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7章 能不能有点立场?

    “没啊。”

    苏九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墨无溟长睫低垂,盯着那被血晕染的衣服,瞳孔微缩:“你这伤在哪了?”

    苏九顺着他的视线,低头,这才发现伤口溢出血了。

    “……心脏,不过没扎多少,我还活蹦乱跳的。”

    语气挺随意的。

    墨无溟脚步骤停,面色阴森可怖,“是谁干的?”

    苏九:“我自己干的。”

    墨无溟:“我去杀了他!”

    两人异口同声。

    苏九:“……”

    墨无溟:“……”

    两人停下,皇甫云阙也停了下来,回头道:“怎么了?”

    苏九扭头,递给他一个不要多问的眼神。

    然而,皇甫云阙压根没get到,并且走了回来,“怎么回事?咦?你受伤了?”

    他后知后觉的发现,苏九衣服心脏位置鲜血被染红了。

    苏九翻着白眼:“旧伤而已,继续赶路吧。”

    皇甫云阙忽地反应过来,惊愕的:“这伤口不会是在幻灵山留下来的吧?你……为了救我,你居然一直在默默地承受?”

    “幻灵山?为了救你?”

    墨无溟缓缓地抬起头,漆黑的眼眸,深如寒潭。

    皇甫云阙有点心虚,微微梗着脖子:“就算不是专门为了救我,我也是被苏堂主救了的,她也是受了伤的!”

    苏九一脸黑线,“你赶紧闭嘴吧!”

    皇甫云阙撇撇嘴,“我说的都是实话,当时要不是苏堂主,我肯定走不出幻灵山!从那时候起,我就发誓,非你不娶了!”

    “……”

    苏九扭头,满是求生欲:“墨墨,我跟他不熟。你打他嘴!”

    皇甫云阙:“??”

    墨无溟当然相信苏九,他又不是傻子,连对方真话还是假话都分不清。

    只是一想到她做出居然自扎心脏这种九死一生的疯狂事出来,他的心脏都快要停止了。

    他抿着唇,没有说话,搂着她的手,却无声收紧了。

    苏九感觉到他的情绪,下巴搭在他的肩头,轻轻蹭了蹭。

    细微的动作,像是一只撒娇的小野猫。

    墨无溟斜眼看她:“知道错了吗?”

    苏九点头如捣蒜:“知道错了。”

    下次还干。

    墨无溟哪里不知道她的阳奉阴违,但还是没说什么,从旁边找了个能坐的树桩坐下,将她放在腿上。

    而后拿出一件宽大的斗篷,将两人身体都给笼罩住了。

    苏九靠坐在他的怀里,就看着他低着头,解开的她衣服,查看伤势。

    大概是心虚,她还打了个预防针:“我一点都不疼,过两天就好了。”

    墨无溟冷着脸,把蹭蹭往上窜的火气压下去:“呵,你也不怕把自己捅死。”

    冷酷的声音,没有半点温度。

    可见他是真的被她随便伤害自己身体的行为气到了。

    苏九眼珠一转,就想到了一个背锅侠。

    气愤的:“这不怪我,都怪那个幻灵山圣尊,我对南幽大陆又不熟,我经过幻灵山就被那老头给坑了!”

    最后顺势靠在他怀里,还吸了吸鼻子。

    我这么娇(造)弱(作)的样子,一定让墨墨充满了保护欲!

    墨无溟冷眼看着她唱戏,不过也很配合的回了句:“等我把这里的事落实,就去将幻灵山一把火烧了。”

    “嗯嗯。”

    苏九靠在他怀里,继续装娇柔的小花朵。

    墨无溟眼底掠过一丝无奈,指腹沾着药膏,在斗篷下面,轻轻给她擦在伤口上。

    看着斗篷下面起伏的位置,大概能猜得出来他们在干嘛。

    皇甫云阙看的心里冒酸水,催促道:“好了没?大家都在等你们!”

    “嘁,你要走就走好了,谁拉着你了?”

    祁绍张嘴就怼了过去。

    对于受收到爱豆礼物的粉丝了,当然要更加的维护他的爱豆了!

    皇甫云阙暗暗地瞪了他一眼,但因为他是苏九的人,也不能跟他吵起来。

    就在他郁闷的时候,一抬头看见了一个更郁闷的画面。

    前面,大概是皇甫葬月发现他们停下了,她也找了个树桩坐下,将诸葛红姝像个孩子一样,躺在腿上抱着。

    她微微低头,下巴在诸葛红姝额头轻轻蹭着。

    就挺暧昧的。

    搞的护卫们站在旁边,尴尬的跟机器人一样。

    时间就这么缓缓地过去。

    双方都没有人着急要走。

    还是皇甫云阙先开口的,主要是他发现了,偷偷站在角落的猎手,“好大的胆子!居然还敢送上门来!”

    众人皆是一惊,立刻做出防御姿态。

    猎手?又有不知死活的了?

    大喇叭和泥腿子扭头就去看。

    完全没想到是自己,还以为是后面又有别的猎手送上门了。

    毕竟他们俩一直跟在队伍后面,要发现早就发现了。

    两人的反应让皇甫云阙险些以为自己认错人了。

    但是他们皮肤黝黑,虽然衣服换了,但还是看得出猎手的本质。

    “还装!”

    皇甫云阙拔出剑,大步走去。

    大喇叭:“……”

    泥腿子:“……”

    突然就石化了。

    大哥,你反射弧是不是有点太长了?

    谢忱横移两步,拦住了他。

    “他们俩不是。”

    “你说不是就不是?”

    经过客栈那茬,皇甫云阙已经把谢忱划到敌方阵营了。

    谢忱略微挑眉,挺无所谓的:“哦,那你继续。“

    收回脚步,走回原位。

    皇甫云阙:“……”

    你拦着我不得说服我吗?

    能不能有点立场?

    祁绍坏坏的道:“你杀啊?我还等着看呢。”

    皇甫云阙心头一梗,他很想硬着头皮去杀了那两个猎手,但因为谢忱的话,让他联想到这俩人可能是苏九留下的,便只能哼哼了一句:“本少爷没兴趣了!”

    大喇叭和泥腿子都抹了一把冷汗。

    哗啦。

    墨无溟抽掉了斗篷,将苏九抱了起来。

    “不准你去找那些猎手了。”

    这是他想了半天的决定。

    苏九:“我就答应你,你信吗?”

    墨无溟:“……”

    你就不能让我信吗?

    墨无溟眼底掠过一丝郁闷,却不再说话,抱着她,无声往前走。

    他们俩一动,其他人也都跟上了。

    就见,墨无溟抱着苏九,走到了皇甫葬月的身边,对方看见他们俩,便自觉的起身,“走吧。”

    墨无溟淡淡的点头,抱着苏九与她并肩而行。

    他们俩,一人抱着一个,一点也不显得违和。

    一行人往幽灵谷里面走到路上,遇到几波人。

    其中有武者,也有因为这次神兽消息而来的世家子弟。

    还没走到他们跟前,就听见他们在讨论组什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