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7章 打不过,开嘴遁

    有个精明的护卫,不安的道:“队长,这情况不对劲啊?他们这一队一队的,像是在历练?别捅了马蜂窝了啊。”

    “什么马蜂窝,蚂蚁窝还差不多。”护卫队长抱着胳膊,靠在树上,冷嗤:“一个个都是渣渣,全部给收拾了!”

    护卫想想,好像也是。

    “那行吧,你们要吃点什么吗?”

    “随便随便,烤点肉吃吧?”

    “行,我去生火!”

    一群护卫就为了找猎手们出出气,愣是在这里等了一天一夜。

    祁绍和谢忱等了一个多时辰,就等到一组人,便结伴跟他们一起走了。

    最后一天的上午。

    他们一行人也经过了那条河,洗了一把脸,清醒的往山上走。

    祁绍自来熟的问:“你们还差多少内丹?”说完,又补了句:“别担心,我对你们的内丹没兴趣,我的已经够了。”

    11组的组长77号笑了笑,挺憨厚的一个人:“哈哈,我们之所以这么迟,是因为就差一颗内丹了!”

    祁绍竖起拇指,不吝啬的夸赞:“厉害!”

    77号憨笑着,朝着11组的其他人鼓劲:“加油!只差一颗了啊!”

    “加油加油加油!”

    六个人纷纷高喊,心情挺不错的。

    谢忱略微皱眉,脚步顿住:“前面有人。”

    祁绍也发现了异常,手按住了77号的肩膀。

    眯起双眼,看向前方。

    护卫们没想到等猎手还能遇到会元气的,而且还这么敏锐!

    当下也不躲了,扬手站了出来:“看来你们俩其中一个,就是那些猎手嘴里的尊上了吧?”

    那些猎手?

    几人对视一眼,纷纷感觉不妙。

    谢忱沉稳的开口:“阁下是何人?”

    一听这打招呼的方式。

    完全区别于猎手的谄媚。

    护卫们当即认定了,这人就是猎手嘴里的尊上。

    眼神一狠:“抓住他们!”

    护卫们快速往前涌去。

    猎手们刚想还手,就见后面的护卫高喊了一句:“不想你们同伴死的话,就乖乖束手就擒!”

    11组的人抬头一看,有的被打的鼻青眼肿,有的还能认得出来。

    “你们……怎么会……”

    “少他妈的废话!再反抗,我弄死他们!”

    祁绍一脚踹飞了要抓他的护卫,“滚你奶奶的!想弄死你就弄死,老子跟他们什么关系啊?草,想威胁你老子,老子教你重新做人啊!”

    他骂骂咧咧,朝着另一个护卫裤裆就是一脚。

    “啊——”

    护卫发出一声惨叫。

    11组愣住的人,瞬间惊醒过来。

    77号忙大喊:“大家防御!不要受干扰!”

    一旦受限制,只能能任人宰割!

    11组成员顿时恢复正常。

    一边往后退,一边防备的看向逼近的护卫。

    他们发现的早,还没有进入包围圈,后方都是安全的。

    护卫们没想到就这几个人,居然敢他妈的反抗?找死!

    这群护卫队里,有六个元皇等级一直没有动手,这会三个直接冲到前方。

    浓郁地威压,险些将祁绍和谢忱膝盖压弯,跪在地上。

    两人双脚陷入地面,愣是连腰杆都没弯一下。

    这样的举动惹恼了这三个元皇,偏要他们俩人跪下,一点一点的施加威压。

    祁绍和谢忱的腰杆不是一般的硬。

    强悍的威压,犹如一座泰山压下。

    两人面色发白,鲜血顺着嘴角溢出。

    祁绍更是嘴贱的挑衅:“就这么点你能耐?也想教训小爷我?呸!”

    他啐了一口血水。

    谢忱没说话,但是脸上不屑的神情,不亚于挑衅了。

    “找死,就成全你们!”

    三个元皇气得不轻,当即双手掐诀,将威压全部释放的同时,又施展技能。

    而他们并没有发现,挑衅的俩人,默契对视一眼,满眼的兴奋和激动。

    就在三个元皇技能到达的两人面前的同时。

    叮叮叮——

    一阵清脆的响声。

    两个七角星盘,一个是元王二阶,一个是元王三阶,久久不动的等级,在这一刻像是开了挂。

    不停地闪动跳跃。

    四阶、五阶、六阶……

    两人感觉身体力量快要爆棚了,就好像他们之前的努力,一下子全面爆发的一样。

    哗的一下!

    竟然一句冲破了元皇大关,停在了一阶元皇!

    这种跳楼梯似的升级方式,在场的人就没见过!

    直接懵逼了。

    至于三个元皇对升级的当中的人动手,直接反弹了回去,差点被自己的威压和技能搞成重伤!

    冷汗顺着额角流淌下来,一阵后怕!

    祁绍偷瞄了一眼谢忱的星盘,嘴巴差点咧到后脑勺。

    然而,很快他的笑容就僵住了,因为谢忱的元皇等级的七角星盘,慢吞吞的又点亮了一个。

    二阶元皇!

    祁绍差点吐血,低着头,不甘心的盯着自己的一阶元皇。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啊!

    谢忱双手掐诀,一边稳住自己修为,一边提醒:“别走神,掉下元皇,不管你。”

    祁绍咬着牙,敛起气息,将身体里的乱窜的元气,使劲压了压。

    而在他们俩稳固的时候,护卫们仿佛惊呆了,没有任何动作。

    还是护卫队长率先反应过来,怒吼:“愣着做什么?等他们稳固修为吗!一群蠢货!”

    护卫们倏地回神,连忙冲上去。

    祁绍和谢忱浑身都是劲,以他们的经验,现在打一架是最能稳固修为的。

    当即就与他们站在了一起。

    他们俩本来就能跨级随便打一打,现在升到元皇,又岂会把元王当成一回事?

    根本是小菜一碟。

    很快就打倒了十多个护卫。

    祁绍踩在一个护卫的肩膀上,扭着他的手:“你们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也敢来拦路?”

    护卫尖叫一声,怒吼:“老子是独孤家的护卫!你们要是动了我们,也得给我们陪葬!”

    祁绍本来不想杀他的,架不住反骨。

    松开他的手臂,扭住他的脖子,咔哒一声。

    果断的很。

    他是谁?

    他可就凶残的九哥教出来的!

    自然不能比她差太多,丢她的脸!

    谢忱见祁绍开始杀人,他也不再留情。

    护卫队长红了眼,朝着剩余的三个元皇低吼:“你们死的吗?想看其他兄弟死了你们再动手吗!”

    说完,他自己也动手了。

    六阶元皇,的确有嚣张的资本。

    其他三个元皇也分别不低于五阶。

    祁绍和谢忱刚刚步入元皇,就对上了这样厉害的,属实吃不消。

    几招下来,两人都挂了彩。

    打不过,嘴遁一会吧。

    祁绍揉着肿起来的嘴角,开骂:“一群傻逼!我劝你们现在还是赶紧滚!等会我们尊上来了,你想跑都跑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