    看见如此凶残的招式,皆是倒吸一口冷气!

    诸葛红姝的外表,与她的招式绝对是相反的,所以她极少出招!

    今天也是被气狠了!

    她红着眼睛,瞥了一眼这个店铺。

    “脏东西。”

    骂了一句,一剑劈开大门,走出去。

    几个元王本来以为捡回了一条命,谁知道下一秒就陷入了绝望之中。

    走出门诸葛红姝,头也没回,单手掐诀,长剑往后一甩。

    哧溜——

    寒冰窜起,犹如一条龙,竖着将店铺劈成两半。

    这还没完,寒冰落地之后,又碎裂性的炸开。

    轰隆!

    整座房子,轰然而塌。

    诸葛红姝气得厉害,走了很多了,还在跺脚。

    想想又还觉得很委屈。

    “呜呜……”

    她揉着眼睛,哭起来了:“欺骗我的善良!坏蛋!”

    任谁也想不到,就是这么一个哭鼻子的弱小女子,刚刚杀了几个元王,还劈了店!

    皇甫葬月跑了几家饭馆,专门问了有没有不吃辣的姑娘。

    连续找了几家店,都没有找到人。

    就在她准备找家店住下的时候,在路边看到了一个蹲在那哭的人影。

    她眉心一跳,快步跑过去:“红姝!”

    诸葛红姝哭了老半天了,又气别人骗她,又气自己不长心眼被人骗。

    眼睛都哭肿了。

    她抽泣着抬头,却是一愣:“皇甫哥哥……”

    “你怎么了?”

    皇甫葬月一把抓住他的双肩,紧张的问道:“是欺负你了!我去杀了她!”

    诸葛红姝摇了摇头,哽咽的:“我已经杀了……呜呜……”

    皇甫葬月:“……你吃饭了吗?”

    诸葛红姝:“没有,一个大姐骗我……说要我请她吃饭……她骗我……骗我……”

    皇甫葬月自己骗过她,听见她说这些话,心都揪在一起了。

    握紧她的双肩,安抚道:“别哭了,我带你去吃东西吧?”

    诸葛红姝哽咽点头,被她牵着手,带进了最近的饭馆里。

    皇甫葬月点了一桌子的菜,全部都是清淡不放辣的。

    诸葛红姝情绪缓和了一点,鼻子红红的:“皇甫……姐,你怎么来这里了?”

    皇甫葬月放在桌上的手,忍不住往前伸,搭在她的手背上,“我担心你……就来了。”

    “哦。”

    诸葛红姝低下头,胆怯的将手往后面缩了缩。

    皇甫葬月手下一空,心也空了,轻声道“快吃饭吧。”

    她没再说话,而是给她添菜。

    诸葛红姝也没说话,低着头吃菜。

    皇甫葬月自顾自的开口:“我大哥也来了,不过在我后面。”

    “哦。”

    诸葛红姝低着头,吃的很慢,想要看看对面,又不敢抬头。

    皇甫葬月的却是一瞬不瞬地看着对面的。

    很安静,也很尴尬。

    诸葛红姝想缓和一下,鬼使神差的:“这里的饭菜没有朗月楼的好吃……”

    话出口,方才惊觉自己说了什么。

    皇甫葬月抿了抿唇,“我们下次一起去。”

    一起?

    诸葛红姝忽地抬头:“好吃的东西,都是在记忆里的。”

    皇甫葬月心脏骤缩,眼神流露出忧伤,“我知道错了……”

    “你没错。”

    诸葛红姝忽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她低着头继续吃东西,比之前快了不少。

    两人吃完饭,就去找了一家客栈。

    刚准备入住,就看见了一道熟悉的人影。

    第五瀛?

    皇甫葬月拉住诸葛红姝,错过跟他面碰面。

    然后去柜台要了两间房。

    掌柜愣了一下:“不好意思,只有一间房了!”

    皇甫葬月扭头就走,准备换一家店。

    “一间就一间吧!”

    诸葛红姝拉住了她,“等皇甫哥哥来了之后,再做安排吧。”

    皇甫葬月拧着眉,没有反驳。

    两人拿着牌子去房间。

    单人间,只有一张床。

    两人互相看了看都没说话。

    诸葛红姝低着头,转移话题:“第五瀛怎么会来这?莫非也是因为女童失踪一事来的?”

    皇甫葬月:“应该不是。”

    诸葛红姝:“那是因为金銮殿的事?”

    皇甫葬月:“可能,不过他们来的太快了,消息应该传出去不久。”

    “哦。”

    诸葛红姝点头。

    房间里忽然陷入了安静。

    诸葛红姝抠着手指头,有些无所适从。

    “咳,我出去打听一下金銮殿的事,你先休息吧。”皇甫葬月不自在的说完,离开了房间。

    诸葛红姝深深吐了一口气。

    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清醒一点,千万不要再被她给骗了!

    *

    金銮殿。

    原本的城主府改建而成。

    前厅已经重新改过,改成了空荡的大殿。

    周围的住所都是打通,空间不是一般的大!

    猎手们来到这里,脸上都是抑制不住的笑容。

    只是他们还没有笑很久,就看见屠魔堂的弟子也来了,顿时拉下脸。

    “他们来干嘛?”

    “不知道,肯定又是来抢咱们尊主的!”

    谢忱带着他们,站在了大殿里,朝着侯彪招手:“过来给他们登记一下信息,以后他们就归你管了!”

    侯彪一愣,惊疑不定的走过去:“什么意思?”

    屠魔堂的弟子脸皮还挺厚的:“没什么意思,以后大家就是金銮殿的猎手了!”

    猎手们:“……”

    开什么玩笑?

    谢忱扬手示意:“九哥考虑到金銮殿多方便的发展,决定给金銮殿分武者和元者两种类型!”

    猎手们的脸色不太好。

    这跟他们之前想象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