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7章 八卦洲的希望

    四堂主狠狠一噎。

    五堂主坐在桌前,无情的嘲笑,“他能有什么本事?听到有鬼,就吓得双腿发软了!哈哈哈……”

    四堂主脸一黑,“白财!你还有完没完了!”

    “有完有完!我睡觉了!”

    五堂主摆着手,到另一边的床躺下。

    四堂主一口气卡在嗓子眼,上不去下不来。

    问题是他看见窗外影影绰绰,就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他退到床边坐下,抓住被子,上床,蒙头。

    神鬼退散!

    ……

    初入夜色。

    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地上的落叶被风吹的哗啦啦作响。

    画面就这么平静到深夜。

    一团黑影掠动,挨个停在每家窗外偷看。

    似乎在找什么东西,没找到就继续换一家。

    就这么接连十几户人家,黑影像是看到了目标,推开了房门。

    房门里面空无一人,只有发抖的桌子。

    黑影往前蔓延,逐渐的钻到桌子下面。

    一个妇人怀里抱着一个五岁女童,用力的捂住嘴巴,满眼惊恐。

    黑影根本没理她,开心的缠住女童的脚踝,转身往外走。

    “啊——桐桐啊——”

    女妇人尖叫起来,用力抱住女儿。

    女童被拉扯的很疼,挣扎的大哭:“呜呜……娘亲……”

    黑影似乎有点生气,用力甩一下,将桌子杂碎。

    女妇人被压在下面,手指被黑影掰开,眼睁睁的看着女儿被抢走。

    “呜呜……娘亲……娘亲……”

    女童被黑影缠着脚,倒吊再半空中。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繁华三千,只为一人饮尽悲欢……”

    黑影幽灵般的嗓音,反复吟唱着。

    女童的哭声,仿佛成了伴奏,何其诡异。

    黑影缓缓地飘起,准备带着女童离开。

    歘。

    一抹白色掠过,单手搂住女童,右脚重重的踢出去

    砰——

    沉闷地响声。

    黑影在地面砸出一道巨大的坑。

    八卦城顿时发出剧烈的动静。

    尽管如此,却没人敢出来查看怎么了。

    苏九踹开黑影之后,借力跳到了房檐上。

    “看清是什么了吗?踹着有点软。”

    墨无溟站在那,垂眸往下看,“没有,就是一团黑色,不过砸在地上的时候,有水迹溅出。我去看看。”

    跃身而起,跳到大坑里。

    女童眨了眨眼睛,扭头看着抱着自己的人。

    是个长的很漂亮的大哥哥,应该不是鬼。

    她小手搂他脖子:“呜呜……谢谢大哥哥……”

    奶声奶气的,特别讨人喜欢。

    “……”

    苏九没说话,脖子往后扬了扬,很明显的嫌弃她流鼻涕。

    女童像是发现了,抽泣着:“唔……桐桐不哭,桐桐乖。”

    苏九侧目,冷淡地“嗯”了声。

    她不是特别喜欢小孩,尤其是哭的小孩。

    那会让她想到不好回忆。

    “跑了。”

    墨无溟冷酷的声音从下面传来。

    苏九直接抱着女童,跳了下去。

    刚落地,脚底就传来了粘稠感。

    苏九弯腰蹲下,让女童坐在自己腿上,手指在地上的泥土捻了捻。

    大坑里布满了水迹,下面还被钻开一个洞,黑影就是从这逃走的。

    “桐桐……我的桐桐啊……呜呜……”女妇人从桌子废墟里爬出来后,头上还在流血,一边在街上跑一边喊:“有没有人啊……我的桐桐被抢走了……有没有人救救我家桐桐啊……呜呜……”

    女童听见娘亲的喊声,又急哭了:“呜呜……娘亲……”

    苏九起身,脚尖轻点,跳了上去,将女童放下。

    “娘亲……娘亲……呜呜……”

    女童张开双手,朝着女妇人跑去。

    女妇人看见女儿,又惊又喜:“桐桐!我的桐桐啊!”

    她奔跑着,鞋子都掉了,却不如前面的女儿重要。

    苏九看的有些恍然。

    若是以往,她定然会想到前世的妈妈,如何将她至于险境,不闻不顾。

    可是现在,她莫名地想到了欧阳蕴。

    若是当年欧阳蕴知道自己被掉包,应该会是这个样子吧?

    墨无溟抬起手,揉了揉她头发,“我们以后也要一个女儿吧。”

    苏九斜眼,“你生?”

    墨无溟抿唇:“二人世界挺好。”

    苏九:“……”狗男人!

    女童抱着母亲,一边哭一边指了指苏九:“娘亲,是大哥哥救了我……”

    女妇人抱起女儿,走过去,扑通跪地:“恩公!多谢恩公救命大恩!”

    苏九一抬手:“大姐快起来!”

    女妇人抽泣着站起来,双眼红肿,“若不是恩人相救,我家桐桐就没了……”

    她哽咽着,又哭了。

    苏九不会安慰人,只是问:“你家里只有你们两个人吗?”

    一听这话,女妇人哭的更厉害,“嗯,孩子她爹不是东西,怪事发生之后,他觉得生了女孩才招来了脏东西。拿了家里的钱,带女人跑了。”

    苏九抿唇,“那妖物逃了,肯定还会再来抓人的。”

    女妇人有些慌张,“啊?那怎么办?求求恩公,再救救我们娘俩吧……”

    苏九沉吟,“那你们先跟我回客栈住吧,人多好照应。”

    女妇人擦着眼泪,就要再次跪地磕头。

    苏九抬手,“快走吧,孩子也要睡觉。”

    “嗯嗯,我听恩公的!”

    女妇人紧紧地抱着孩子,头上还在流血,手上也有伤口。

    苏九和墨无溟转身,在前面带路。

    桐桐看着两人的背影,抱着母亲的脖子,眼里生出了渴望。

    如果大哥哥能当她爹爹就好了。

    娘亲就再也不怕被人欺负了!

    带着这个想法,趴在母亲的肩头,睡着了。

    *

    翌日。

    天色大亮。

    之前空无一人的主街道,此时围满了人。

    所有人震惊的看着地面上深坑,议论纷纷。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谁干的啊?”

    “我,我昨晚听到隔壁的董娘哭喊着叫桐桐,是不是桐桐没了啊?”

    “那不应该啊,要是桐桐没了,董娘这会得在街上哭呢?”

    “你睡迷糊了吧?我刚刚从大乘客栈过来,好看见董娘和桐桐了,就跟昨天来的那些人在一起吃早饭呢!”

    “不可能!我昨晚明明听到桐桐在哭,董娘在求救……”

    声音咯噔一下没了。

    众人对视一眼,心里渐渐地生气了希望的光。

    如果桐桐和董娘真的在大乘客栈,那就说明有人救了她们啊!

    哗的一下。

    众人纷纷转身,朝着大乘客栈涌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