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5章 野狗乱叫,有什么好听的

    当然,有一个比他更难受的,就是旁边的皇甫云阙。

    由于他们俩都是咬着耳朵说话的,皇甫云阙听得不真切,只是看着他们靠近,干着急。

    等他看到两人表情不太对劲,以及墨无溟从她袖口滑出来的手之后,一个心犹如热油火烧。

    他怎么的都没有想到两人居然到了这种亲近的地步!

    会不会他们已经……

    皇甫云阙摇了摇头,不让自己把情况想的更糟糕,这墙角还得继续撬呢。

    如果说皇甫云阙是难受的话,那么跟在苏九他们身后的熊虎一行人,就是五雷轰顶了。

    因为他们刚才看到那玄衣男子,居然去舔了苏九的脖子,而且极其暧昧的那种!

    队伍里的小骡子靠近熊虎:“这……不对劲啊!这俩人怕不是……”

    “别胡说!”

    熊虎差点跳脚,显然是自己也吓到了,却还在憋着。

    这会听到其他人这么一说,就有点反应过度了。

    “那,亲兄弟之间,你没看他俩不一样大吗?哥哥比弟弟高,可能是从小带到大的,习惯了这么亲!你们可别再败坏小兄弟名声了!”

    熊虎一股气的说完,也不知道是说服自己,还是说服其他人的。

    但是他这一套理论吧,猛地那么一听,好像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但是仔细一想,就站不稳脚了。

    你家弟弟十几岁了能挂在你身上,还给你舔他的脖子?

    鬼信啊!

    不信归不信,也没人敢逼逼。

    对方一大群人,得罪了也没好果子吃。

    一行人就在这种古古怪怪的气氛之中继续赶路。

    幽灵谷的中心地段并不大,很快就到了地点。

    任谁也没有想到,幽灵谷中心位置,居然立着一座山。

    山的周围被一片湖水包围着,没有桥,没有船。

    众人有些懵逼。

    要是有元气的话,他们骑着飞行坐骑就过去了。

    可这会没有元气啊!

    周围什么都不多,就是树木成群。

    眼下唯一的办法,那就是做木筏了。

    率先到达的第五瀛,已经果断的让护卫去伐木了。

    他立在湖边,听到了后面的动静,斜眼看过去,挺猖狂的:“哟,原来是皇甫家与诸葛两位家主啊!”

    语气没什么礼貌,也没转身。

    按理说,在皇甫权和诸葛博的面前,他是晚辈。

    可偏偏第五家主基本上都把第五家交给他打理了,他就觉得自己与对方是同样的地位了。

    皇甫权和诸葛博心里不悦,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四龙之间表面上的和谐,还是需要维持的。

    第五瀛修为高,目空一切,那也是从小就这德行的。

    两人朝着他点了点头。

    皇甫权:“第五家主对第五少爷真是器重啊。”

    诸葛博:“呵呵,以后第五家全靠你撑起了。”

    老狐狸就算说话别有深意,也能在语气及表情上,表现出十二万分的真诚出来。

    第五瀛高抬下巴,“哈哈哈,多谢两位家主看中,晚辈一定会让第五家更上一层楼的。”

    四龙里面,第五家原本就略微比其他世家都要高一点。

    若是再要高一点的话,岂不是要把其他三龙踩在脚底下了?

    皇甫权和诸葛博对视一眼,还是什么都没说。

    两人看着湖面,果断的对着后面的护卫道:“即刻做木筏!”

    将近一百多人,都分散开,去做木筏了。

    苏九看向前方的湖水,抬抬下巴:“过去看看?”

    她刚想从墨无溟怀里下来,他就已经抱着她往湖边走去了。

    苏九靠在他脑袋上,有些哭笑不得:“你不累啊?”

    像是为了证明自己不累,墨无溟将她在怀中颠了颠,“你的体重,还不至于让我累。若是在这湖里大战三百回合,也是可以的。”

    意有所指的道。

    苏九:“……”

    完了。

    狗男人被歪了。

    一言不合就开车!

    哗啦。

    细微的水声传出。

    苏九耳廓微动,侧目看去。

    除了湖面荡开淡淡的波纹,什么都没有。

    墨无溟也听见了动静,扭头,视线落在湖面上。

    苏九笃定的道:“有东西。”

    墨无溟无声点头。

    两人的对话,引起了第五瀛的注意:“嘁,老子在这看了半天都没看到东西,显得你们长眼睛了?”

    苏九不认识他,也没搭理他。

    她从墨无溟怀中下来,弯腰捡了一块石头,扔进去。

    嘭咚!

    水花溅起。

    哗一下!

    一个庞然大物窜起,掀起一道水墙,又迅速的钻进水里。

    哗啦啦的水声,就这么浇到了岸边的人身上。

    墨无溟下意识伸手,将苏九护在身后,淋得全身湿透。

    苏九被他挡了一下,只有发梢淋了一点水。

    其他人就比较惨了。

    比如说一直站在岸边的第五瀛,从头浇下来,透心凉。

    没有元气,就是想跑怕不掉。

    苏九拿出手帕,“抱歉,失误。”

    她是真没想到能出来这么大个东西!

    墨无溟弯着腰,打趣道:“下刀子,我都心甘情愿。”

    苏九被他这话给逗笑了,边擦边道:“我要真的对你下刀子,那肯定是你移情别恋了。”

    墨无溟闭上一只眼,让她擦拭,另一只眼看着她:“永远都不可能。”

    他的答案,永远都是这么果断,没有半点停顿。

    苏九红唇面抿着笑,故意将手帕在他脸上使劲擦了擦。

    两人在这边,打情骂俏。

    旁边的第五瀛头顶都在冒火了。

    他撸了一把脸上的水渍,愤怒的转过头。

    墨无溟面朝着苏九,弯着腰,正在让她擦水

    第五瀛没看见他长相,气急败坏的低吼:“你们两个狗杂碎干的好事!”

    墨无溟闭着眼睛,双眉竖起,却有一根手指在他眉心摁了摁,“野狗乱叫,有什么好听的。”

    清冷的声音,不遮不掩。

    完全就是故意说给对方听得。

    墨无溟眉头舒展,缓缓地睁开眼睛,漆黑的眼眸之中,倒映着对方那张美艳的脸庞。

    苏九擦了擦他耳边湿发,动作轻柔的不像话。

    第五瀛直接被无视了。

    他就这么看着两个男人,举止暧昧的模样,眼神逐渐阴鸷起来。

    “原来是一对死断袖!老子今天不弄死你们,都对不起你们!”

    咬牙切齿的声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