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4章 教他们重新做人

    众人惊疑不定,再次看向大厅里。

    越看越懵逼。

    说是女的,可除了那张脸,行为举止,压根就是个男的。

    “嘶……会不会搞错了?其实是个男的?”

    “除非皇甫云阙以及告示上所有的世家子弟喜欢的都是男人,否则她就是个女的。”

    “那个,告示上不是有个酒城主公吗?他好像喜欢男人吧?”

    “……”

    众人无言。

    难搞。

    时间缓缓地过去。

    大厅里的人没再说话。

    外面的人都站累了,也敢进去。

    又过了一会,里面终于再次传出了动静。

    两个猎手从二楼下来了。

    “尊上!”

    “尊上!”

    两人满面春风,姑娘也跟在他们身边,看样子把他们伺候的不错。

    苏九点点头,让两人去旁边等着。

    两个姑娘甩着手帕,走过来,“公子,我们可以拿赏钱了吗?”

    “先说说他们俩,表现怎么样?”

    苏九手指搭在桌沿,问的挺随意的。

    两个猎手脸色涨红,尴尬的脚趾头抠地。

    这特么不是公开处刑吗!

    两个姑娘也没想到对方会问这个,倒也还算给面子。

    “客官,很不错。”

    “嗯嗯,挺好的!”

    苏九侧目,又问:“你们觉得呢?”

    两个猎手嘟囔着:“很好,很开心。”

    脸本来就黑,这下子就跟烂番茄似的了。

    苏九淡淡的挑眉:“很好,你们遵守了游戏规则,可以领赏钱了,随便拿。”

    游戏规则?

    难道说错话会有惩罚吗?

    不仅两个猎手感到后怕。

    两个姑娘也是,拿了一些金银珠宝,就跑了。

    在风月场合混久了,她们知道拿东西,也得有命花。

    可她们不知道,苏九的随便拿,还真是随便拿!

    很快,其他的猎手就陆陆续续的出来了。

    一模一样的提问。

    每个人的脾气不同,造就了接下来的回答也不同。

    有的姑娘嫌弃猎手,粗鲁又丑。

    有的猎手骂骂咧咧,原形毕露。

    苏九都和颜悦色的点头,没多说什么。

    唯有最开始的两个猎手,冷汗顺着额角流淌下来了。

    他们都不知道该不该庆幸自己是第一个出来的了!

    太煎熬了!

    尤其是看着那些对女人动粗的猎手们,就捏了一把冷汗。

    麟霄在旁边听得一脸黑线。

    都要怀疑苏九有专门窥探他人闺房隐私的癖好了!

    他偷偷看了墨无溟一眼,结果发现对方神色从容淡定,只有听见姑娘们夸哪个猎手表现好的时候,脸上露出几分不屑之外,似乎完全没有要管苏九的打算。

    麟霄忍不住靠近谢忱,“小妹这样,墨无溟都不管的吗?”

    谢忱在剥橘子,抬眼:“管什么?”

    他压根不知道苏九哪里需要管的,早就习惯了。

    麟霄摆手,“没事,你接着剥。”

    谢忱点头,收回视线,将剥好的橘子递给祁绍:“大爷,你都吃了五个了,我指甲盖都快断了。消气了没?”

    祁绍站在桌边,一只脚踩在凳子上:“给小爷剥橘子,是你的荣幸。”

    谢忱:“……行,还要不?”

    麟霄:“……”

    怪里怪气的。

    另一边,猎手们已经都出来了。

    办事都不想先出来,就怕被说太快了。

    苏九手搭在桌边,轻轻地敲了敲:“还记得我之前说的话吗?”

    众人皆是一怔。

    ——“爷们到这是找尊严的,谁要是露出一丁点的不尊重,一分钱没有。”

    ——“如果我的人不尊重你们,我会宰了他。”

    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辱骂女人的猎手们,脸色一变。

    鄙视猎手的姑娘们,大惊失色。

    苏九将他们的神色变化收于眼底,语气还是很平淡:“觉得自己没问题的姑娘们,过来领赏钱。”

    心里有底气的姑娘们已经去领赏钱了。

    剩下一小部分,踌躇不前,偷偷地围过去。

    苏九仿若不知,只是在那些出彼时猎手,说话极其难听的姑娘伸出手的时候,凉凉的眼神看了过去:“我这个人没什么有点,就是记性挺好。”

    那姑娘脸色一僵:“我我……我也伺候他了!凭什么不给我赏钱?”

    苏九淡淡的挑眉,“可能是凭我能随时砍了你?”

    姑娘脸色惨白,后退了几步。

    想要浑水摸鱼的姑娘们,都吓得退出去了。

    有钱没命花的蠢事,谁感干?

    苏九闭着眼睛,靠在墨无溟怀里。

    细长的手指,节奏缓慢地在桌面敲着,却仿佛敲在人的心尖上,令人隐隐不安。

    ——“如果我的人不尊重你们,我会宰了他。”

    ——“如果我的人不尊重你们,我会宰了他。”

    ——“如果我的人不尊重你们,我会宰了他。”

    一句话,犹如魔音灌耳,不停地在重复。

    冷汗,浸湿了后背。

    扑通!扑通!扑通!

    二十多个猎手,双膝跪地:“尊上!我们错了!请您给我们一次改正的机会!”

    麟霄:“……”

    五堂主:“……”

    围观群众:“……”

    这是什么情况?

    苏九歪着身子,手支下巴,“我没给她们赏钱,你们又从哪里来的脸,求饶?”

    语气逐渐冰冷。

    “尊上饶命……尊上饶命……”

    “我们再也不敢!”

    猎手们吓哭了,更有三个猎手抬起头,看向侯彪:“我们是为了出人头地才离开幽灵谷的,他现在要我们的命啊!”

    “我不干,我要回幽灵谷!”

    “我们豁出命跟他出来,不是让他当小鸡宰的!”

    因为太害怕,直接起身,就往外面走。

    苏九掀了掀唇角。

    本来还在想杀几个,就跳出来三个炮灰。

    侯彪瞥见苏九的神色,心下一凉,“你们不要——”

    一道剑光掠过。

    嗤——

    三股血柱喷出。

    一招拉断三人喉咙。

    苏九勾勾手指,将归魂剑收回来,语气很淡:“谁想走,继续。”

    “……”

    鸦雀无声。

    谁敢走?走=死!

    侯彪擦了一把冷汗,带头跪地:“无规矩不成方圆!请尊上继续执法!替猎手重立规矩!”

    其他猎手,全部跪地。

    “请尊上继续执法!替猎手重立规矩!”

    呐喊声,震耳欲聋。

    苏九杀鸡儆猴的效果达到了,自然不会杀了他们,但小惩还是要的。

    她淡淡地:“自断一根手指,视为警告。”

    用一根手指换一条命,太值了!

    二十个猎手毫不犹豫,割断尾指。

    “……”

    麟霄和五堂主一脸震撼。

    终于明白过来,苏九带他们来青楼,是为了教他们重新做人!

    围观群众也惊呆了。

    这手段不可谓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