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9章 饕餮:任务太简单了

    壮汉也是一脸尴尬的,视线在人群看了一圈。

    “你家店里来了好多人啊。”

    他靠在柜台边,干笑着看向周老板。

    周老板看了一眼,然后把苏九刚才说的话,又简单的说了一遍。

    声音也不小,外面都大部分都听见了。

    他们看向客栈里人群的眼神,再度变的警惕起来。

    壮汉往后仰,靠近周老板:“靠谱吗?不会是趁火打劫的吧?”

    周老板看的挺开,“你觉得咱们八卦洲这幅样子,还有什么能打劫的?”

    “可是……他们不怕四龙家族吗?”

    “是啊,有四龙家族在上面,他们还愿意买下八卦洲,不是傻子,就是疯子。”

    “……”

    我问你话,你倒是说服我啊!

    壮汉郁闷的看着周老板。

    这时,外面忽然有个老头跪下了,“呜呜……恩公!只要你把我家的孙女救回来,我房子不要钱,我送给你……”

    老头子一边说,一边磕头。

    苏九给门边的猎手使了使眼色。

    猎手赶紧把老头子给扶了起来,“老人家,你有话好好说。”

    老头子满脸皱纹,擦着眼泪,“我家孙女,也是被恶鬼给掠走了……你们既然能把桐桐救回来,行行好,把我家孙女儿也救回来吧。”

    他抱着双手,祈求的眼神。

    苏九略微皱眉,“你们到底被掠走了多少孩子?”

    听见这询问,外面一大半的人,全部跪下来了。

    “恩公,救救我们的孩子吧。”

    “我家幺女,才刚刚三岁。”

    “呜呜……我闺女也才五岁半……”

    一下子哭声一片。

    猎手以及屠魔堂弟子看的眼眶都湿润了。

    祁绍揉着眼睛,扬声道:“大哥大嫂们!你们都别哭了,我们既然来这里了,就肯定会替你们找到孩子的!”

    谢忱比较冷静,拽了他一把。

    祁绍扭着胳膊,“干嘛呀,他们多惨啊。九哥,你一定要帮帮他们!”

    “……”

    苏九本来想怼他两句,结果看他哭的挺惨,就没吱声。

    谢忱捏了捏眉心,“九哥昨天都说了,要帮他们抓鬼。”

    四堂主扭了扭脖子,“不是说,是泥鳅精吗?”

    祁绍指着他:“我发现你突然有眼光了!”

    咳咳!

    四堂主清了清嗓子,没说话。

    麟霄:“……”

    五堂主:“……”

    屠魔堂弟子:“……”

    有眼光吗?胆子换的!

    外面的人抬起头,充满希望的眼神看着里面。

    苏九摆手,“妖物是肯定要抓的,至于女童还在不在,我不能保证。”

    这玩意谁敢保证?

    谁知道妖物是不是吃小孩?

    外面的人群互相看了看。

    不管怎么说,也是希望啊。

    周老板站出来道:“不论如何,我们还是先找到妖物要紧!等找到妖物了,孩子是死是活,也都有个交代了!”

    外面的人群,心里也很清楚。

    孩子的死活,不是他们说的算的。

    周老板看向苏九,“您要买下八卦洲,是不是就说明你以后是咱们八卦城……不对,恐龙城的城主了?”

    “不,恐龙城是我给你们新环境。”苏九否定了他的话,继而笑的邪气:“我是金銮殿的尊主。”

    周老板:“……”没听过。

    他哪里晓得,除了八卦洲附近没人来,四龙范围都传遍了!

    而此时此刻,独孤家的反应尤其大。

    死掉的是他们家的护卫,暴尸山野被其他人发现。

    这等于踩着他们独孤家的脸,往上爬!

    效果还很显著。

    至少金銮殿的名声响亮的不行。

    现在所有人都在猜测这金銮殿的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刚一出道,就敢跟独孤家杠上!

    得知消息的独孤霸天,满脸的阴森可怖:“简直是可恶!到底查到什么了?”

    地上跪着护卫,一头冷汗。

    “听说,那些人好像是猎手出身,曾经在四季城的青楼,请来往的男客,白嫖了七天。”

    啪嗒!

    独孤霸天一把将手的茶杯,砸在地上:“放什么狗屁!猎手能杀了我前锋队一百多人吗!”

    可是他们得到的消息,的确是这样啊!

    护卫们有苦难言,只能伏在地上。

    “猎手?”独孤七甸从门口走进来,神色颇为严肃:“你们确定是猎手出身吗?”

    独孤霸天一看见这个儿子,一股火就烧到了脑门:“你来干什么?今天不把祠堂修好,就拎着你凶兽一起滚蛋!”

    独孤七甸面容僵硬,刚想解释一句。

    饕餮已经自己现身了,朝着独孤霸天阴森道:“你个老东西!敢凶我的主人?”

    独孤七甸两眼一翻,差点晕过去。

    “他是我爹,你别……”

    “又不是我爹!再逼逼,我把他压给敲掉!”饕餮嘀咕了一声,扭头,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前厅。

    独孤霸天脸色铁青,指着独孤七甸的手指有些发抖,“你……滚出去!滚!”

    独孤七甸感觉自己很委屈,明明契约的办法都是父亲教的。

    他郁闷的转身,离开了前厅。

    轰隆——

    一阵尘土飞扬。

    独孤七甸一看,眼前发黑,恨不得当场死亡。

    饕餮长着大嘴,把独孤家的前门咬掉半截,只剩下两边门框了。

    “呸呸呸!不好吃!”

    哼哼唧唧两声,转回头,往后院走去。

    不就是破坏吗?

    这个任务简直是太简单了!

    独孤七甸颤抖的跟上去,“我们……解除契约吧?”

    “不干!”

    饕餮一蹦一跳的,嘴里发出嘤嘤嘤的舒畅声。

    独孤七甸恨不得一刀捅死自己,为什么要鬼迷心窍。

    “混账——”

    独孤霸天一出前厅,脑袋就炸开了,“来人,来人!把独孤七甸的东西扔出去!”

    整个独孤家,鸡飞狗跳。

    因为金銮殿而担心的人,当然不止是独孤家,还有第五家。

    第五瀛与一众世家子弟聚会,听到这个消息,先是嘲笑了独孤家护卫无能,再来才是询问:“有没有查到对方是什么人?”

    “现场只有金銮殿三个字,不过听说是一群猎手干的,不太清楚。”

    “对了,你们上次不是去了幽灵谷吗?猎手实力如何?”

    他们不敢追问第五瀛,就扭头看向了穆腾飞。

    第五瀛笑容一敛,看向穆腾飞的眼神多了几分杀意。

    好似只要他说出对自己不利的话,就会杀了他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