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0章 娘啊,我们出息了!

    “咻”的一声。

    两道弧度在众人头顶划过。

    砰!砰!

    闷响声传出。

    偷袭的两人已经飞进了幽灵谷界限以内。

    “……”

    一片死寂。

    众人脚步顿住,冷汗顺着额角滑落。

    他们甚至没看清楚对方怎么出手的!

    四龙的三个家族,到没有觉得惊讶。

    皇甫家和诸葛家都知道墨无溟是酒城的主公。

    第五瀛则在墨无溟手里吃过亏,差点被捅死!

    存留的恐惧尚在,所以即便恢复了元气,也没敢轻易动手!

    苏九和墨无溟的没有停下,继续往前走。

    仿佛刚才的偷袭没有发生过一样。

    众人擦了擦冷汗。

    殊不知走在最前面的猎手们也是一脑门的冷汗。

    他们嘴上说相信,心里害怕!

    一个错误的决定,下场是死!

    就这么往前走了一会,后面安静的不得了。

    侯彪旁边的猎手撞了撞他胳膊,“彪哥……”

    侯彪瞪了他一眼,让他别吱声。

    一行人就往前走,直到走到荆棘小道前。

    后面传来少年的声音,“等一下!”

    前方的猎手立马齐齐转身,恭敬地颔首。

    苏九抄着双手,转身,看向后面的人群:“诸位是中东各大世家有门面的人,我等身份地位颇低,万万不能走在诸位前面。”

    说出来的话挺有礼貌的,但是看着前面的荆棘,众人也不是傻子。

    这小子想让他们在前面开道呢!

    荆棘虽然锐利,但是大部队人群经过,劈劈砍砍,后面的人要是轻松很多。

    “凭什么让我们去开道啊?就因为我们有元气?”

    “就是,在幽灵谷不是横的吗?出来就成狗熊了。”

    两声嘀咕,在安静的人群里,异常响亮。

    猎手们脸色涨红,却没有反驳。

    离开幽灵谷之后,他们就像被拔了牙的老虎。

    苏九挑眉,语气很随意:“现在杀了你们,是不是就不是狗熊了?”

    一句话落地,现场安静如鸡。

    如果不是刚才那两个偷袭的前车之鉴,他们或许就会生气动手了。

    可现在……不敢。

    皇甫权与诸葛博对视一眼。

    且不说有墨无溟的这一层关系在,单说苏九就帮了他们不少忙,要不然诸葛红姝也不能顺利契约神兽。

    两人站出来,让自家护卫在前面开道,挺有大家族风范的。

    第五瀛没有吭声,除了几个世家子弟之外,他带出来的护卫都死的没几个了。

    不过这也并没影响。

    众人看见皇甫家和诸葛家站出来,顿时比乖乖仔还乖!

    你再牛,牛的过皇甫家?

    你再横,横的过诸葛家?

    队伍换了顺序。

    皇甫家和诸葛家在前,世家子弟在中间,苏九他们在后面。

    一切都挺和谐的。

    等到穿过荆棘,众人就各自坐上魔兽车辇离开了。

    一个比一个快,仿佛后面有鬼追!

    皇甫权和诸葛博与墨无溟和苏九打了声招呼。

    “以后欢迎你们来皇甫家做客!”

    “我诸葛家也欢迎!”

    墨无溟和苏九点头回应。

    两人的性格就是冷漠,这一路走来,大家也都习惯了。

    皇甫权上了车辇,却发现一双儿女都没上来!

    皇甫葬月站在诸葛红姝跟前,也没有说话,就是沉默的看着她。

    诸葛红姝捏着衣角,轻咬着下唇,表情很纠结。

    “红姝!”

    诸葛博坐在车辇里,朝着下面严厉的喊了句。

    诸葛红姝眼神闪烁,压着声:“皇甫……后会有期!”

    她揉着眼睛,跳上车辇。

    诸葛博瞥了皇甫葬月一眼,叹息道:“启程。”

    “一路小心……”

    皇甫葬月朝着车辇的方向呢喃了句。

    另一边,皇甫云阙还站在苏九跟前,“苏堂主,你打算去哪啊?”

    关于这个问题,祁绍和谢忱也挺好奇的。

    苏九竖起大拇指,往后指了指,“招纳所有武者,成为猎手联盟。”

    皇甫云阙眼梢狠狠一抽,“你真打算把猎手这个发展成一个正常的身份?猎手可是杀人抢劫无恶不作的!”

    苏九反问:“猎手这两个字的定义既然是人赋予的,我可以改啊,”

    皇甫云阙:“……”

    好他妈的有道理。

    他吐了一口气,继续问:“所以,你打算带着这些人,在哪里安定下来?”

    这次不等苏九开口,墨无溟就冷冰冰地回了句:“与你无关。”

    问你了吗!

    皇甫云阙暗暗地瞪了他一眼。

    正牌对象了不起吗?

    我还是她流言中的对象呢!

    他清了清嗓子,无视墨无溟,继续道:“苏堂主如果不介意的,我可以帮你安排——”

    “对了,我差点忘了,你还欠我一次。”苏九打断了他,理所应当的道:“猎手联盟宣传的事情就交给你了,等到找到合适的地盘,再通知你。”

    合理利用,墨无溟不会多言。

    四龙在中东的势力庞大,这种事办起来小事一桩,不用白不用。

    皇甫云阙原本是想卖人情,谁知道被反将了。

    讪笑着:“呵呵呵,苏堂主所言极是!”

    看着一双儿女在感情上纷纷受创,皇甫权头疼厉害。

    想当年他在感情方面无往不利,哪像这两个这么草包!

    “行了,走了!”

    他没好气的喊了句,看都不想看他们。

    皇甫葬月和皇甫云阙纷纷跳上车辇。

    队伍离开之后,场地空荡了很多。

    侯彪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尊上,不好意思啊,我们没有魔兽车辇……”

    苏九眉眼低垂,抚着手腕青蛇的闹脑袋,“起来,干活了。”

    青龙拱了拱身子。

    青芒掠过,一跃而起。

    数丈长的身体,盘旋着虚浮在地上,将脑袋伏在地上。

    苏九,墨无溟,祁绍,谢忱他们接连上去了。

    “……”

    猎手们目瞪口呆。

    我滴个亲娘。

    我们看到啥了?

    这他妈是神兽青龙啊!

    苏九靠在墨无溟怀里,斜眼望去:“自己爬上来,应该坐得下。”

    坐,坐神兽的身上吗?

    众人激动地爬上去,小一百人,满满的。

    青龙飞天,卷起狂风。

    众人抱着青龙,留下了激动地眼泪。

    ——娘啊,我们出息了!

    他们刚走不久,就看见一行人从另一边的荆棘出来了。

    独孤七甸带着护卫,以及酒城的护城统领陈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