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0章 太丑,不要

    “葬月!”

    “小月!”

    皇甫权和皇甫云阙回头就看见这么一个画面,当即失声大喊。

    魔兽的力道又岂是人类可以随便抵抗的。

    尽管皇甫葬月动作敏捷,却还是被砸中了半边身体。

    砰!

    一声闷响。

    强劲的力道直接将她击飞,“扑通”掉进水中。

    “大家小心!”

    “水里游魔兽,有魔兽啊!”

    “后退后退!快上岸,上岸啊!”

    众人脸色惨白,惊慌失措的后退。

    什么叫慌中出错,大概就是眼下的场景了。

    一群人快速往后面退,但不是每个人反应都那么快。

    因此就导致了一些人仓促之间就掉进了水中。

    魔兽在水里,下面的黑影笼罩了一大片,掉进水了意味着什么,大家心知肚明。

    一时之间,场面混乱极了。

    哭喊鬼叫简直了。

    原本他们安静着爬上来或许也没什么,偏偏这种尖叫声刺激到了魔兽。

    魔兽都顾不得去水里找皇甫葬月了,扭头冲到掉到水里的人群离去。

    长着大嘴,吭哧吭哧,连续吞进嘴里三个人。

    咯吱咯吱的咀嚼声,鲜血顺着它的大嘴往下流淌。

    有些浮在水面的人,淋了一头的血水,甚至夹杂着内脏。

    血腥味充斥在鼻息间,令人感觉到一阵阵的恶心。

    而另一边,皇甫云阙已经快速跳进了水里。

    诸葛红姝白着脸,整个人都在发抖:“爹,快救救她,快救救她……”

    对于皇甫葬月救人的行为,诸葛博还是非常震动的,已经让两个护卫下去救人了。

    他吐了一口气,安抚旁边的女儿:“她不会有事的,皇甫云阙也下去找她了,你跟爹先过去等,在这里太危险了。”

    他拉着诸葛红姝的手腕,便往继续往前走。

    诸葛红姝却是一动不动,低着头掉眼泪。

    诸葛博闭了闭眼,心下很是烦闷,也没有再强行拉她走了。

    皇甫权在旁边催促道:“咱们先过去?”

    这次谁得到神兽非同小可,他们俩不能因为这些事被绊住了脚步。

    诸葛博无声点头,留下几个护卫叮嘱了一番,就跟皇甫权急匆匆的离开。

    熊虎在后面,伸手去拉掉进水里的同伴,连续拉上来三个,却被第三个恶意推到了水里,他甚至低骂了一声:“妈的!别挡着路!就因为你们都在这挤着,所以咱们才上不来!”

    说完,横冲直撞,回头往岸上跑。

    被拉上来的另外两个,也是转身就走,看都不看刚刚救他们,反而被推进水里的熊虎。

    小骡子跟熊虎离得近,看到这种情况,破口大骂了起来:“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东西!熊虎大哥……快把手给我啊!”

    他伸出手,正要去拉熊虎的时候,水里的人尖叫起来:“啊啊啊……快点救我……魔兽来了魔兽来了……”

    “救命啊,救命啊!”

    水里还染着红色,鲜血黏稠的触感缠绕在心头。

    他们仿佛看见了自己被魔兽嚼成渣的画面,惊恐几乎把他们淹没了。

    噗嗤!

    长剑割破血肉的动静。

    哗啦啦——

    魔兽鬼叫一声,一跃而起,从旁边魔兽的尸体飞过去,而后噗咚,钻进水里。

    也在跃起的刹那,众人才发现,它的肚子上插着两把剑。

    皇甫葬月和皇甫云阙沉入水中,在它肚子上捅了两刀。

    随着它跃起的动作,两人快速拔出剑,趁机落在其他魔兽尸体上。

    两人单膝跪地,不停地喘着气,可见在水里憋得挺厉害的。

    看见两人出来,诸葛红姝连忙擦了擦眼泪,脱口道:“皇甫……哥哥,你们俩没事吧?”

    皇甫葬月和皇甫云阙同时开头,递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

    诸葛红姝却是不敢看皇甫葬月,而是朝着皇甫云阙点点头。

    皇甫葬月吐了一口气,也没在这上面几计较,对旁边的人道:“你带红姝先走,这里我会处理的。”

    皇甫云阙眉头拧起,语气挺不悦的:“我堂堂男子汉,如何能将这么危险的事情交给你?”

    皇甫葬月瞥了眼他手臂的伤口,那眼神仿佛在说“男子汉又如何?还不是受伤了?”

    皇甫云阙面容一僵,这道伤口是刚才在潜水的时候,刮到了其他魔兽的牙齿。

    他绷着脸:“总之,你带她先走。”

    皇甫葬月一动不动。

    就在他们两人僵持之际,一道弧度在湖面划过。

    噗咚!

    物种落水声,直接砸到魔兽钻进水中的位置。

    “啊啊啊……救命啊——”

    男人惊恐大喊起来。

    魔兽在水底张开大嘴,直接将他咬成两截。

    众人浑身僵硬,纷纷回头看向岸边。

    因为男人刚才飞出去的方向,就是在那边。

    趁着空挡把熊虎拉上来的小骡子,也错愕的回头。

    刚才那男人是被熊虎大哥救上来的……

    岸边,火堆噼里啪啦的燃烧着。

    少年一袭白衣被火堆照的微微泛红,他抄着双手,动作缓慢地收回脚。

    很明显,刚才那个人就是他踹出去的。

    而他也并没有隐瞒的打算,且淡淡地道:“我在帮他回到原位,大家不要用救世主的眼神看着我,有点不好意思。”

    “……”

    众人一脸黑线。

    能不能要点脸啊?

    谁他娘的把你当救世主了?

    看你跟阎王爷是一家子还差不多!

    不过这件事的确是那个男人的错,他们也都没说什么。

    退一万步说,就算不是那个男人的错,他们也不会说什么,因为没有损害到他们的利益。

    只是经过这一脚踹出去,众人上岸也不敢推推搡搡了。

    有秩序之后,上岸都不挤了。

    苏九站在岸边,视线落在了水里魔兽尸体上,以及那个水下隐隐约约的黑影。

    以隐隐的面积来看,从岸边到对面,占据了大概一半,但是它是横在湖水里的。

    这玩意不解决掉,只怕不可能轻易过去了。

    “我去杀了它。”

    墨无溟面容冷峻,转了转紫阳剑,便要跳到魔兽尸体上去。

    苏九侧目,忽地问道:“你能把它收了当坐骑吗?”

    墨无溟看了几秒,皱眉:“太丑了,不要。”

    这简直是意料之外的答案。

    苏九额角滑下一排黑线,“我要!”

    把青龙从袖口拽出来,脚尖一点,跳到魔兽尸体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