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1章 水鬼

    夜深人静。

    只能听见浅浅的呼吸声。

    黑影没有鲁莽的直接进房间,而是守在暗处聆听。

    银律等的都想跳出来暴打它的头了!

    好不容易能出来透透风,摊上保护人的差事就算了,谁知道这玩意还真敢来!

    就这么过了很久,房门悄悄打开缝隙,黑影缓缓地渗了进来。

    银律化为原形,趴在床底下。

    锋利爪子抠着地面,尖锐的牙齿透着寒光。

    黑影直接来到床边,将睡在里面的桐桐缠住,看向董娘的眼神变得有些狠厉。

    要不是这个女人瞎喊,也不会招来那些麻烦!

    杀意骤起。

    冷光闪光,直接奔着董娘脖颈。

    察觉到对方的意图,银律嗷的一声,蹿出去。

    尖锐的牙齿直接咬住对方小腿!

    “唔——”

    男音的闷哼。

    黑影猛地收手,放弃了杀掉董娘的心思,缠住桐桐就要走。

    用力的拉拽,桐桐被疼醒了。

    有了前一次的经验,桐桐虽然还是很怕,但是这次知道求救了,“呜呜大哥哥……救命啊……”

    “桐桐——”

    董娘惊醒,一把抱住女儿的腰:“求求你,不要吃我的女儿,你要吃吃我……放过我家桐桐吧!”

    只差一个,只差一个就够了!

    黑影眼神凶狠,用力的缠着桐桐,近乎疯狂的往外跑。

    “啊——”

    董娘被拖到地上去。

    银律见他居然不松手,直接往他身上扑。

    锋利的爪子,像是刀子,狠狠地在他身上留下痕迹。

    鲜血哗啦啦的流淌出来。

    叽——

    黑影嘴里发出痛苦的喊声,缠住桐桐的力道渐渐松了。

    不,不可以松开,不可以松开!

    痛苦,绝望,不甘在他眼底划过。

    桐桐害怕挣扎的动作,顿住了,哭声也减小了。

    黑白分明的眼眸,好奇的看着他,还带着一丝委屈。

    她用哽咽的语气问:“呜呜……你很饿吗?我给你东西吃,你不要吃我好不好?”

    黑影心脏骤然一缩,眼神闪过一丝愧疚。

    仅仅是一刹那,便又是被凶狠代替!

    正当他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银律怒了。

    “嗷——!”

    他张开嘴巴,尖锐的牙齿,直接咬住对方的脖子。

    黏稠的血液,刺鼻的鱼腥味。

    叽叽——

    黑影痛苦的拱起身体,本体若隐若现,缠着桐桐的尾巴,终于松开了。

    “桐桐……”董娘惨白着脸,爬过来把女儿抱起,躲在了角落里。

    桐桐揉着眼睛,虽然抽泣着,却在认真的看着黑影。

    “娘亲……我们给他拿点吃的好不好?给他吃点,他就不吃人了。”

    天真的话,就这么传进黑影耳中。

    心脏仿佛被撕开一道血口,无比痛苦。

    他一甩尾巴击中地面,身体借力而起!

    银律跟着被弹了起来,“嗷!”

    他怒吼一声,前爪上前,掐住他的双肩。

    砰地!

    房间里传出剧烈动静。

    地面再次被砸出一道大坑。

    尘土飞扬。

    这动静把其他房间的人都吵醒了。

    麟霄,五堂主,四堂主当即出门。

    而砸进坑里时候,银律眼睛都被灰尘迷住了。

    他美喜滋滋的想着,等会大家看到他抓住妖物时候的佩服!

    可是当他用爪子试探着勾住对方肉的时候——

    妈的!空的!

    黏稠的触感,水渍将地面润湿了。

    麟霄他们跑过来的时候,房间传来了亮光。

    “怎么回事啊?”

    三人进去,房间里一个大坑。

    苏九抄着双手,低头吻:“怎么样?看清楚是啥玩意了吗?”

    “……”

    银律额角滑下一排黑线。

    甩了甩爪子上的泥巴,跃上去之际,化为人形。

    先倒打一耙:“你在外面,居然都不帮我抓住它!”

    他撇着嘴,漂亮到雌雄莫辨的脸上,还沾着一些泥巴。

    青龙直接怼:“堂堂妖王血脉,居然连一个小妖都没逮住,太丢兽了!”

    银律怒视:“我又没跟你说话!闭上你臭嘴!”

    青龙:“……”

    妈的,自己搓,还不给说嘞!

    苏九揉了揉鼻尖,垂眸看着坑里:“坑没有上次深,逃走的方法一模一样的。”

    银律郁闷地:“我咬他的时候,有鱼腥味,其他的不敢说,但绝对是水里的东西!”

    董娘抱着女儿走过去,“我刚刚看到他有一条很长的尾巴,眼睛是绿色的。”

    青龙继续diss:“你看,人都比你知道的多,丢不丢兽脸?”

    银律脸一黑,“我!我还没有说到呢!”

    “嗯嗯。”

    青龙趴在苏九手腕上,敷衍的点点头。

    银律:有没有刀?

    青龙:你会用吗?

    啪嗒。

    银律关闭神识,退出群聊。

    南星:“……”

    小灵根:“……”

    突然感觉不能打架,挺好的!

    苏九眼梢抽搐,对他们俩也挺无语的。

    麟霄他们听明白了,原来是那个妖物来客栈抢人了!

    这时,墨无溟走了进来。

    苏九抬眼:“没追上吗?”

    墨无溟微微摇头,指尖凝聚着淡淡的光,飘着一个水珠。

    “遇水便匿了,应该是水里的。”

    “看吧!我没说错吧?就是水里的妖怪。吼!冥王就是厉害!”银律为了找回颜面,都开始拍彩虹屁了。

    墨无溟面无表情地:“你怎么知道不是水鬼?”

    他可没忘记,当初是谁拿九儿的玄石给他发消息,事后还卑鄙的隐藏了。

    害他被九儿误会!

    银律噎了一下,求救的看向苏九。

    苏九扭头,假装没看见。

    你们俩的过节,关我屁事。

    银律:“……”弱小,可怜,又无助。

    “噗哈哈哈——”

    青龙笑的控制不住寄几。

    哐当。

    旁边发出动静。

    四堂主往后仰,靠在门上。

    苏九眼神一闪,恶劣地勾起唇角:“墨墨,你确定是水、鬼吧?”

    故意的停顿。

    墨无溟一眼就看穿了,“是谁贵。”

    疑问的语气,直接变成肯定。

    四堂主脸都绿了,身后的手指抠着门。

    旁边吹来一股风,都觉得阴森森的。

    麟霄:“……”

    五堂主:“……”

    幸好我们不怕鬼!

    四堂主回房后,一夜没睡着。

    总感觉外面有什么奇怪的叫声!

    翌日,早上。

    猎手们昨晚被耍了,回来之后听说妖物上门,气得不行。

    “太无耻了!居然声东击西!”

    “我们今晚巡夜的时候,一定要打起精神!绝对不能被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