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8章一脚踢翻眼前的狗粮,呸

    苏九点头:“看来,你们并没有什么要问的。”

    她点点头,作势要走。

    “尊上——”

    侯彪艰难的开了口。

    苏九脚步一顿,眼尾上挑,“嗯?”

    侯彪走过去,面色窘迫:“您……您既是女儿身,为何要瞒着我们……”

    他问的很没有底气。

    苏九歪着身子,靠回柱子边,挺好笑的:“我何瞒过你们?我有说过我是男人,或者不是女人的言论吗?”

    众人一静。

    仔细回想,答案是没有。

    苏九挑眉看着他们:“我没穿女装,你们都差点看傻眼了,我要是穿女装,就我这张倾国倾城的脸,还能安稳到幽灵谷?”

    众人:“……”

    理是这么个理,能谦虚点就更好了/捂脸。

    苏九淡淡的看着他们,知道他们心里担心的是什么,也没再拐弯抹角,直言道:“不论老子是男是女,都不会影响金銮殿以后的发展,我答应你们的事,也绝不会有变。”

    轻慢的语气,每个字都带着令人信服的底气。

    众人相视一眼。

    若是没离开幽灵谷,他们可能会因此而挫败离开。

    但已经离开幽灵谷,没有什么选择会比现在更差!

    何况,不论苏九是男是女,带着他们闯出一片天地的决心,未必是他人能有的!

    侯彪抱拳颔首:“尊上!我等愚笨,请您莫要放在心上!”

    众人皆是抱拳弯腰,恭敬万分。

    他们心里那点小九九,苏九哪能看不出来?

    她垂眸,漫不经心的:“现在愚笨,尚可原谅,以后的话——”

    侯彪心头微微一跳,倏地改口:“绝无以后!”

    众人先是一愣,而后齐声高喊:“绝无以后!我等誓死追随尊上!”

    苏九满意的点头,转身走了。

    众人却擦了一把冷汗。

    他们只记得她是女子,却忘了幽灵谷那些猎手的死状。

    不论她是否是女子,都不能改变她那凶残狠辣的手段!

    彼时,站在客栈外面的四堂主,听见后面传来的声音,不由得冷嗤一声。

    弟子林生,好奇的伸了伸脑袋,“四堂主,里面什么动静啊?”

    他们一直围在客栈外面,也不太清楚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四堂主冷睨了他一眼,“问那么多作甚?找到客栈了吗?”

    林生脸色一正:“回四堂主!找遍了四季城,所有的客栈都满客了!”

    四堂主脸一黑:“没房间你吼什么?显得你嗓门大吗!”

    林生:“……”

    不是您问的吗?

    其他弟子纷纷低下头,肩膀松动,憋笑憋得挺痛苦的。

    就这样,因为附近客栈全部客满,屠魔堂弟子都在外面守了一夜。

    四堂主抱着胳膊,靠在门边,一夜没睡,脸难看的厉害。

    心里憋着一股火。

    他本来以为五堂主会出来问问,谁晓得他连出来都没出来!

    就这么心安理得的睡了一夜!

    他就在外面站了一夜!

    客栈小二开门的时候,都被门口的人吓了一跳。

    “客官,您……”

    四堂主黑着脸,跨步走进客栈,直接往后院冲。

    店小二看见对方气势冲冲的,也不敢拦着。

    四堂主进去之后,准确的找到了五堂主的房间,一脚就把门给踹开了。

    五堂主已经起来了,瞥了一眼倒掉的门:“你记得赔钱啊。”

    四堂主深吸了一口气,指着他:“你,你这个人没救了,我跟你三十多年的兄弟,都抵不上这个来了不到一个月的苏九!”

    五堂主掸了掸衣摆,往门口走,“不是我没救了,而是我知道苏九有前途,她是早晚都要回屠魔堂的!”

    四堂主背着手,跟上去:“前途?前途就是组织一群为虎作伥的猎手吗?还扬言要在南幽大陆闯出一番天地,呸,你也信?”

    五堂主不想搭理他,因为通过他这种语气,他能想起来自己当初有多混蛋。

    两人走到院子里,对面房间的人也出来了。

    麟霄抬眼,挺惊讶的:“白喜,你还没走啊?”

    四堂主:“……”

    我走哪去!

    他又深吸一口气,“属下是来接您回去的!”

    麟霄眨了眨眼,摆手,“哦,那你先回去吧,我准备跟着小妹了。”

    噗嗤一刀。

    插进了四堂主的心脏上,他实在是搞不懂,苏九到底给他们下了什么迷魂汤!

    五堂主扭头,又补了一刀:“听见没有?赶紧回去吧,别在这里碍眼了。”

    他还得在总堂主身边刷好感度呢!

    四堂主使劲锤了锤胸口,把这口气给阉了下去。

    “既然麟少主不走,属下也跟着您。”

    麟霄挺无所谓的,不怀好意的问了句:“各个分堂不是选拔舵主吗?你们分堂选好了?”

    本来是奔着苏九选拔的!

    她都没出现,怎么能选好?

    四堂主压下吐槽,微笑着:“这个不急,等到麟少主跟苏少一起回去,再继续。”

    麟霄也不拆穿他,享受这种恶趣味。

    呃,他好像能明白苏九的乐趣了/捂嘴。

    三人往外面走的时候,猎手们也都出来了。

    客栈大堂,众人的情绪欢快的不少。

    只是很快这种气氛就不在了。

    因为苏九出来,脸色很臭。

    假扮男装的报应,就是姨妈造访。

    万幸之余,有墨无溟一直帮她揉小腹,轻松了不少。

    可尽管如此,小腹一阵阵的绞痛,还是令她难受不已。

    原本她以为是身上的禁,导致了身体敏感的程度。

    但是禁就只剩下一成,仅靠着九幽血蚕丝来维系,按理说影响已经微不足道了。

    若真是与禁有关系,她的身体也该好了。

    可是并没有。

    苏九手支下巴,脑袋里乱乱的。

    “喝点。”

    墨无溟倒了一杯茶,递给苏九。

    苏九端起茶杯,边喝边问:“这茶管什么的?”

    墨无溟:“缓解的你情绪……”

    苏九眯起眼:“你一不是炼丹师,二不是神医……”

    墨无溟侧目:“我是专门治你的。”

    认真的语气。

    苏九轻笑着点头,“嗯,我信。”

    只有他治得住她。

    见她理解错了,墨无溟也没有纠正,只是道:“独孤家的事,陈鳌在跟进,我暂时有时间陪着你。”

    苏九虽然总是问他何时走,心里也是想跟他多待会的。

    身体往旁边一歪,靠在他怀里,“寡人最近不想走路。”

    墨无溟揽着她的腰,点头:“本宫乐意为您服务。”

    祁绍:“……”

    谢忱:“……”

    一脚踢翻眼前的狗粮,呸。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