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4章 水怪的秘密

    特别的隐秘。

    不,语气说是隐秘,不如说是一块曾经被填过,但下面却是空的水潭。

    因为不知道孩子在哪,苏九还算客气,直接问:“你出来,我把这里劈开,自己选。”

    “……"

    一片静默。

    麟霄他们站在后面,一度怀疑是搞错了。

    苏九略作点头,刺啦拔出剑:“打扰了。”

    哗啦!

    一股水喷出来,漂浮着的泥土被掀开。

    黑影窜出水面,浑身包裹着泥土,一双眼睛泛着绿光:“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苏九长剑抵在地面,挑眉看着他,“你在我金銮殿管辖之内的地方,掠走了那么多孩子,怎么就井水不犯河水了?”

    黑影两眼冒着凶光,“他们爹娘自己都不要他们了,要你多管闲事!”

    苏九眼神一冷,“就算他们不要孩子,孩子也不是你的。”

    “那也不是你的!”

    黑影说完,再次钻进水里,并且丢下一句话:“所有的孩子都在水里,只要你敢劈开!她们全部得死!”

    水面又被泥土覆盖,一切化为平静。

    “这是什么妖怪?”五堂主气得跺脚,“太不要脸了吧!”

    苏九收起剑,没有说话。

    如果能这么简单抓住对方,也不会让他跑掉两次了。

    墨无溟单手负背,左右看了看,眸光深邃:“这里……有阵法。”

    泥土覆盖的水面,忽然震动了波澜。

    苏九将波澜收于眼底,视线扫向了周围。

    麟霄和五堂主因为墨无溟的话,也在四处找阵法的痕迹。

    不过他们没有接触过,也没有见识过,所以看不出任何痕迹。

    苏九走到岸边的树下,歪着头,陷入沉吟。

    这棵树,是附近唯一的活物。

    就算不是阵法,也对那水怪很重要。

    苏九问的很随意:“就是这里了,我把它砍了吧?”

    都没等它抬起手,水怪再次冲出水面:“不要——!”

    “墨墨。”

    苏九声音落地。

    墨无溟身形一闪,已经掐住了水怪的脖颈。

    指尖凝聚力量,朝着他身上一点。

    黑影褪去,露出了本体,滑溜溜的身体,像极了泥鳅,有四个爪子。

    墨无溟反手一甩,啪的将他砸在岸边。

    这一股力道,直接将他身体震麻木了。

    水怪的身体若隐若现,化为男人身体,趴在地上。

    墨无溟一甩袖,盖在他身上一件外袍。

    苏九睨着他:“孩子呢?”

    “不知道!”

    水怪额头鼓着几个包,头发往后披散,长的却是俊美不凡。

    “行,你别说了。”

    苏九点头,拎起归魂剑,比划似的对准旁边的绿意盎然的树。

    水怪双目微睁,“不要动她!”

    苏九侧目,“孩子呢?”

    水怪咬着下唇,双眼猩红:“我……不知……”

    苏九面无表情地:“你是不是觉得我不会砍树?”

    “我……”

    水怪痛苦的闭上眼睛,他知道自己不是对手,无力的趴在地上:“她们真的在水里,你放我下去,我把她们带上来。”

    苏九摊手,“我又拦着你。”

    水怪双眼发红,转身跳进水里。

    五堂主惊愕道:“尊主!您就这么放他走了?他要是不回来怎么办啊!”

    “不会。”

    苏九转身,靠着树。

    如果他能放弃这棵树,就不会跳上来给人打了。

    水怪果真下去,把孩子给带了出来。

    巨大的保护膜,里面共80个女童,不但活着,还清醒着。

    五堂主赶紧去通知其他人了。

    麟霄则在照顾这些女童。

    墨无溟看着女童,抿了抿唇。

    再三思索,还是女儿比较安全。

    要是生个儿子,肯定会缠着他的九儿!

    “都在这里了……”

    水怪走到树边,跪在地上,“不要伤害她。”

    苏九冷眼看着他:“我不是木匠,对树没兴趣。”

    水怪一时无言。

    除了他,有谁把她放在心里过?

    人类都是一些丧心病狂,恩将仇报的!

    他笑着笑着就哭了,轻抚着大树,吟唱着:“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繁华三千,只为一人饮尽悲欢……”他顿了下,呢喃着:“麻烦你杀了我之后,就把我的尸体放这里。”

    苏九挑眉:“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吧?”

    水怪闭着眼睛:“你问。”

    苏九问的很平静:“这里有八十个女童,你应该需要的是八十一个,所以你对桐桐那么执着。可以告诉我,你用的是什么阵法吗?”

    水怪睫毛轻颤,忽地轻笑,“呵……你真是一个奇怪的人类。”他睁开眼睛,声音苍凉:“这是一个复活阵法。”

    “哦?跟这棵树有关?”

    “……你这个人,真恐怖。”

    “你可以夸我聪明。”

    “……”

    水怪深吸了一口气,“你动手吧。”

    苏九看了他几秒,而后站直身子,掸了掸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淡淡的:“你想死就自杀,我没兴趣替你动手。”

    水怪倏地睁开眼睛,愤怒道:“是你打破了我计划!让我不能复活她!”

    苏九动作一顿,扭头看他,“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机会,说说你故事。我这个人爱管闲事,说不定,我就管了。”

    水怪:“……”

    他就是想死,有这么难吗?

    苏九淡定从容的看着他,仿佛面前的人不是水怪,而是一个普通人一样。

    水怪有些恍然,好久没有人用这种眼神看他了。

    自从她死而后。

    水怪有些伤感的低下头,半边脸贴在树上,“她叫常羲,五百年前,我还是一只很小很小的水怪的时候……”

    低哑声音,侃侃而来。

    这是一个水怪被赠送姓名,而爱上人类女人的故事。

    弱水,是他的名字。

    曾经这片水潭,并不是现在这样荒芜,而是到处都是鲜花绿草。

    十分清雅自在的地方。

    第一次遇到她,是他第一次化身为人。

    她失足掉进水潭,是他救了她,不谙世事,不懂男女有别。

    在她的面前赤身,在她面前变为水怪。

    常羲吓得回去就病倒了。

    两人再次见面,是常羲清醒之后,回想当时的情况,就去给他送了谢礼。

    就是这棵树。

    后来他们一来二去,就变熟悉了,经常见面。

    提到这些,弱水的眼神变得很温柔,“常羲是一个特别善良的富家小姐,乐善好施,经常施粥救济穷人……”

    他的声音逐渐变弱,眼神也变得阴沉下去:“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的人却没有善报!就因为她爹去世,全城的人就忘记她的好!所有人都惦记她家的钱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