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2章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皇甫葬月紧张的抓住她:“是谁在喊你?”

    “不知道……”

    诸葛红姝捂着耳朵,眼睛看着山顶上面。

    诸葛博察觉到女儿的不对劲,忙关心道:“红姝,你怎么了?”

    诸葛红姝没吱声,似乎有些稳定下来了。

    “大家各凭本事,谁抢到神兽就是谁的!”

    “这个时候没有家族之分,只有运气!”

    “哈哈,老夫掐指一算,这神兽该我的!”

    众人神兜兜的,都是志在必得的模样。

    苏九站在人群后面,目光也落在了山洞顶上。

    青龙昂着头,咂嘴:“果然是玄武龟啊!”

    火凤觑了他一眼:“这里有玄武龟的纯正血脉。”

    语气里隐藏一丝嫌弃。

    青龙也斜了他一眼,“你跟玄武关系好,我跟他关系又不好。”

    言下之意,你能感觉的出来,那是正常的,不是什么本事。

    火凤嘁了一声,进了灵兽空间。

    挺傲娇的。

    苏九眼底升起惊叹,“墨墨,你家小凤儿跟你挺像的啊。”

    墨无溟不能理解她嘴里的像,他嘴巴不尖,没有长毛,也不会喷火。

    “如果是高贵的话,我赞同。”

    “……”

    苏九无言。

    他是挺高贵的,但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他不害臊吗?

    像她,从来都是别人说她美,她都是顺势点点头的!

    青龙:“……”

    南星:“……”

    小灵根:“……”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九哥,那这个意思是,咱们不用去抢了啊?”

    祁绍挠着脖子,隐约听出一点矛头。

    苏九挑了挑眉,“得看是谁家的血脉,那要是第五家或者是独孤家,那我不抢都对不起他们啊。”

    祁绍赞同的点头:“成,那我去前面打听打听。”

    说完就往前挤。

    他就是个闲不住的货。

    谢忱深知这点,跟在他身后就去了。

    两人挤进人群,旁边人都露出凶狠的表情,已经把他们当成竞争对手了。

    两人一个劲的往里挤,小骡子还热情的招了招手:“我们在这!”

    祁绍挥了挥手,并没过去。

    踮起脚尖,四下环顾,看见了皇甫家的位置,继续往前挤。

    谢忱跟在后面,沉稳的死板的脸,还是特别唬人的。

    至少那些原本想冲着祁绍发火的,瞥见他之后立马闭嘴了。

    两人愣是挤到了皇甫家的队伍里。

    山洞上的碎石还在不停地滑落。

    众人的眼神却丝毫不敢移开,就怕下一秒那个还未真正显出真身的玄武龟就不见了!

    祁绍靠近皇甫云阙,脸皮还挺厚的:“皇甫兄,怎么样了?神兽契约了吗?”

    皇甫云阙瞥了他一眼,不吃这套:“你还是叫我皇甫云阙吧。”

    “啧,出门在外都是兄弟!”

    祁绍踮起脚尖,就要勾住比他高的皇甫云阙的肩膀。

    谢忱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挤在他们俩中间,声音挺冷:“九哥在后面,让我们来问问情况,你要是不想说,我们不勉强。”

    一听见苏九询问,皇甫云阙立马抬抬下巴:“不是还在那,大家都想契约,也得有那个能耐。”

    本来祁绍还不乐意,听见皇甫云阙乖乖地交代,立马就缓和了。

    他歪着头,靠近谢忱:“你觉得这里哪个是血脉继承人?”

    谢忱沉着脸,语气不善:“我又不会神仙,能掐会算。”

    祁绍啧了一声,胳膊拐他:“你觉得嘛!”

    谢忱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

    祁绍抱着胳膊,扭头:“不说就不说,别用你那个死人脸看我。”

    谢忱都想拿针把他嘴巴缝上。

    深吸了一口气,歪着头,压低声:“根据上一个大陆的分析,这个血脉应该是四龙之一的。”

    祁绍扬了扬眉,“这也可以?”

    谢忱:“爱信不信。”

    皇甫云阙竖着耳朵,听不清他们俩叽里咕噜说些什么,便问:“是不是苏堂主有什么发现?”

    祁绍典型的翻脸不认人,扭头就怼了句:“关你屁事啊。”

    皇甫云阙:“……”

    说好的出门在外都是兄弟呢?

    轰隆——

    忽然传来一道山体塌陷的巨响。

    山洞突然倒塌,碎石乱崩,灰尘四起。

    就像是雪山崩塌,全部朝着空地的方向扑面而来。

    “快跑啊!”

    “卧槽!”

    “别挡路啊——”

    镇定的人群,瞬间乱成一团。

    诸葛博拉着诸葛红姝,转身便要走。

    然而,诸葛红姝的双腿像是有万斤重,死死地立在原地,拉也拉不动。

    “红姝!”

    诸葛博大喊,却没人回应。

    “家主!您快走啊!”

    诸葛家的护卫连拖带拽将诸葛博拉走,留下两个准备挡在诸葛红姝面前。

    “你们走!”

    皇甫葬月低喝一声,将诸葛红姝搂进怀里。

    皇甫权见状,当即怒喝:“葬月!你别胡闹!赶紧过来——”

    “你带我爹走!”

    皇甫云阙推了林宇一把,旋即冲回满是灰尘的以及碎石降落的危险地带。

    “云阙!葬月——”

    皇甫权脸色煞白,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自己一儿一女被浓浓灰尘覆盖住。

    灰尘遮住了视线,众人只能听见碎石哗啦啦的砸在地面的动静。

    谢忱拽着祁绍,不停地后退。

    就在两人有些慌张的时候,后面多了两道身影。

    苏九伸手,抵住祁绍的肩膀,“跑什么,那些碎石根本不足以伤及性命。”

    两人脚步一顿,倏地回头。

    可能是跑远了,这才发现山洞往下倒的时候,并不是倾斜而下的,而是凹陷进去的。

    不存在将他们覆盖的风险。

    他们刚才站的位置,是因为灰尘扑面而来,营造出来的错觉。

    疯狂往后面跑的众人,渐渐地也发现了这一点。

    皇甫权眼睛有些泛红,松了一口气,“快,快去看少爷和小姐——”

    话未说完,前方忽然传来神兽的低吼声。

    众人皆是一怔。

    “怎么回事?”

    “神兽不会把人给吃了吧?”

    “快快快,靠近一点看看!”

    灰尘太大,似乎是神兽刻意而为,靠近了依然看不见,还迷眼睛。

    再说皇甫云阙进入灰尘之后——

    他一把抓住皇甫葬月的手臂,用力极大:“快走!”

    皇甫葬月完全没想到他会毫不犹豫的回来,皱着眉头:“你出去!照顾好我爹!”

    听见这话,皇甫云阙也来气了,怒吼道:“他不止是你爹,也是我爹!你是我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