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6章 滚

    突如其来的大阵仗,把客栈掌柜吓得不轻,还以为出什么事了。

    他慌张的迎过去,朝着带头的男人拱手:“这位大人,本店小本生意,绝对没有任何不法的事情啊!”

    四堂主眯着细长的眼睛,蓄着短须的容貌,乍一看跟五堂主有几分相似。

    他没有理会掌柜,昂首阔步走进门。

    正值晚饭期间,吃饭的猎手们纷纷绷紧了神经。

    他们从幽灵谷出来,下意识地将这些人当成了来寻仇的。

    “来来来,总堂主,您喜欢吃肉,多吃点!”五堂主站起身,将面前的那盘肉,跟苏九面前的素菜换了个位置。

    旁边的麟霄还在游说,“你把他们都带来屠魔堂,你开个分堂,什么都解决了啊。真的没必要在重新组建势力!”

    安静下来的客栈,这两人的声音比喇叭都大。

    四堂主听得脸都黑了,他径直的走到位于墙角的饭桌,弯腰:“麟少主!”

    眼里只有苏九的麟霄和五堂主,似乎才发现他进来。

    五堂主起身:“呀,老四,你怎么来了!”

    四堂主没搭理他,不善的目光在桌上几人环顾一圈,最终落在最像女人容貌的少年身上。

    看着他一马平川的胸,以及那一身匪气的模样,四堂主心里泛起了嘀咕。

    不是说是女人吗?

    不等他问,五堂主已经开了口:“老四这就是咱们的总堂主!怎么样?没让你失望吧!”

    四堂主眉心骤起,心底的疑惑更深了。

    似乎是明白他的疑惑,五堂主靠近他耳边,“总堂主为了方便行事才女扮男装的,不过她身上那股气势,丝毫不输于男子!”

    女扮男装,只怕是连自己都觉得自己不如男人吧?

    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四堂主面露戏谑,斜眼反驳:“你放什么屁呢?老总堂主一日没有给他举办继承大典,她充其量只是继承人。”

    五堂主眉心狂跳了两下,偷偷看向苏九的神色,平静无常。

    他捏了一把冷汗,忙道:“吃饭的时候,不谈其他的事!”

    麟霄也赶紧打圆场:“大家都快吃饭吧,四堂主也坐下一起吃吧?”

    四堂主不会违背麟霄的话,弯腰便准备在他身侧坐下。

    “滚。”

    一个单音字传出。

    四堂主刚要抬头去看——

    麟霄吓得屁股一扭,把他给怼开了。

    扑通!

    屁股着地,摔得结结实实。

    四堂主:“……”

    噗!

    祁绍笑出了声。

    猎手们也忍俊不禁。

    五堂主低头扒饭。

    我什么都没看见!

    四堂主的脸黑成了锅底,起身,立在麟霄身侧。

    麟霄手抵在下巴,压着声:“你自己去找个空位子坐吧。”

    “多谢少主关心,属下不饿。”

    四堂主冷厉的眼神,看向了对面。

    少年单手撑着脑袋,慢吞吞地喝着酒,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除了那个滚字之外,彻底将他无视了!

    祁绍举起酒杯,开始热场子了:“来来来,大家举杯,庆祝咱们金銮殿成立!”

    紧张的气氛褪去,猎手们纷纷举杯。

    祁绍扭头,“九哥,举杯呀!”

    苏九随意的扬了扬酒杯,仰头喝下。

    众人纷纷饮尽,露出开心的笑容。

    很快,大堂里再次充满了对话声,都是对未来充满憧憬的。

    四堂主默不作声的听着,尤其是听到他们是从幽灵谷出来的猎手,却妄想在南幽大陆占有一席之地。

    他差点没有直接笑出来。

    不自量力!

    他那毫不掩饰的鄙夷,就这么落入了搞事精的祁绍眼里,“好好吃饭,偏生有只苍蝇在旁边。”

    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说谁的。

    四堂主抬头,眼底带着两篝火。

    祁绍朝着他挑了挑眉。

    明目张胆的挑衅。

    四堂主下颚紧绷,低头道:“本堂主此次前来是专门接麟少主和苏少回屠魔堂的。”

    虽然把苏九带进去了,但是那态度丝毫没把苏九放眼里。

    五堂主伸手,拽了拽四堂主的袖口,让他少说话。

    此举,让四堂主心里更加窝火了。

    以前老五跟他都是一起行动的,现在他不帮自己就算了,胳膊肘往外拐!

    他拽回袖口,抬起头:“苏少有野心是好事,但是人的实力要配得上野心,否则,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一番话下来,敌意十足。

    苏九懒得搭理他,侧目:“你这次出来,也没见你办什么事?”

    墨无溟正因为这些人抢走苏九的注意力而郁闷着,手里拿着筷子,碗里的豆腐都被捣成渣渣了。

    突然被提问,心情立马就阴转晴了。

    “办了一半。”

    他边说边给她夹了一块肉,放在她嘴边。

    苏九张嘴吃掉,慢吞吞地嚼了嚼,狐疑地眼神盯着他。

    墨无溟被她的眼神盯得不自在,强调道:“真的办了。”

    苏九这才收回视线,“那你何时回去?”

    找我说话就是为了问这个?

    墨无溟‘啪嗒’将筷子放桌面,扭头看她。

    清隽的脸庞,渐渐地覆盖了薄冰,一字一顿:“食不言寝不语!”

    这位大爷又哪根筋不对了?

    苏九顿了两秒,给他叨了一根青菜递过去,“墨墨乖,吃菜菜。”

    墨无溟抿着唇,觑了她一眼,张嘴。

    祁绍:“……”

    谢忱:“……”

    麟霄:“……”

    能不能有点出息?

    四堂主的脸黑的能滴墨汁了,因为他再一次被彻底的无视了。

    五堂主还算有点良心,主动找他说话:“老四,麟少主和总堂主不急着回去,要不你带弟兄们先回去吧。”

    四堂主双手握拳,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叛徒!”

    五堂主仿若未闻,笑眯眯得:“老四啊,做人不能太古板,要学会向前看!我暂时是不回屠魔堂了,你看我的分堂你要是想要的话,你就接过去管吧。我放假,跟着总堂主玩玩再回去。”

    说的要多轻松有多轻松。

    反正他认定苏九是他的总堂主了。

    四堂主一听见这话,憋了半天的火压制不住了,低吼:“你发什么疯!”

    以前他成天惦记他的小分堂,想要接受过去。

    现在他居然为了一个女的,要把自己的分堂丢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