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1章 神兽玄武(龟)

    要说惨还是独孤七甸惨。

    以饕餮的脾性,吃掉契约主人,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独孤七甸契约饕餮,等于是在身边栓了一头随时会吃掉自己的饿狼!

    苏九瞥了一眼独孤七甸,笑的有些不怀好意:“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吧。”

    饕餮下意识升起警惕:“你,你不是说我没有资格跟你谈条件吗?”

    “之前没有,现在有了。”

    苏九勾起红唇,抬抬下巴:“你手里的人,就是你跟我交易的本钱。”

    靠,还有这种好事?

    看来这便宜主人有点用处啊!

    饕餮压着兴奋劲,追问道:“你想用他跟我做什么较易?”

    “不要吃他,跟他回家。”

    八个字出口,饕餮懵逼了。

    这他娘的是哪门子的交易?

    他怕不是这怂货的说客吧?

    饕餮看着手里的独孤七甸,眼底露出凶狠。

    这时,就听见少年淡淡的补了句:“你只要照常发挥,把独孤家搅得翻天覆地就行了。”

    祁绍:“……”

    谢忱:“……”

    这招真绝!

    混沌和穷奇再度同情的看了独孤七甸一眼。

    你说你得罪谁不好,你得罪这么一个小恶魔?

    让饕餮去他家闹事,亏她能想得出来这损招!

    饕餮听见这话,眼神逐渐露出光芒,“就这?你确定?”

    苏九挑起一边眉毛,“如果你违反了交易,吃了独孤七甸或者逃走,我会亲手宰了你。”

    平淡的语气,仿佛就只是随口说说。

    饕餮却莫名的打了一个冷颤,且不说有混沌和穷奇,单单是缠着他手腕上青龙,就威胁十足了。

    它清了清嗓子,“这个交易,我干。”

    苏九点头,“嗯,成交。”

    饕餮瞥了混沌和穷奇一眼,弱弱的问苏九:“……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苏九两手一摊,“交易达成,你随意。”

    饕餮有些不敢相信:“你真的放我走啊?”

    混沌:“……”

    穷奇:“……”

    让你滚还不快滚,当初它们有这机会,能让俩弱鸡契约吗?

    谢忱:“……”

    祁绍:“……”

    就喜欢你们看不惯我们,还干不掉我们的样子!

    混沌:……

    穷奇:……

    两个同时把神识关闭,然后狠狠的臭骂了一顿。

    饕餮趁着这个空档,带着独孤七甸溜了。

    彼时,前方的动静加大了。

    似乎是人群聚集到了一处。

    墨无溟指腹摩挲,眼神透着审视,“真是神兽。”

    苏九也在暗暗地关注远处。

    拥有神兽血脉的最大好处,就是可以感觉到其他神兽的异动。

    之前断定前方并非神兽,也正是因为这一点。

    在她感觉到异动的时候,青龙已经判断了对方的身份:“这气息有点像玄武,但又有点奇怪。”

    一道火光掠过,火凤蹲在墨无溟肩头,高冷的吐出一个字:“龟。”

    玄武是由龟与蛇组成的。

    青龙反应过来,“是哦,怪不得有点缺失。”

    祁绍走到苏九跟前:“那咱们现在要过去吗?”

    苏九眼底掠过坏笑,“这种场面没有咱们活跃气氛,多无趣啊。”

    混沌:“……”

    穷奇:“……”

    这群人可真惨!

    不等他们俩再感叹,祁绍和谢忱抬手把它们俩收进了灵兽空间里。

    混沌咒骂:“卧槽!大傻叉!前方有好戏看呢,你把我收进来干嘛!”

    穷奇也骂:“混蛋玩意,你干嘛?是不是报复啊?”

    任凭俩个怎么咒骂,谢忱和祁绍也没吱声。

    别问,问就是神识关闭了。

    一行四人,两前两后。

    祁绍忽然扭头看了看:“你看见大喇叭和泥腿子了吗?”

    谢忱回眸看了一眼:“……大概是趁乱跑了吧。”

    刚才很乱,的确是逃跑的好时机。

    祁绍挠了挠脖子,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他们俩不会逃走。

    他摇了摇头,不再多想:“那走吧。”

    四个人朝着人群聚集的地方走去。

    大喇叭和泥腿子是在队伍停下的时候,被人从后面拖进树林里的。

    四个猎手,死死地将他们摁在地上。

    直到不远处的队伍散开,以及苏九他们离开。

    虎背熊腰的男人才开口询问:“那个白衣少年,就是猎杀十几波猎手的那小子吧?”

    大喇叭脸被压在地上,嘴巴刚被松开,就低吼道:“你们想干嘛?我们尊上不会放过你们的!”

    “嘿!你们尊上……”

    男人揪住他的领口,将他提起来,用力摁在树上,“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他就不是你的尊上了!走,前面带路!”

    大喇叭绷着脸,“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装什么英雄好汉呢?”

    男人推了他一把,一脚踹在他屁股上,“再不带路,我剁了你。”

    大喇叭磨着牙,恶狠狠地道:“就算我带路,你们过去也是死路一条!”

    “少他娘的废话!”

    男人用匕首的把柄,杵了一下他的后背。

    泥腿子挺有骨气的,脑袋往前一伸:“有本事就杀,我们猎手讲的就是义气!”

    男人像是听见了笑话一样,“哈哈,义气?你别以为老子不知道,前面猎手老窝被端,就是你们俩叛徒带的路!”

    泥腿子和大喇叭面色一滞,同时噎住了。

    “行了,老子不跟你们废话。”

    男人朝着兄弟们使了使眼色,后面一大批猎手,浩浩荡荡的。

    大喇叭和泥腿子心里有些怵得慌。

    不过想想苏九的手段,以及刚才的两个凶兽。

    两人稍微定了定心。

    在猎手们往前走的时候,苏九他们抵达了人群。

    众人围在一起,还是那个山洞外面的空地。

    洞口的尸首,以及满地的鲜血,都没能阻止他们的张望。

    山洞的上面,浮起一个龟壳模样的东西,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点点的变得鲜活。

    而随着它变鲜活的同时,山洞顶部的碎石头,不停地滑落。

    众人一边后退,一边喊:“再退再退!”

    “我去,看着形状,这是神兽玄武啊!”

    “可惜只有一部分,不太完整!”

    可见尽管不是完整的玄武,也足够令人兴奋了。

    众人眼底流露出来的贪婪地光芒。

    没有人不想得到的!

    “唔……唔……”

    诸葛红姝忽然抱住脑袋,疼得发出呻吟。

    皇甫葬月一个箭步上前,“怎么了?”

    诸葛红姝忽地抬起头,眼神有些发红:“头疼,有东西在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