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6章 不气不气不气

    银律的爪子还是很管用的,没多久就把树给刨出来了。

    细根一点损伤都没有!

    弱水看的瞠目结舌。

    没想到把他抓伤的爪子还能这么用!

    当然,这得归功于银律有经验!

    毕竟空间里那一片药材的坑不是白挖的,这点技术还是得有的!

    树移到空间里,弱水也进去了,却被眼前的画面惊呆了!

    绿意盎然,扑鼻的清香。

    成片的药材,成林的果树,还有一潭水,长着一朵结冰的花朵,旁边还有一个发抖的小花妖。

    空中飘着一本书,正朝着自己飘过来。

    弱水后退了一步,“这是……”

    “这是我们主人的空间。”

    银律回应了一句,在果树的旁边继续刨坑,得把树栽进去。

    弱水:“……”

    怎么感觉自己好像认识了一个不得了的人?

    彼时,外面。

    女童已经被金銮殿的人带走了。

    墨无溟还抱着苏九,站在岸边。

    苏九看着泥土覆盖的湖面,目光幽深,满是探究。

    墨无溟侧目:“下去?”

    苏九趴在他肩头,食指在他喉结处缓缓地往下滑,明知故问:“还要往下去吗?”

    墨无溟挑起眉,一语双关:“再往下去,就别出来了。”

    是寡人输了!

    苏九缩回手,掸了掸他左肩膀不存在的灰尘,“下水要紧!”

    墨无溟眼底带着揶揄,凝聚了一层保护膜,将两人罩住。

    扑通一声,进入水底。

    水里比岸上要清澈,下面似乎通往别的水源,隐约有光线渗进来。

    两人以元气护体,站在保护膜里,跟随着光线往前飘荡。

    不知过了多久。

    前方开始有气泡,光线也越来越亮。

    两人明显感觉身体在上浮,直至看到水面上蔚蓝的天空。

    哗啦!

    墨无溟和苏九跃出水面。

    水下不算特别远的路程,而他们却已经离开了八卦洲的地界。

    长长的溪水,潺潺而流,在阳光下波光粼粼。

    细小的气泡,泛着白点。

    苏九眼神一凌,抽出归魂剑,朝着气泡“啪”就是一下。

    落在水面是长鞭,抽回鞭子,沾着水迹。

    苏九指腹掠过水迹,先是闻了闻,又将水渍点在下唇,舌尖轻舔了下。

    啐了一口,眸光阴冷:“回去吧。”

    墨无溟没追问,召出火凤,两人坐着火凤离开。

    等到回了恐龙城,苏九才说心里的判断:“我怀疑有人在给我们下套,连环套。”

    墨无溟反应很快:“你是指上次在妖界沼泽地的事,跟这个有联系?”

    苏九:“嗯,就是不知跟千叶神医失踪有没有牵连。”

    墨无溟眉心微微一皱。

    指腹轻轻摩挲,陷入沉吟。

    不知为何,他隐约觉得千叶神医或许跟独孤家背后的人,有关联。

    这并不是一个好兆头。

    他得离开!

    刚动这个心思,这天晚上潜在暗处的三个元皇,找过来了。

    天色已黑,恐龙城某处。

    “目前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只要我们的人发难,独孤家的生意就全部瘫痪了,陈统领希望您回去主持大局,毕竟四龙非同小可。”元皇一号小心翼翼的道。

    原本他们仨是墨无溟支出来,暗中保护苏九他们的。

    从幽灵谷走散,三个倒霉蛋在幻境辗转了半个月才出来!

    出来后,还在想人跟丢了怎么办,结果就遇到了护城统领陈鳌。

    得知主公跟随苏九之后,他们仨就跟在陈鳌后面了。

    今天是特地过来传递消息的。

    至于三个一起来,也为了万一还得留下继续暗中保护,就省的再跑一趟了!

    想的还挺周到的。

    墨无溟手里捏着玄石,里面放着战流云熟悉的声音:“一切都很顺利,不过您能把青颜那个傻逼接回去吗?”

    话音没落地,就被进门的青颜抢话了:“卧靠!老子辛辛苦苦的替你干活——”

    咔哒,声音戛然而止。

    很明显是战流云发送了通音符。

    这时,玄石又闪了闪,传来青颜的通音符:“冥大!我要回去!二战这厮外面养了狗,找了个厉害副手,就瞧不起我了!我要找九爷,我要洗髓丹!我要努力修炼!我要狠狠打他的脸!”

    气急败坏的跳脚声。

    “……”

    墨无溟面无表情的凝起通音符发给二战:“跟着那条线索,等本王把独孤家的事处理完,会再安排一些人过去。”

    完全无视青颜的诉求。

    青颜捏着玄石:“等着!下一个就是冥大发过来对你的训斥!”

    战流云闭着眼:“洗耳恭听。”

    一秒、两秒、三秒……

    玄石一片死寂。

    青颜眼神飘忽,抖了抖玄石:“这……可能太久没用,坏了。”

    战流云当着他的面,给他凝了一个通音符:“傻逼。”

    玄石闪动。

    青颜下意识摁了一下。

    “傻逼。”

    “……”

    青颜攥着玄石,咬牙切齿的:“第五瀛,怎么没多砍你几刀!”

    “你自个玩吧,我去忙了。”

    战流云起身就走,事情多的要死,没时间跟他斗嘴。

    副手站在门外,恭敬的颔首,“这段时间各大势力都有不少失踪的人,我们是否要……”

    两人的声音渐行渐远。

    青颜摁着发疼的额角,深深吐了一口气。

    不气不气不气!

    北部也是这么过来的,不就是一个副手吗?

    他一定也能找到一个修为高强比他副手还厉害副手!

    *

    三个元皇恭敬地站在一旁。

    墨无溟指腹摩挲着玄石,讳莫如深的:“独孤家还有其他的消息吗?”

    元皇一号:“听说独孤七甸契约的凶兽不太好对付,一直在独孤家闹腾!好像是回去没两天就把独孤家的祠堂给掀翻了,列祖列宗的排位踩的稀巴烂!”

    元皇二号补充:“不仅如此,独孤家的老宅被拆掉了一半,大门也被凶兽啃掉了一半!妖龙城都传开了,独孤霸业的气个半死,把独孤七甸赶出门了!”

    说到这,都忍不住笑出声了。

    不知道这独孤七甸契约这个凶兽图个什么?图被亲爹赶出家门吗?

    墨无溟挑眉,清隽的脸上,带着浓浓地骄傲。

    他家九儿的点子,真是绝的没话说!

    “独孤家的事,按照之前的计划进行,本王三日后到。”

    三个元皇顿了顿。

    有个忍不住问:“不用我们留下来保护苏小姐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