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9章 你死了这条心吧

    苏九回眸,保证道:“不用很久,那两个猎手熟知幽灵谷外围环境,猎手不难找,估计一两天就搞定了。”

    幽灵谷范围不小,他们一两天还不一定能进到内围呢。

    墨无溟下巴搭在她肩头,脸颊在她脖颈蹭了蹭,像是一只小奶狗。

    “早点过来找我。”

    声音闷闷的。

    苏九听得都不忍心了,恨不得把他揣进怀里带走。

    但她还是狠下心:“好了,不要撒娇。等会把你就地正法,让人围观可不好啊。”

    流里流气的,简直就是个小流氓。

    墨无溟还真就吃这套,坐直身子:“闺房之乐,怎可与他人窥之!”

    苏九趁机从他怀中溜走。

    墨无溟抿起薄唇,指控的眼神盯着她。

    尽管他还是一张冰块脸,但还是从他眼里看出来一种比女人还甜腻的味道。

    苏九也吃他这套,弯下腰,在他唇上嘬了一口,又快速退开。

    墨无溟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瓣,仿佛在感受她残留下的余温。

    众人:“……”

    有完没完了啊?

    把他们都当成死人不会酸的吗?

    皇甫云阙暗暗地磨牙,起身问道:“苏堂主,你这是要去哪?”

    苏九冷着脸,眉眼轻抬:“我去拉屎撒尿,怎么?你要跟着吗?”

    “……”

    众人目瞪口呆。

    这是一个女人能说出来的话吗?

    唯有皇甫葬月眼神闪了闪,惊愕又诧异,还藏着一抹欣喜。

    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同类,而她比自己活得更潇洒,不顾世俗眼光。

    大咧咧的眼神,透着满满的欣赏。

    察觉到她的眼神,苏九抬眼看去,露出礼貌的微笑。

    无他,只因为她顺眼。

    顺眼的人,就算对方杀人,与她无关,她都觉得帅气。

    不顺眼的人,就算对方救人,与她有关,她也觉得膈应。

    就是这么双标。

    两人对视,就这么落入皇甫云阙的眼中,心吓一跳,站在中间,把两人视线挡住了。

    “你快去方便吧,早点回来。”

    “……”

    苏九懒得理他。

    递给祁绍和谢忱一个眼神,转身走了。

    大喇叭和泥腿子也跟着一起走了。

    一看也知道这绝对不是去拉屎撒尿的,这是分道扬镳,自己干自己事去了。

    皇甫云阙凝起双眉,盯着墨无溟:“你就是这么对自己爱人的?你怎么放得下心?”

    墨无溟看都不看他一眼,歪靠在矮桌边,手里捏着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凉茶。

    清冷孤傲的模样,完全把他无视了。

    皇甫云阙憋屈的不行,偏偏还不能发作。

    “时辰不早了,继续赶路!”

    他不能对墨无溟发作,难不成还不能对自家护卫发作吗?

    炮灰护卫们:“……”

    默默地收起干粮和水。

    皇甫葬月并不急着起来,轻轻拍了拍诸葛红姝的脸颊:“醒醒,红姝,喝点水吧?”

    天气太热,她光是抱着她,两人衣服就都汗湿了。

    尤其是诸葛红姝之前发热,里外都湿透了,再这么一暴晒,就很容易脱水。

    诸葛红姝退热了,眼皮却很重,昏昏沉沉的张开嘴,应了声:“嗯……”

    皇甫葬月将竹筒抵在她唇边,喂她喝了好几口水,才稍微放心。

    诸葛红姝喝完水之后,又靠在她怀里,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皇甫葬月摸了摸她的额头,缓缓地吐了一口气。

    “好没有?”

    皇甫云阙冷冷的催促道。

    皇甫葬月抱起诸葛红姝,慢吞吞的走过去:“你找幻灵圣尊也这么着急,就不会半点音讯都没有,还差点把自己玩丢了。”

    张嘴就是秒杀利刃。

    皇甫云阙狠狠一噎。

    一行人再次启程。

    墨无溟怀里空荡荡的,内心也空荡荡的。

    他有这个时间出来,为何要来参合皇甫家的事?

    抱着他家的九儿在幽灵谷打猎手,难道不香吗?

    世上没有后悔药啊。

    他既然跟皇甫葬月合作了,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正惆怅着,耳边传来皇甫葬月的夸赞声:“你家夫人,真有意思。”

    你家夫人?

    啧,这个称呼他喜欢!

    墨无溟心里的小人高兴地差点劈叉,面上却是冰山脸,毫无变化。

    淡定的“嗯。”了一声。

    皇甫葬月之前只把墨无溟当成合作的对象,现在却真心诚意想要跟他结交了。

    “你家夫人,很不一样。完全不在意俗世的眼光。”

    提及他家九儿,墨无溟就打开了话匣子,夸赞道:”俗世的眼光算什么?在她眼里,只分两种,她想做的和她不想做的。”

    皇甫葬月听得眼神更加发亮,“没想到世间还有如此奇妙的女子。”

    墨无溟眼梢微敛,皱着眉,语气透着防备:“九儿是不会喜欢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皇甫葬月眼梢微微一抽,无语的:“……你想多了。”

    一点都不多!

    为他家九儿沉沦的女人还少吗?

    就他所知道的,就有好几个了!

    何况她这个天生喜欢女人的?

    他得从根本上,斩断一切可能性!

    墨无溟扭头,瞥了一眼她怀里诸葛红姝,“你跟她挺配的,不要移情别恋。”

    皇甫葬月:“……”

    大爷,我真的对你家的夫人没兴趣,就只是欣赏啊!

    两人并肩而行的走路。

    皇甫云阙缓缓地眯起眼睛,虽然听不到两人的对话,却隐约看出了几分意味。

    这丫头那么信誓旦旦的要得到皇甫家的继承权,该不会是跟墨无溟联手了吧?

    皇甫云阙心头狂跳,使劲摇头。

    不可能!

    四龙的事一虫的不能干涉!

    这是规矩!

    葬月应该不会蠢到跟一虫的人合作吧?

    皇甫云阙咬着下唇,越想越觉得这件事可能性很大。

    毕竟父亲说了,是她把墨无溟介绍给他认识的。

    皇甫云阙压下心底的疑惑,走到两人身边,“听父亲说,你们以前认识?怎么没听你说过?”

    话问的自然是皇甫葬月。

    皇甫葬月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我认识的人多了去了,每个都要告诉你?”

    皇甫云阙笑呵呵的:“倒也是,只是冥王在中东掀起了不小的风波,也算是一虫这几个月最出名的一个了!我这不是好奇吗?”

    皇甫葬月不想理他,看见他那张跟自己相似的脸,她忍不住怒意。

    倒是墨无溟掀起眼皮,声色清冷的回道:“皇甫少爷搞错了,本王不仅仅是这几个月最出名的,以后也是最出名的。”

    又狂又拽的话,偏偏从他嘴里说出来,却那般的理所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