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0章 变态

    一虫势力鱼龙混杂,时常会冒出一两个拔尖的,不过是昙花一现。

    不是他想要长久立足,便能立足的了的!

    皇甫云阙皮笑肉不笑的:“那么,我就祝贺冥王久存于一虫了!”

    讽刺意味十足。

    墨无溟像是听不出一般,从善如流:“承皇甫少爷吉言!”

    “……”

    皇甫云阙像是一拳头打中了棉花,憋闷的不行,只得加快步伐,快速往前走。

    皇甫葬月直视他的背影,眸光转深,垂下眼睑,看着怀中人话,声音挺轻:“刚才跟在我们后面那些人,跟了几个过去。你不担心吗?”

    单纯的好奇。

    墨无溟侧目,挺不解:“该担心的难道不是那些人吗?”

    皇甫葬月先是一愣,而后想起了女子一边踩着猎手后脊,一边打她后脑勺的画面。

    “……你家夫人很厉害。”

    “自然!”

    墨无溟骄傲的扬起下颚,漆黑的眼里带着自豪的笑意。

    皇甫葬月眼梢微抽,低头看着怀中的人儿,眸光温柔如水。

    如果有机会的话……她也要像墨无溟这样,时刻以她为傲。

    *

    离开后的苏九,并没有走多久,就遇到了“拦路狗”。

    不是旁人,正是之前的穆腾飞。

    他阴着脸,直接道:“你就是那个狗杂碎的女人吧?啧啧,长的倒是如花似玉啊。”

    苏九眯了眯眼,并不认识对方。

    跟墨无溟在一起的时候,她是最放松的时候,哪里会分神去留给一个路过的人浪费时间?

    祁绍和谢忱都认识,顿时脸色一沉。

    祁绍直接上前:“你是什么东西?再逼逼,老子打烂你的嘴!”

    穆腾飞没理他,一个小跟班而已。

    他凝视着苏九的脸,渐渐地爬上了色欲,哼了声:“把她给老子抓住!敢阴老子,老子玩死他的女人!”

    七八个护卫立刻上前。

    苏九抄着双手,靠在树边,“这几个,你们可以吧?”

    祁绍捋起袖口,“那当然!”

    谢忱没说话,已经利落的出手了。

    “草!你耍赖!”

    祁绍大骂一声,朝着最近的护卫动手。

    七八个护卫,在祁绍和谢忱面前哪里够看?

    三下五除二,把他们打的各个哭爹喊娘。

    穆腾飞都懵逼了。

    虽然他家护卫不是武者,但跟他们这些小跟班比起来,也不会差太远的啊!

    怎么就一眨眼的功夫,就被打的跪在地上,爬不起来了呢?

    “你刚刚说谁狗杂碎?”

    清冷的声音,缓缓地传出。

    苏九直起身子,漫不经心走过去。

    穆腾飞额角浮起一层冷汗:“你,你想干什么?我是穆溢的儿子!你们敢动我一根手指头试试看!”

    苏九挑起一边眉毛:“穆溢?不认识。不过我打算动动你的手指头,试试看。”

    “你敢!”

    穆腾飞怒瞪,袖口下的手微微攥拳。

    一个女人罢了,难道他还能打不过?

    苏九看着他眼珠滴溜溜转,猜出他打了歪主意,全然不惧的走过去:“敢不敢,断了你的手指头,你不就知道了。”

    穆腾飞脚尖在地上碾了碾,悄悄的侧身。

    他自以为自己做的挺隐秘的,殊不知在行家眼里,漏洞百出。

    苏九佯装不知,慢吞吞的抬起手。

    穆腾飞眼神一狠,快速侧身,伸手就抓苏九喉咙。

    他想的挺好的,自己侧身,对方打空,他就能轻松抓住对方。

    毕竟他速度快,她一个女人肯定反应不过来!

    然而,就在他伸手锁喉的时候,苏九的快速转移目标,精准的攥住他的手指。

    红唇勾起一抹邪笑,令人神魂颠倒。

    穆腾飞愣怔的手,手指传来的却是断骨的疼痛。

    只见,苏九另一只手拿出一把匕首,利落的砍断了他食指与拇指。

    “啊——”

    穆腾飞惊恐的大喊起来。

    苏九抬起脚,朝着他的肚子就是一脚。

    砰!

    狠狠的撞击在树上。

    穆腾飞喷了一口血,疼得脸色惨白。

    苏九弯下腰,将两根手指断指剁碎。

    彻底断绝他把手接回去的可能性。

    她的动作很缓慢,眼神直视着对方:“我叫苏九,欢迎你找我报仇哦。”

    祁绍:“……”

    谢忱:“……”

    见过搞事的,就是没见过搞事还自报大名,让人找她报仇的。

    而穆腾飞已经被苏九这番行为吓得抖如筛糠,裤子都湿掉了。

    他从小到大都没有遇到过这种疯子!

    苏九见他不言语,有些兴致缺缺:“没得玩了,走吧。”

    甩了甩手里的匕首,转身离开。

    祁绍和谢忱也走了。

    他们俩并没有要护卫的命,跟武者打还有挑战性。

    跟几个不能使用元气的普通人打,有点胜之不武。

    胖揍一顿就算了。

    他们刚一走,穆腾飞就吓得晕厥过去了。

    几个护卫捂着鼻青眼肿的脸,互相看了看。

    “……他们是武者吗?”

    “不是吧,他们力气不是特别大,诡异的是招式。”

    “对,还有那个女的,你们看……”

    一个护卫朝着地上的断指使了使眼色。

    碎肉里面夹杂着骨头,还有指甲盖。

    要不是他们亲眼所见,都不敢相信这是两根手指头。

    众人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最终得出一个结论:这个女人是变态,喜欢碎尸!

    以后遇到她一定要绕行,就两根手指都变态这样了,这要是一整具尸体呢?

    想都不敢想!

    *

    伸手不见五指的夜。

    苏九他们刚刚解决掉几个猎手,正好把东西搜刮干净,正准备走呢。

    不远处传来了对话:“听说最近出了个男扮女装的猎手,长的漂亮勾人,就是为了勾引武者中招!然后抢劫。”

    “知道了知道了,大家小心点,轮流守夜啊!”

    “行,上半夜我守,你们快去睡吧。

    苏九略微挑眉。

    这是她第二次听到这个消息,当然她并没有对号入座,认为那个男扮女装的人就是她自己。

    祁绍和谢忱也没有往这方面想。

    最主要的是苏九是女的,又不是男的。

    三人准备从旁边的路走开,不打算他们有所交集。

    只是对方的眼睛挺尖的,看见了黑影浮动,就大喊:“什么人在那?出来!再不出来,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欻欻欻!

    几道细微的动静。

    大约十几个人手里拿着弓箭,泛着凛然的寒光,对着他们。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