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4章他不像一个人,难道像一条狗

    他越想越气:“妈的!老子要回去弄死那个老不死的!”

    武者忙抬手:“大少爷,不可!现在还是正事最重要!”

    第五瀛阴鸷的盯着来时的方向,语气透着浓浓的杀意:“这条路给老子记住了,回来就弄死那个死老头!”

    “是!少爷!”

    护卫们齐声回应。

    两个武者却没敢吱声。

    那老头知道前方有幻境,不是进来过就是幻境师。

    可那老头分明不是武者,所以答案更倾向于后者。

    试问,一个能在幽灵谷穿梭自如的幻境师,岂是泛泛之辈?

    恐怕,刚才的幻境就是对方给他们的教训!

    武者站起来,赔笑的走到第五瀛身边,“大少爷,我们还是继续赶路吧?”

    第五瀛面容阴沉,沉默的站起来,手落在腰间。

    武者转身,目视前方:“幽灵谷最中心的地段,进来过的人屈指可数,大家一定要小——”

    噗嗤!

    匕首捅进血肉的声音。

    “妈的,让你在老子耳边叽叽喳喳……”第五瀛一边骂着,一边面无表情的拔出匕首,又在对方后腰狠狠捅下去几刀,“没用的东西,就别在这里碍眼!”

    武者口吐鲜血,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剩下的武者吓得脸色惨白,双腿发抖。

    其他护卫只是面色平静的起身。

    他们早就习惯了自家少爷血腥的手段了,像这样的画面,他们也时常看到,并不觉得惊讶。

    第五瀛掏出手帕擦了擦手上的血迹,不急不缓的往前走去。

    一行人跟在他身后离开。

    诸葛博一行人就站在不远处,冷冷地看着第五瀛离开。

    皇甫权跟上来,便站在了他身边:“有这个第五瀛存在,咱们四龙迟早有一点要崩。”

    诸葛博没有反驳,而是颇为沉吟的:“不仅是第五家,还有独孤家,总是令人感到不安。”

    能在四龙地位屹立不倒,都是千年的老狐狸了。

    任何小动作,他们就算不能百分之百的确定,也是有依据的。

    两个家主没再多说什么,齐步往前走。

    按理说长辈在前走,后辈们都在后面跟着。

    但是诸葛博走的时候,就把诸葛红姝拉走了,那模样仿佛极其担心她跟后面的某个人有牵扯一样。

    皇甫权看在眼里,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后面的皇甫葬月,深邃的眼神,就没从诸葛红姝身上移开过。

    墨无溟抱着苏九,步伐很慢,并不着急跟上去。

    皇甫云阙厚着脸皮,就这么跟在他们俩旁边。

    祁绍抱着头,吐槽道:“你觉不觉得他像一个人?”

    谢忱眼皮一掀,反问:“他不像一个人,难道像一条狗?”

    祁绍脸一黑,扭头看他:“我是说他像颜花犯那二狗子。”

    “哦,那你直说啊,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谢忱抬着下巴,面无表情的回了句。

    这孙子又哪根筋不对了?

    祁绍一脸问号,胳膊肘拐他:“我昨天抢你人头,你生气了?咋这么小气呢!”

    谢忱冷冷的白了他一眼。

    冥大跟九哥腻味,他倒是找他了。

    当他解闷的啊?

    他抿着唇,往旁边横移一步:“一边去,别挨我。”

    祁绍被他这么幼稚的动作差点逗笑了,黏过去,用手肘故意撞了好几下:“我就挨你我就挨你,我就挨你!有种你咬我呀?”

    贱兮兮的挑衅。

    谢忱倏地扭头,眼神蓄满了浓稠的墨色,一抹红爬上耳后根。

    呃……

    祁绍秒怂,往后蹦跶了两步:“亲兄弟,你冷静点!”

    就在他以为谢忱要窜过的来锁他喉咙的时候,他扭头走了。

    步伐极快,就跟逃一样。

    祁绍:“……”

    这孙子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他有些忐忑不安的跟过去。

    他哪里知道,此时此刻谢忱,满脑子都是他刚才连续说的那句“我就挨你!”的同音“我就爱你!”这四个字。

    他觉得自己怕是疯掉了,才会把这四个字听错。

    可尽管是听错了,也抑制不住心底的那团不停燃烧的烈火。

    这才会心虚的跑掉!

    苏九手搭在墨无溟肩头,挑眉看着他们俩的互动:“祁绍这个大傻子,要是知道真相,会不会吓死?”

    墨无溟眸色认真的思考着:“会捅死谢忱吧。”

    苏九手扶下巴,挑了挑眉。

    祁绍是个不折不扣的直男,他把谢忱当成生死兄弟,就是随时都能为他死的交情。

    他要是知道谢忱揣着睡他的心思的话,想想以往的种种,他确实能捅谢忱十几二十刀了。

    这个回答算是人间真实。

    只是……

    苏九垂眸一笑,漫不经心的:“世上只有一种取向,那就是心之所向。”

    “心之所向。”

    墨无溟喃喃低语了句,微微抬头,与她对视:“若我是女子,你还会喜欢我吗?”

    “不会。”

    苏九回答的斩钉截铁。

    墨无溟的脸色瞬间就黑了。

    说好的心之所向呢?

    忽地,下巴被人挑了起来,耳边传来对方流氓般的调调:“我不会喜欢你,我会爱你。如果你是女子的话,你会见识到世界上最最最完美的……”

    她的手指下滑,在他胸膛画圈圈。

    这高速看的猝不及防。

    他闷了闷,声音低哑的贴在她耳边,“我最近又学了不少新的姿势。”

    温热的呼吸,湿热的舔抵。

    苏九呼吸一滞,燥的厉害。

    “咳咳!”

    她倏地扭头,避开他的动作,扯了扯领口,“呼……你这次是一个人来的?青颜呢?”

    直接转移话题。

    墨无溟掰回一城,坏坏的:“我的书看完了,让他多去找两本。”

    虽然很想骂人,但是……

    苏九摸了摸鼻子,扭头看他,挺认真的:“……有没有女人看的版本?”

    “那倒是没有,不过我可以言传身教。”墨无溟眉头高挑,搭在她腰间的手往上滑,顺着她宽大的袖口,缓缓地爬上去。

    苏九身体一颤,抓住他的手,“不用!”

    墨无溟用一种“那太可惜了”的眼神看着她,乖乖地把手放回她腰上。

    互相过招的结果,就是互相憋着火。

    苏九稍微好点,缓了缓就没事了。

    墨无溟就不是了,软香在怀,只能使得他更加的心猿意马。

    造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