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3章 不像神兽

    就在一行人往湖中心的山里赶得时候,并没有发现湖水的另一边涌过来大批人。

    借着浅淡的月光可以看出对方强壮的身材,以及黝黑的皮肤。

    成群结队的猎手。

    *

    山间,枝繁叶茂遮住了月光。

    众人的视线像是被蒙了一层纱,影影绰绰。

    由于不确定山里的情况,也没人敢擅自点火查看。

    在完全不熟悉的环境及可能有神兽诞生的情况下,他们只能尽可能的谨小慎微。

    山间无比的安静,就连在湖外经常听到的鸟叫声都没有。

    寂静的令人感到不安。

    “这里有血迹……”

    忽然传来一声惊呼。

    众人脚步骤然停下。

    皇甫云阙忙走到护卫身边蹲下,指尖在血迹上捻了捻,黏稠带着腥臭。

    他摇头,压着声:“不是人类的。”

    不是人类的血迹,那就是魔兽的!

    众人瞬间变得更加警惕起来。

    毕竟任何纰漏都有可能葬送性命啊!

    小骡子抓着熊虎的袖口,有些害怕:“熊虎大哥,会不会又是跟那些大鱼一样的魔兽吧?”

    此话一出,本来就害怕的人更加慌张了。

    熊虎连忙瞪了他一眼,“别胡说,真是魔兽的话,不可能没动静的!”

    “……”

    众人不语。

    紧张的气氛,却像是铁链锁住了喉咙,令人觉得窒息。

    “皇甫哥哥……”

    梦呓声自皇甫葬月怀里传出。

    在安静的环境里显得格外清晰。

    众人不禁侧目。

    诸葛红姝长睫轻颤,看不清楚抱着她的人是谁,却能从对方的身上的气味嗅出来。

    她贪恋对方熟悉的怀抱,又憎恨自己的贪恋,只能佯装不知道。

    皇甫葬月抿了抿唇,并未刻意隐瞒:“你醒了?”

    诸葛红姝眼底掠过一丝失望。

    为什么不一直骗下去……

    她压下眼底情绪,挣扎着从她怀中下来,“你没事啊。”

    皇甫葬月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诸葛红姝朝着人影看去,“皇甫哥哥呢?”

    这句话让熊虎那一行人都挺惊讶的。

    她不是一直都在她皇甫哥哥怀里吗?

    还要找谁?

    皇甫云阙倒是挺自觉的,走到对方跟前,“红姝,你醒了?”

    诸葛红姝攥了攥手,靠近他身边,扯住他的袖口。

    那是一种极度不安表现出来的依赖。

    皇甫云阙无奈的叹了口气,压着声:“大家继续赶路。”

    除了两家护卫与知情人士之外,都是揣着一肚子疑问。

    小骡子走在后面,又扯了扯熊虎的袖口,“熊虎大哥,你说……这个皇甫家,是不是四龙那个皇甫家啊?”

    突兀的询问,让熊虎陷入愣怔。

    他们都是小人物,没机会见大人物。

    还真不知道皇甫家的人长什么样子!

    熊虎挠了挠额头,皱着脸:“这……不能吧?之前不是有个皇甫家主吗?四龙家族的家主,那么尊贵的人,怎么可能会亲自过来?估计是同姓的家族。别多想。”

    小骡子也皱着脸,继续问:“那也不见得,之前被打的第五瀛,不就是第五家族的人吗?”

    熊虎像是找到了证据,信誓旦旦的:“欸!那是第五瀛的话,更加证明了这个皇甫家并非那个皇甫家,要不然他一个第五家的少爷,怎么敢对皇甫家主他们无礼呢?辈分你懂不懂?无知!”

    小骡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可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到底是一些小人物,不知道四龙家族的内部变化!

    祁绍听见他们俩在窃窃私语,就凑了过去:“喂,你俩瞎嘀咕什么呢?”

    小骡子扭头,“哦,我在跟我熊虎大哥讨论皇甫家的问题。”

    祁绍不解:“皇甫家怎么了?”

    小骡子神秘兮兮的靠近他:“你不知道四龙吗?我以为这个皇甫家是四龙的皇甫家,然后……”

    祁绍直接打断了他:“对啊,他们是四龙的皇甫家啊。”

    “……”

    “……”

    小骡子和熊虎猛地停下。

    小骡子扭头,嗓子都破音了:“四龙的皇甫家?——!”

    不仅仅是他,那一行人都停了下来。

    尽管是黑夜,那一抹震惊之色却能清晰地表达出来。

    祁绍狐疑的挠了挠头,“干嘛这么惊讶,难道你们不知道吗?”边说便咂了咂嘴:“原来皇甫云阙的名声这么不响亮,居然都没人认识!比起我们冥大差远了!”

    皇甫云阙:“……”无言以对。

    从前他不论在哪里出现都会被人认出来,自从遇到苏九之后,他发现自己成了大街上到处都有的萝卜,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熊虎抹了一把冷汗,拽了小骡子一把,“大惊小怪什么?也不怕把魔兽给招过来!”

    众人原本放松的神经,再度因为他这句话,陷入了紧绷之中。

    屏住呼吸,四下观察,还是很平静。

    这个地方到处都是枝叶,风吹一下也会发出细微的动静。

    明显这种平静已经不正常了!

    皇甫云阙心下有些不安,“父亲他们有危险!快走!”

    一行人加快了步伐,丝毫不敢停顿。

    苏九看向深黑的前路,眸光微敛,“很重的血腥味。”

    墨无溟深邃的眼神,也凝视着前方:“不像神兽。”

    苏九不置可否。

    两人都拥有神兽,能感知到神兽的气息。

    至少前方传来的血腥味,透着浓烈的残暴。

    *

    火把照亮的地方,聚集着四龙家族的人。

    此时他们正围着一个山洞入口。

    山洞外面血迹斑斑,有许多魔兽尸首。

    从痕迹上来看,山洞里绝对是有一个巨厉害的兽类的。

    至于是魔兽还是神兽就不得而知了。

    皇甫权与诸葛博站在一起,第五瀛与独孤七甸站一起。

    单单从站位就能看出来,这四家是分两个派别的。

    独孤七甸手里拎着剑,上面滴着血迹,笑着开口:“两位家主如此高龄还要来访幽灵谷,实在是辛苦辛苦,你是说吧?第五兄?”

    他等着第五瀛跟他一唱一和,谁知道对方却没回应。

    独孤七甸挑眉,想起白日第五瀛吃亏的事,眼底不由露出一抹暗爽。

    事实上他早就带人来到了湖边,也发现湖里的东西,但他没有解决的办法,所以带着手下藏起来了。

    因为他坚信,他解决不了的事,总会有其他人能解决的。

    老天爷没让他白等,还真叫他等到了,并且快速捡了漏。

    只是可惜了,他第一个赶过来,却没有见到神兽的模样!

    皇甫权和诸葛博会留给第五瀛几分薄面,完全是因为第五家隐隐盖过他们两家一头。

    而他独孤家算什么?不过与他们堪堪称齐罢了!

    所以两人很不客气的回击了句。

    皇甫权:“本家主一步一步的走,自然是辛苦,比不了那些偷奸耍滑的猫鼠之辈。”

    诸葛博:“可不是嘛,年纪轻轻,不知道的还以为手脚断绝,只会偷别人的东西。”

    独孤七甸脸色青黑,却又无法直面的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