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6章 掉进猎手窝了?

    他们俩人手里的招式,就这么被两个武者给抵消了?

    这,这简直是耻辱!

    护卫队长黑下脸,怒喝:“一起上!”

    7组和8组的猎手见状,也赶紧屏住呼吸,认真迎战。

    他们越打越心惊肉跳。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跟魔兽打了五天之后,他们身体的比之前强硬了不止一倍!

    当然,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对方一百来人。

    十四个人也就一开始挺威风的,打着打着就被摁住了。

    不过尽管如此,7组和8组的人也开心的笑了起来。

    一个个被按在地上揍,还在那发笑,气得护卫们又狠狠的揍了他们几拳头。

    等到收手的时候,一个个鼻青眼肿,都看不清原貌了。

    护卫队长不由得啐了一口:“妈的,算你们走运,拖到后面去!”

    “啊?不把他们给魔兽玩了啊?”

    “玩个屁,等会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就死了,有什么好玩的。别他娘的废话了,拖到后面去!”护卫队长摆摆手,掐着腰,看向山下,冷笑道:“把那两头魔兽拴好,留给他们的尊上!”

    一群人不知死活的等了起来。

    彼时,苏九还在第七座山上慢吞吞地扫荡魔兽。

    而这座山上,遗留着两组猎手,受伤惨重,差点被魔兽给咬死,得亏苏九赶到的及时,才把他们俩组人救下来。

    看见苏九追上来的时候,两组人是又开心又伤心。

    开心的是自己得救了,伤心的他们肯定是最后三名之内了。

    13组和2组的猎手们,幽幽地问:“尊上……能不能惩罚的轻一点?”

    苏九抓着匕首,正在挖魔兽内丹,淡淡的,“还没到时间呢。”

    两组人:“……”

    只剩下两天了。

    而他们才到第七座山,还有区别吗?

    苏九将魔兽内丹挖完之后,才问:“复伤丹和生骨丹吃了吗?”

    两组猎手面色尴尬。

    第一座山就是吃了。

    看看他们的样子,苏九就猜到了,直接丢给他们一人一颗生骨丹和复伤丹:“吃了赶路。”

    两组猎手们:“……”

    不是,这都不要钱的吗?随随便便就是十几颗!

    苏九没心思管他们的想法,走到墨无溟跟前。

    将归魂剑抖了抖,变成了鞭子。

    她说:“我创建一个招式,你给我看看叫什么名字好?”

    墨无溟下巴微抬,示意她使出来看看。

    苏九从鞭子出现的时候就开始研究了,颇感兴奋的走远一点。

    手中鞭子猛地空中一甩,划出一道半圆,锋利的元气,覆在每一个刀刃上。

    在她将长鞭甩出之际,发出一道青芒,像是横着甩出去的月亮。

    就见,月亮被甩出去的刹那,形成了一道巨大的风波。

    哗——

    以苏九为中心,周围出现一个圆形。

    树木皆断,土壤掀翻,寸草不留。

    嗬——

    倒抽气的声音传出。

    屠魔堂众人双目圆睁,被震撼到了。

    这五天时间他们虽然跟着捡漏,也看过苏九杀人,但她杀人向来果断,根本就不需要使出技能!

    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她使用技能,竟然如此令人惊艳!

    苏九随手一抖,将归魂剑收回,朝着墨无溟挑眉。

    “……”

    墨无溟没说话,薄唇紧抿,脸色有些臭。

    见他不语,苏九将鞭子收起,走过去,挺坦白的:“我承认,灵感来自于即墨泽阳的满月见佛。但是我的招式跟他不一样,他纯粹的元气攻击控制不住。我有归魂剑做主体,收放自如。”

    墨无溟微微移开视线,小气的不跟她对视,声音凉凉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有关系,贼大的关系!”

    苏九脚尖一点,跳到了墨无溟的身上,双手勾住他的脖子。

    墨无溟表情很臭,但是双手还是诚实的托住了她的屁股。

    扭着脖子,就是不搭理她。

    见状,苏九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唉……人家研究了好几天,特地让你想名字,你连一句夸奖都没有……好心痛……”

    墨无溟:“……”演!

    苏九:“唉,心都碎了……”

    墨无溟:“……”继续演!

    苏九俏脸一沉,掐住墨无溟的下巴:“你这过期醋到底要吃多久?”

    墨无溟哼了一声,将下巴从她手里移开,“归魂破天。”

    归魂破天?

    她是归来的魂,注定要破了这个天。

    思及此,苏九轻笑着道:“你老实说,斩月鬼变是不是你自己想的?”

    墨无溟:“我没那么闲!”

    苏九眯眼:“你的意思是你太闲了,所以才给我想名字的了?”

    怎么自己还掉坑里了?

    墨无溟余光轻扫,清了清嗓子:“那不一样,你是我夫人。”

    算你丫的会说话!

    苏九磨了磨后槽牙,从他身上跳了下来,“归魂破天,够吊!我喜欢!”

    墨无溟把上扬的唇角,往下压了压,故作矜持。

    决定了招式名称之后,苏九就准备继续启程了。

    吃了生骨丹的猎手,浑身都在疼,但却好了不少。

    一个个跟在苏九后面,继续往下一座山走。

    经历过七座山,屠魔堂的弟子们看向苏九的眼神已经变了。

    最明显的是四堂主。

    眼底的轻蔑褪去,嘴上的不屑也没了。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样的心态跟着苏九的了。

    如果以前有人告诉他,女子无法独当一面,他肯定举双手赞成!

    女人算什么?就会哭哭滴滴!

    可现在……

    他忽然没了底气,甚至膝盖有些软。

    五天时间,改变了他对一个女人的看法。

    他甚至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难过。

    开心自己正视了内心,难过自己竟然没守住本心。

    总之,惆怅的厉害。

    麟霄像是知道他在在想什么,拍着他的肩膀,安抚:“现在觉悟还来得及。”

    四堂主内心复杂,无言以对。

    接下来跌路程,他们去了第八座山,第九座……

    速度极快。

    猎手们根本跟不上,幸亏有屠魔堂弟子帮忙。

    在他们上了第九座山的时候。

    祁绍和谢忱已经坐在第九座山出口了,在等后面的小组。

    他们俩的魔兽内丹已经够了,后面至少还有五组没跟上来的,所以他们俩一点也不着急。

    只要不是最后一名就行了。

    而在他们等人的时候,那边独孤家的护卫还在堵人。

    万万没想到,所谓的尊上没有堵到,又堵到了几组猎手。

    这他妈是掉进猎手窝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