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9章 斗魔兽

    掉进水里的两只魔兽,形如赤豹,长着五条尾巴,声音尖锐无比。

    在水中扑腾着,就要爬上岸。

    哗啦——

    巨物传出水面的声音。

    由于火堆燃烧旺盛,可以清楚的周围的情况。

    水里的东西露出的真实面目,那是一个拥有鱼身长着飞翼的魔兽,声音婉转低吟。

    它有一张巨大的嘴巴,竟然与身体齐宽。

    此刻,它正长着大嘴,露出满嘴的利齿,要将掉进水里的魔兽咬死。

    魔兽甩着五条尾巴,在水中挣扎着,更像是朝着岸边求救。

    被火堆吸引过来的魔兽们,下意识的在周围寻找人类的踪迹,却不曾发现。

    此时听见同类的呼唤,便纷纷看了过去。

    “吼——”

    一群魔兽双眼发红,扑通扑通跳进水中。

    这已经不是那两只魔兽自己的事情了,这是陆地魔兽与水里魔兽的战争!

    随着这些魔兽如水,水面再次掀起波澜。

    火光能找到的湖面,缓缓地浮起黑影,一个挨着一个,全部都是拥有鱼身飞翼的魔兽。

    大约有四五十个。

    众人瞪大双眼,后脊发凉。

    他们不敢想象,如果没有发现第一只魔兽,乘坐木筏会变成哪种惨状!

    包括第五瀛也是脸色泛白,额角渗出一层冷汗。

    湖水被搅动的不成样子,耳边皆是魔兽的低吼与撕咬的声音。

    夜,挺黑的。

    众人的眼睛却是明亮亮的,没有半点的睡意。

    这一场厮杀持续了半个时辰之久。

    水花渐渐地变小了,魔兽倒得到处都是。

    这一场战争双方死伤惨重,都没有讨到好处,

    皇甫权抹了一把冷汗,“幸亏那小兄弟机灵,想到这个法子,要不然……”

    不敢想。

    诸葛博也点头附和,“是啊,没想到水里居然藏了那么多。你说……独孤家的人会不会……”

    皇甫权嘁了一声,“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我倒是希望怎么样了。”

    诸葛博:“……倒也是。”

    两人正聊着,前面忽然传来动静。

    “快!冲过去——”

    正对着湖水的方向,冲进来一大队人,从衣服上看的话有好几拨,并不是同一个队伍的。

    两人眯起看着,认出来有一行人是他们刚才嘴里讨论的独孤家的,顿时脸黑了。

    他们设好陷阱,把水里的魔兽解决了,他们出来捡便宜?

    妈的。

    两人愤怒而起:“赶紧走!”

    一声令下,众人本来是情绪紧绷的状态,立马从侧面树林冲了出去。

    皇甫葬月手拿佩剑,立于皇甫权身侧,谁知皇甫云阙也在他旁边。

    她皱起眉:“不是让你去照顾……”

    皇甫云阙直接打断了她:“要去你自己去!”

    看也不看他,走在皇甫权的身边。

    皇甫葬月脸色微黑,看了一眼走在侧面的诸葛父女俩。

    像是察觉到她的视线,诸葛博将女儿往旁边拉了拉,挡在了两人之间。

    诸葛红姝眼神闪了闪,强迫自己不要走神,紧跟在父亲身侧。

    两家都有护卫,倒也挺安全的。

    皇甫葬月握着剑,终究是没有移步。

    跟在两家人后面的还有熊虎他们一行人,虽然他们不是世家子弟,对于魔兽期望,也不小。

    一群人冲出去之后,唯有苏九他们还在后面。

    慢悠悠的。

    大喇叭和泥腿子看着前方,挺奇怪的。

    他们俩一致认为,以他们恩公的实力,在这幽灵谷混,实在是太屈才了。

    就该出大放光彩!

    大喇叭:“恩公,你们不着急吗?听说这次有神兽呢?”

    泥腿子:“恩公,当猎手没有前途,你还是去把神兽给收掉吧。”

    祁绍斜眼看他们俩:“又不是过了湖,就能拿到神兽,急什么啊。”

    谢忱赞同点头。

    他们俩的佛性已经被苏九养出来了。

    不该操的心不操。

    该干的时候往死里干就完了。

    墨无溟单手负背,看向前方的眼神,深邃而晦暗。

    苏九淡淡的问:“你来这是为了独孤家吗?”

    墨无溟:“……是吧。”

    他哪能说自己来这是因为要搞皇甫云阙呢。

    苏九将信将疑的看了他一眼,倒也没有多问。

    就在他们慢吞吞走的时候,皇甫权和诸葛博已经赶到了湖边。

    独孤家的人走在最前面,他们是踩着水里的魔兽尸体往对面的山里走的。

    别说,这几十头魔兽一个挨着一个,还真是极好的踏脚石。

    皇甫权跟诸葛博不敢迟疑,连忙跳到魔兽身上,快速往对面跑。

    魔兽的体积够大,承受能力也大,多人踩在上面,也没有晃动。

    “滚开——”

    第五瀛怒骂一声,手里的匕首朝着挡住他前路的人,噗嗤噗嗤就是两刀。

    一如既往的暴戾行径。

    尸体被他丢进水里,鲜血缓缓地溢开。

    吓得其他人离他远远的,都不敢跟他同路。

    就在众人急匆匆的往前敢的时候,没有人发现尸体缓缓地被拽进水里。

    咕嘟嘟——

    水面泛起血色的泡泡。

    魔兽尸体下面出现一个黑影,几乎是其他魔兽的几倍大。

    在水里,不细看根本注意不到,还以为灯火照出的阴影。

    众人毫无所觉。

    诸葛博拉着诸葛红姝,快速的往前跑,就在他们跃起的刹那,脚下的魔兽尸体忽然一震。

    两人身体一歪,就往水里栽了下去。

    皇甫权与他走的不是一个魔兽,从另一边擦过了。

    皇甫葬月本就故意在后面,发现情况不对,脚尖一点,飞越了过去。

    她一把抓住诸葛红姝的手腕,却听见她喊道:“不要管我!救我爹——”

    皇甫葬月呼吸一滞,哪里肯放开她的手。

    只见,她另一只手抓住诸葛博,趁着力道还在,将两人朝着前面的魔兽甩出去。

    诸葛红姝双目微睁:“皇甫哥哥——”

    诸葛博震惊的低吼:“皇甫葬月!”

    两人却已经飞到前面,落在了魔兽身上。

    皇甫葬月朝着水中坠落,顺手拔出腰间佩剑,朝着下方刺去。

    而在水下,谁也没想到,居然会是一张满是利齿的嘴巴,舌头抵着上颚,准备将皇甫葬月给吞掉。

    长剑入水。

    哐当!

    一声磕碰的响声。

    卡在了魔兽的牙齿缝里。

    皇甫葬月身手敏捷,抓着剑柄,身体扭转,踢中魔兽的上颚。

    哗啦——

    魔兽忽然在水中扑飞起翅膀,朝着面前的皇甫葬月扇过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