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6章 水里的东西

    旁边留守的两个护卫见状,立马自觉的冲了过去。

    墨无溟缓缓地直起身子,将苏九搂进怀中,侧目看去。

    他的目光是毒蛇的黏液,冰冷的在两个护卫脸上淌过。

    一股阴气从脚底板渗出来,两个护卫毛骨悚然的倒退两步。

    第五瀛见状,一脚将他踹开:“滚!”

    护卫跌坐地上,冷汗顺着额头往下流淌。

    那一瞬间的战栗,让他双腿都有些发软了。

    第五瀛冲上前,伸手就抓住了墨无溟的领口,暴戾道:“狗杂种,就凭你也敢——”

    咯噔一下,没声了。

    男人沉黑的眼眸覆盖着薄冰,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一句话也没说。

    而他这张脸,却是他这两个月来,恨不得将碎尸万段的主!

    第五瀛额角狂跳,倏地缩回手,“你……你是……”

    似是才认出他一般,墨无溟勾起唇角:“你还活着啊。”

    一句话,肯定了他的猜测。

    第五瀛猛地倒退三步,脸色微微有些白。

    明明伤口已经好了,现在却又隐隐有些泛疼。

    这大概就是心理阴影吧。

    当时的事情发生的太快了,对方上来就是一脚,完全是碾压式的。

    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甚至于实力。

    第五瀛吞了吞口水,有些艰难,“你……你怎么会在这?”

    同样被淋到的不是只有他一个,皇甫权和诸葛博就在他的另一边。

    只不过水墙的范围有限,刚刚好到他们俩那边,就只溅了一点点。

    两人先是抖着身上水渍,再去看的苏九跟墨无溟。

    两人暧昧的互动,让他们俩震惊不已。

    虽然大陆传言不少,但到底没有亲眼所见。

    之前他们走在前面,也没看见后面的这些。

    就在两人震惊的时候,第五瀛的护卫怒冲冲过去了,包括第五瀛。

    现下墨无溟现在没有元气,双方对峙的话,从人数上,就是要吃亏的。

    第五家已经有独大的态势,他们需要拉不同的势力作为退路,墨无溟是最合适的人选。

    皇甫权和诸葛博想都不用想,就准备去帮墨无溟。

    只是他们俩还没走到跟前,就看见第五瀛像是见鬼一样,往后退了两步。

    皇甫权/诸葛博:“……”什么情况?

    两人对视一眼,满是茫然。

    彼时,第五瀛已经在短暂的惊慌之中稳住了心神,站直身子,吐了一口气,阴鸷的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呵呵呵……”

    突然就阴笑起来了。

    现在是在幽灵谷,双方都没有元气,拼的是人多。

    他往后面瞥了一眼,三队人,皇甫家的护卫队,诸葛家的护卫队,还有一群没有家族的歪瓜裂枣。

    第五瀛差点就笑出声了。

    他抱着胳膊,拿出威严,看的出来,他想要从气势上压倒对方。

    然而,墨无溟明明与他同样站着,却给人一种高高在上俯视他的感觉。

    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

    从头到尾,他就只说了一句话,却把第五瀛秒成了渣。

    皇甫权和诸葛博在后面看的暗暗心惊。

    第五瀛阴沉着脸,死死地盯着他,眼底充满了杀意。

    他在等,等他的护卫回来,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

    他却不知道,自己身边两个护卫,到现在腿还抖,沉浸在那恐怖眼神里,无法自拔。

    皇甫权和诸葛博走了过去。

    皇甫权问:“两位认识?”

    他没直接戳破墨无溟的身份,也是不确定对方到底认不认识墨无溟。

    虽然他目前在一虫的成就不错,但要是第五瀛运用第五家的势力去打压他的话,只怕他会成一闪而过的流星。

    短暂的辉煌,就结束了。

    小心一点,总是没错的。

    第五瀛听见他的话,自然听出了异样:“皇甫家主认识他?那你可知他是谁?”

    恨与怒也掩饰不住他眼底的探知欲。

    皇甫权了然的点头,他不知道墨无溟的身份。

    可是这就奇怪了,他既然不认识墨无溟,怎么会与他结仇呢?

    皇甫权压着疑惑,淡淡的道:“这位墨公子是小女的朋友。”

    没有得到理想的答案,第五瀛表情有些难看,察觉出来对方这是在维护这个男人。

    他眯起眼,似警告一般道:“皇甫家主,在中东这一片地方,只要我第五家想要查的人,就没有查不到的。”

    身为家主的皇甫权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就算第五家略微高了皇甫家那么一点,也不是他一个晚辈能够威胁的。

    他露出笑脸,平淡的反问:“敢问四龙家族谁家没有这个能力呢?”

    不提皇甫家,而是四龙。

    第五瀛连反驳的话茬都找不到,他压着怒火,无处发泄。

    瞥见了旁边的护卫,愤怒之下,一脚将他踹进湖水里。

    扑通!

    护卫被踹进去,就喝了一口水。

    都不等他浮出水面。

    哗啦——

    水花掀起,庞然大物再现。

    它嘴里长满了利齿,咯吱一口,就将掉进水里的护卫,拦腰咬断!

    鲜红的血,从水中翻滚出来,泛起咕嘟嘟的红色水泡。

    庞然大物,再次沉入水底。

    “……”

    岸边一片死寂。

    皇甫权和诸葛博面色发愣,扭头就喊:“不用准备木筏了!”

    砍树的众人全部顿住。

    诸葛红姝快步跑过来,“爹爹,怎么了?”

    诸葛博拉着她,离开岸边,“水里有东西。”

    众人闻声抬头。

    水里有东西?

    有什么东西啊?

    众人好奇的走过去,还能看见淡淡的红色水面。

    单看的话,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可偏偏红水里面翻出破烂的衣服。

    而这些衣服,分明就跟第五家护卫身上的一样。

    答案不言而喻。

    众人赶紧往后退。

    诸葛博拧着眉头,看向湖水包围的山:“这样的话,我们还怎么进去?”

    皇甫权背着手,离开了岸边,来回走动。

    显然也是在愁,不能用木筏,怎么过去?

    一众人就这么停滞了。

    祁绍和谢忱从人群后面跑到苏九身侧:“九哥,什么东西啊?”

    苏九看的也不真切,“一个通体发黑东西,可能是魔兽吧。”

    “啊?那我们现在走不了了?不能把它打死吗?”

    “在水里,不好打。”

    不好打,而不是不能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