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2章 九哥带我们来玩啊

    老妈妈口水差点掉在地上,“不难!不难!一点都不难!姑娘们~出来接客啦——”

    一嗓门下去。

    听见动静早就藏在门后面偷看的姑娘们,全部拉开房门,出来了。

    莺莺燕燕,花枝招展。

    “客官~”

    娇滴滴的声音,让人身体都软了。

    一个个都下了楼,排队长在那,朝着最好看的四个人抛媚眼。

    墨无溟面若冰霜,身上写着生人勿进四个字。

    姑娘们甩出去的手绢,都吓得收回来了。

    祁绍吃着葡萄,用胳膊拐了下谢忱:“欸,有没有你喜欢的类型。”

    谢忱凝起双眉,脸色有些阴沉:“滚。”

    “装什么正经!”

    祁绍吐槽了一句,又从桌上拿了个苹果,啃起来。

    苏九手指搭在桌上,朝着旁边的猎手们抬下巴:“只要你们把我的人伺候的舒心,这些身外之物,你们随便拿。”

    姑娘们看向猎手们,眼神里流露出嫌弃。

    苏九收于眼底,笑的人畜无害:“还是那句话,我不强人所难。”

    钱在桌上,决定权在她们。

    姑娘们到底受不了诱惑,还是去挑人了。

    这时,苏九又慢吞吞地补了句:“爷们到这是找尊严的,谁要是露出一丁点的不尊重,一分钱没有。”

    姑娘们当即有些不乐意:“公子,您这也苛刻了,万一是您手下的人,对我们不尊重呢?”

    苏九并不偏袒,直接道:“如果我的人不尊重你们,我会宰了他。”

    冷漠的话,没有什么情绪。

    猎手们后脊一凉,顿时明白过来。

    这不仅仅是赏赐,更是一次考验!

    苏九微微侧目,微笑着道:“都别客气,挑吧。”

    猎手们:“……”

    软了。

    祁绍没想那么多,抬着下巴:“你们快点啊!那边那几个不错……唔唔……”

    谢忱用他手里的苹果,把他嘴巴堵上了。

    猎手们互相看了看。

    最终还是鼓起勇气去选人了。

    小一百人,青楼里没那么多姑娘,但是老妈妈为了钱也是个能人,从隔壁的青楼,又找来了不少姑娘。

    很快大厅里就没多少人了。

    侯彪踌躇不前,想选,又不敢选。

    最终还是受不了姑娘们的撩拨,被拉进房间了。

    等到猎手们都被拉走之后,剩余的几个姑娘就把目光看向了祁绍和谢忱。

    墨无溟全程愣着脸,怀里还抱着苏九。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没人去招他们。

    “小哥哥……”

    一个姑娘朝着祁绍抛媚眼。

    祁绍盯着她,特别认真的说:“你有眼屎。”

    注孤生了解一下?

    姑娘气得扭头就走了。

    祁绍伸手:“不是,你擦掉就行了,你跑什么……聊聊天也好啊……”

    他在那郁闷,谢忱被两个女人左右夹击。

    祁绍扭头看去,自己的那个跑了,他哪能让谢忱那么舒坦?

    好兄弟就该共患难!

    他伸出一条腿,搭在谢忱膝盖上:“啧,咋这么没眼力见呢?”

    两个姑娘看了看苏九和墨无溟,又看了看祁绍和谢忱。

    “……”

    这年头好看的男人都被男人拐走了!

    两人郁闷的跺脚,走了。

    谢忱眼神有些波动,夹杂着期待:“你干嘛?”

    祁绍坏笑着把脚往前伸了伸,脚尖抵了下:“你是不是那啥了?”

    一听就不是好话。

    谢忱有些恼羞成怒,抓住他的脚,用力一扭。

    祁绍惨烈的叫声,很快传遍了大厅。

    与此同时。

    四季城,某饭馆。

    麟霄和五堂主坐在桌前,正在吃饭。

    隔壁桌的人,正在讨论今天猎手涌进城的事。

    “以前那些猎手都不敢这么大摇大摆的进城,这次受什么刺激了?”

    “我对月楼就更好奇,月楼老妈妈刚刚去旁边的青楼借了不少姑娘。”

    “是啊,她们以前不是最讨厌跟猎手的吗?怎么今天一反常态?”

    “嘁,千人上的货,猎手不也是男人吗?”

    一群男人嘴碎,越说越难以入耳。

    麟霄一脸担忧的表情:“不会是幽灵谷出事了把?”

    五堂主底气十足:“总堂主是什么人?怎么会出事,出事的只能是别人!”

    麟霄望着他,忽然失声笑起来。

    五堂主抬眼看他,“笑什么?”

    麟霄手抵在唇间,差点把嘴里的喷出来,“咳!我就是在想,你这是被小九打了几顿,这么服帖。”

    五堂主:“……”

    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月楼就在前面路口过去,咱们也去凑凑热闹?”

    “行啊,听说带头的几个人长的特好看!”

    “走走走!”

    隔壁桌吃完饭了,碗筷一撂,就走了。

    五堂主扒了一口饭,扭头看去:“要不,咱们也去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

    麟霄吃着菜,不感兴趣。

    五堂主见他不动弹,自己也耐下性子,继续吃饭了。

    两人吃完饭之后,又稍作休息,就准备继续赶路了。

    月楼,大门敞开。

    门外聚集着不少围观群众。

    他们伸着脑袋,正在看一场闹剧。

    “你个孙子,你偷袭算什么能耐?”

    祁绍瘸着腿,靠在门边,指着谢忱。

    谢忱手里拎着他的臭鞋子,甩了甩:“我就是不偷袭,你也不是对手。”

    祁绍黑脸:“混蛋!你把我的鞋子给我!”

    谢忱把鞋子勾在手指上,扬起,又放下,就是不给他。

    “有本事自己来拿。”

    “老子不屑过去!”

    就不要让我的修为超过你!

    祁绍磨了磨牙:“你给不给我!”

    谢忱见他有点玩不起了,担心等下哄不好,就把手里的鞋子扔了过去。

    祁绍以为他又骗人,就没伸手去接。

    咻——

    鞋子飞出去。

    众人倏地扭头。

    鞋子稳稳地落在街上行人的脸上。

    啪嗒,落地。

    五堂主低头,嘴巴微张:“麟少主,你没事吧?”

    麟霄歪着脸,盯着地上的鞋子,脸色都黑了。

    没事才怪!

    祁绍单脚蹦跶着,跳出来,“让一让,让一让!”

    麟霄:“?”

    有点耳熟。

    祁绍跳过来,忙大喊:“对不住啊!不是——”

    麟霄扭头,一脸黑线:“……你怎么在这?”

    祁绍眨了眨眼,一时没反应过来,指着青楼招牌。

    “九哥带我们来玩啊。”

    麟霄抬头:”……“

    玩你大爷!

    这他娘的是青楼!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