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8章 准备好了脖子,让我砍

    护卫队长手里抓着半截布料,是从祁绍领口扯下来的。

    他扔掉布料,吊着三角眼:“不管你们耍什么花招,今天都死定了了!”

    妈的!

    这么难忽悠的吗!

    祁绍弯着腰,领口被扯破,五根手爪血痕在那印着,火辣辣的疼。

    谢忱见他情况不好,略微皱眉:“我们尊上就在后面,不想死的话,就赶紧滚!否则,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沉稳的面色,冷厉的声音。

    就外表而言,比祁绍唬人。

    若是遇到其他世家护卫,也被吓跑了。

    可偏偏这些护卫是独孤家的,四龙之一,一向都猖狂惯了,根本不当成一回事。

    “你倒要见识见识,你们的尊上多厉害!不过……”他顿了一下,满脸阴森:“在此之前,还是要先宰了你们两个畜生!”

    话音落地,身形跃起。

    六阶元皇,速度极快,直奔祁绍。

    祁绍后背一凉,觉得这一招恐怕躲不开了!

    正想着,谢忱猛地横移,挡在了他的前面。

    祁绍双目微睁,伸手就去拽他。

    护卫队长在空中稍微停顿了一下,“两个都想送死,一起成全你们!”

    他双手掐诀,加大了攻击力度。

    其他三个元皇,快速出手,从旁边夹击。

    祁绍和谢忱互相揪着对方,最后干脆站在一起。

    要死一起死!

    嗖——

    利器划破风声,带着浓烈地杀意。

    锋利的长鞭,划出一道半圆,横扫向四个人。

    招式发出去一半,眼看就要打中了,突然冲出个程咬金。

    他们本来想挨一鞭子算了,反正杀了两个人也赚了。

    可是那哪里是鞭子,根本是泛着寒光的利刃!

    不容他们多想,赶紧收招撤离,倒退了好几步,才堪堪站稳。

    祁绍和谢忱的心脏都差点停止了。

    睁大双眼,看见对方被迫抽身离开。

    “挺热闹的啊。”

    少年清冷的声音,平淡的传开。

    11组的人,喜极而泣,高喊:“尊上!尊上!”

    苏九瞥了他们一眼,目光幽深晦暗。

    祁绍倏地扭头,咧着嘴:“九哥……呜呜……你终于来了……我好惨啊!”

    他抱着谢忱,一把鼻涕一把泪。

    刚刚还真是吓得不轻。

    “……”

    谢忱歪着头,一脸嫌弃的表情,到底也没推开他。

    苏九视线扫过他们,没吱声,眉宇之间却带着浓浓地戾气。

    她负手上前,冷眼扫去,落在了后面劫持者猎手的人身上,寒意自眼底溢出。

    有些人,即便没有说话,轻飘飘的一个眼神,也能令人打心底里感到畏惧。

    此时那些挟持猎手的护卫们就是这种感觉。

    护卫队长眯着眼睛,冷冷地自报家门:“我们是独孤家的人。”

    苏九长睫低垂,点头:“所以呢?”

    所以呢?

    护卫队长眯起眼睛,“四龙家族的独孤家,你没听过吗?这些猎手是你的手下?”

    完全质问的语气。

    苏九轻轻甩了甩手里的鞭子,语气轻慢的:“你既然知道这些猎手是我的人,是不是已经准备好了?”

    护卫队长不明所以:“什么准备好了?”

    苏九倏地抬头:“准备好了脖子,让我砍。”

    字字如冰,寒冷刺骨。

    护卫队长脸色一沉,“放肆!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给我抓住他!”

    话是对着三个元皇说的。

    但是对于危险的嗅觉,三人明显感觉到了对方不一般。

    “队长,这小子不太好对付。”

    “是啊,你看那边,还有一队人。”

    两个元皇提出疑虑。

    护卫队长目露凶狠,咬着牙:“让你们打就打,有什么事我担着!”

    当上四龙家族的护卫队长,至少是称霸一方,从未有人敢挑衅的。

    一向被人捧在云端的人,哪里会听这些人的提议,已经沦为愤怒的奴隶了。

    苏九拎着鞭子,漫不经心的往前走,视线掠过祁绍脖颈的时候,眼底寒气更甚。

    祁绍觉得自己给她丢脸了,赶紧心虚的把领口揪住。

    衣服被撕破了,他哪里挡得住。

    本来就白皙的皮肤,那五道血印格外的明显。

    祁绍趴在了谢忱的怀里。

    谢忱后背僵直,额角滑下一趴黑线:“你干什么!”

    祁绍没注意那么多,急切道:“你快给我挡住,九哥肯定觉得我太没用了……”

    谢忱:“……你别乱动。”

    祁绍点头,从来没这么乖过!

    谢忱仰头,把嘴角往下压了压。

    心安理得的享受这短暂的福利。

    苏九面无表情的移开视线,攥着剑柄的手,微微收紧。

    三个元皇上前,互相看了看。

    感知不到对方修为,心里都没底。

    从对方刚才那一招,直接逼退他们四个人这一点来看。

    足以说明,对方就算修为不在他们之上,但是实力绝对碾压他们!

    可是有护卫队长压着,他们也只能动手了!

    三人铆足全力,想要一击将对方干掉。

    但是他们打心底里觉得对方可以碾压他们,在心态上,他们就已经输了一半了!

    苏九站在原地没动弹,指尖在剑柄上点了两下。

    凤眸微微眯起,一丝猩红掠过。

    她动了!

    速度奇快,在三人攻击还未到达之前,鞭子挥下!

    远处观看的众人,都以为她会使出之前的那招,一招解决掉三个。

    但是他们猜错了。

    苏九没有用那招,也没有用任何一个杀招,就是一鞭子甩出去。

    看似轻飘飘的,却带着凶猛的气势,避无可避。

    三个元皇就觉得一股风,冲破了他们的招式,而后胸膛袭击过来。

    刺啦——

    长鞭就这么在他们胸膛拉过去。

    沾着血,带着肉,十分血腥!

    刺痛,让三个元皇尖叫。

    鲜血,浸湿了他们衣襟。

    冷汗,浸湿了他们后背。

    护卫队长眼皮一跳,快速往后退了几步。

    苏九瞥了他一眼,再度扬起手中的鞭子,冷冰冰地:“这是利息。”

    三人倏地抬头,惊恐万分。

    一人忍着痛,追问:“……什么利息?”

    苏九没有回答他们,迈开脚,继续朝他们走去。

    长鞭扬起,发出嗖嗖的声音。

    三个元皇头皮发麻,脸色惨白的问:“等等……到底什么利……啊——”

    话未说完,一鞭子再次落下。

    他们想要还手,但是一股威压把他们罩住了,根本动弹不得!

    骇然在他们眼底溢开,疼痛如约而至。

    胸膛两道交叉的鞭伤,血肉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