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2章 游戏开始

    猎手们甚至开始对自己的选择产生怀疑了!

    武者天生力大无穷,可弊端是无法引气入体!

    如果能像她说的那么简单拥有元气,他们能去幽灵谷当猎手吗?

    四堂主微微摇头,“财大气粗,掩饰不了无知!”

    这次五堂主没反驳,对苏九的话产生质疑的同时,有些担心:“麟少主,总堂主说话……以前也这么,嚣张的吗?”

    四堂主冷笑了一声,讽刺意味十足。

    麟霄幽幽地叹了口气,摇头:“你们啊,对嚣张的理解太肤浅了。”

    五堂主微微一怔,看着自家少主平静无波的侧脸,不免对总堂主干过的事更加好奇了。

    她得嚣张到什么程度,才会在说出拥有元气不是难题的时候,让人觉得利多当然呢?

    四堂主只当自家少主被人灌了迷魂汤了。

    就在这时,见祁绍在那攥着拳头,扬声:“大家努力努力啊!九哥让你们以武者的身份锻炼那是为了你们好!要是你们表现得出色的话,兴许九哥一时高兴,赏你们一两颗洗髓丹呢。”

    洗髓丹?

    众人双目圆睁。

    震惊之色,无以言表。

    靠树而站的四堂主,脚下一滑,差点摔一跤。

    五堂主被口水给呛住了。

    ——我对嚣张的理解果然太肤浅了!

    他扭头,看向旁边的谢忱,艰难的开口:“谢兄弟,你给我兜个底,咱总堂主这次到底买了多少丹药?”

    没错,他觉得苏九的丹药是买来的!

    谢忱侧眸,不答反问:“九哥需要买丹药吗?”

    五堂主眨了眨眼,一下就歪了:“卧槽?难道有人免费送给她!”

    “……”

    谢忱无语。

    正常人的思路是这样吗?

    受教了。

    五堂主没得到答案,自顾自的拍手:“天啊!怪不得总堂主这么有底气呢,原来认识炼丹师的朋友啊!”

    脑补永远不过时。

    而他激动地声音,就这么传进猎手的耳朵里。

    一瞬间,有一万种想法在猎手们脑海里闪过。

    没有一个武者是甘愿当武者的,有千万之一的机会,他们也想逆袭!

    在幽灵谷多年养成的劣根性,非一朝一夕能改掉的。

    他们反反复复的想法,倒也挺正常的!

    侯彪左右看了看,催促道:“大家别愣着,还是快点组队吧!”

    “对对对,我们那一队猎手出来……”

    “兄弟,我们组……”

    有了目标,众人很快就各自组好队了。

    一人在前面呐喊:“尊上!七人一组,九十一人,共有十三组!组队完毕!”

    苏九点头,漫不经心的开口:“从现在开始忘记你们的名字,所有人用一号到九十一号为称呼,组长你们自己定。”

    猎手们挺和谐的,从第一组开始报数,各自记住自己称呼。

    “我们跟九哥一组吗?”

    祁绍弯腰坐下,拎着半截棍子,捣了捣地上的火堆,

    谢忱微微摇头。

    他觉得跟九哥组队的不大可能,就连他们俩组队的可能都很小。

    像是为了印证他的想法,苏九嘴角勾着不怀好意的笑看过来:“你们俩一人一组,搞的定吧?”

    谢忱两手一摊,斜眼:“我没问题,就怕有人不行啊。”

    被内涵到的祁绍顿时跳起来:“谁不行了?我行!我很行!怕你啊!”

    苏九视线往他裤裆一扫,点头:“嗯,你行,不用强调。”

    祁绍:“……”

    别搞我!行不行!

    显然是不行。

    苏九弯下腰,手肘搭在墨无溟的肩膀上,挑眉:“墨墨,你有没有觉得祁绍长大了?”

    这要换个人,墨无溟都得掉醋缸里去,但是祁绍嘛。

    他配合的瞥了一眼:“还行,比我,差远了。”

    祁绍差点吐血。

    ——混蛋!把我家高冷的冥王还回来!

    谢忱手抵在唇间,轻咳了两声,把话题拉回来:“如果我跟祁绍是前三队里到达目的地的,是不是也有修复丹?”

    这个问题很关键。

    苏九抬起眼,问的挺理所当然的:“你俩要修复丹干卵用?两个元王拿不到三十颗魔兽内丹,去死吧。”

    谢忱噎了一下:“……当我没问。”

    祁绍本来还想问“洗髓丹是不是可以安排一下?”听见这话,又给咽回去了。

    惹不起。

    在他们俩眼里,苏九说粗话是家常便饭,没什么奇怪的。

    但是其他人得知苏九是女子身份之后,就有点接受无能了。

    看着那歪扭斜挎,满嘴俗话的人儿,简直就是一个小土匪!

    真是可惜了那张美艳的容貌了!

    四堂主眼梢狂抽,顺着树干,靠着蹲下来:“我看她身上半点女儿家的模样都没有?会不会是搞错了?其实是个男的?”

    如果是男的……他好像也没有那么抵触了。

    心里逐渐燃起一丝小火苗。

    五堂主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想法,他自己也是亲身经历过的,冷声打破他的幻想:“清醒一点,苏九就是女的!”

    麟霄叹了口气,自己也是过来人,“对于苏九,我只能说……别用性别去局限她,豪放也不是男人的特权。”

    咔叽~哗啦~

    小火苗被人掐灭又浇了一盆冷水。

    四堂主彻底没悸动了。

    夜色如水。

    猎手们七人一组站立,目视前方。

    苏九歪斜着身子,最后总结:“全员九十三人,十六组。七天时间到达八卦洲,从现在开始计时。”

    卧槽?

    众人目瞪口呆。

    大哥!不是,大姐!

    大家赶了一天的路,现在是休息时间,您就这么玩吗?

    苏九屁股一歪,坐进墨无溟怀里,后腰酸的不行。

    瞥了一眼愣在原地的众人,挺关心的:“大家赶了一天的路,都好好休息一下吧。”

    众人无言:“……”

    你要是不说前面那句话,我们就真信了!

    时间有限,他们哪里还能待得住?

    一个个的立马收拾东西,转身就走。

    祁绍和谢忱对视一眼。

    他们俩不认路,这就很尴尬了。

    无奈,只得起身,跟随大部队。

    做人得有自知之明,以苏九的速度,他们俩跟着她,连屁股影都看不到!

    很快,原地就只剩下苏九和墨无溟,以及屠魔堂的一众人了。

    五堂主凑过去,“总堂主,要不我也加入你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