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5章 闷骚的狗男人

    皇甫葬月一路抱着诸葛红姝,却并不显吃力。

    诸葛红姝搂着她的脖颈,还在小声抽泣,眼神朝着前方张望:“就前面……那颗大石头后面!”

    皇甫葬月加快步伐,却在快到的时候,将诸葛红姝放下了,“阿力,你照看小姐。”

    说完,她拿出一把短剑,杀气腾腾的往前走去。

    皇甫云阙哪能让她一个人去,赶紧带着护卫们跟上了。

    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他的亲妹妹!

    墨无溟迈开修长的腿,冷若冰霜的跟上。

    就在他们绕过大石头,准备干架的时候——

    眼前出现一个违和的画面。

    地上四处都躺着尸体,有两个男子在搜刮东西,还有两个蹲在地上,捂着耳朵。

    从穿着上就能看出双方的身份,猎手被人反杀了。

    还有一个白衣女子侧身而站。

    但她单脚踩在一个剩余的猎手背上,身体微微往前倾,一只手搭在膝盖上,一只手正在打猎手的脑袋,嘴里还在问:“好玩吗?”

    最神奇的是猎手哭着回答:“好玩……”

    啪——

    女子扬起手,就是一个巴掌落在他脑袋上,“声音太小了,听不见!”

    “好玩!”

    猎手头头扯着嗓子,脸上也不知道是鼻涕还是眼泪,反正是疼得都快死掉了。

    苏九踮了踮脚尖,唇角勾着恶劣地:“好玩啊?咱们就再玩玩。”

    猎手的头头顿时毛骨悚然,凄厉的求饶:“尊上饶命——小人该死,小人错了……”

    苏九哪里搭理他啊,摁了摁手指,歪着头,视线落在他的腿上,自言自语:“胳膊容易拧断,不知道这腿容不容易断……”

    “姑娘!等一下!”皇甫葬月猛地回神,高声喊了句,快步上前。

    苏九微微侧目,姝丽的脸上带着疑惑:“嗯?”

    皇甫葬月眼底掠过一丝惊艳,但很快就恢复了:“麻烦姑娘把这个猎手交给我处置!拜托了!”

    微微颔首,颇为有礼。

    苏九略微扬眉,视线往她后面扫去,正巧与皇甫云阙对上眼,不过仅仅是一瞬,就从他脸上擦过,落在他的身后了。

    “请便。”

    苏九点头,脚尖用了几分力道,将猎手踹开。

    没有任何挑战的打斗,她也觉得没什么意思。

    猎手趴在地上,双手断了,一时之间爬不起来,惊恐的回头:“尊上饶命啊……尊上饶命……”

    皇甫葬月面无表情的拿起手中短剑,朝着他心脏,连续捅了几刀。

    鲜血都喷到她脸上了,她却好似浑然不知。

    那边,皇甫云阙也已经冲过来了,边走边说:“苏堂主!你没事啊?我都快担心死你了!”

    只见,苏九朝着他微微一笑,迈脚迎了过去,还朝着他伸出了双手。

    “苏堂主——”

    皇甫云阙心头一震,难道短暂的分别,她发现她爱上自己了?

    他欣喜若狂的想着,也伸出了双手。

    然而,就在他幻想着抱得美人归的时候,身体忽然一个趔趄。

    一双手把他推开了,男人跨步不上前,伸出双手,掐住了女人的细腰,然后抱进怀里。

    皇甫云阙:“??”

    苏九靠在他肩头,语气很软,“墨墨,我好想你。”

    墨无溟微微侧目,声音很轻:“我更想你。”

    苏九趴在他脖子上,舌尖抵着,舔了舔。

    墨无溟:“……”

    想归想,闹归闹,别拿黄色开玩笑!

    “你们…认识…?”

    皇甫云阙的脑子简直快要炸开了。

    墨无溟眸光深邃,冷冷地:“世上竟有这么巧的事,你朋友就是我爱人。”

    巧?

    皇甫云阙双目圆睁,脑海里响起玉佩里传出的那道声音。

    ——“九儿,你千万不要被皇甫云阙那个鬼东西勾引了,看一眼都不行!不然本王就把他眼珠子抠掉!”

    狗屁的巧!

    从头到尾他都知道他的存在,当初在他眼底看到的杀意也是真的!

    还有今早他甩他的手,也是故意的!

    全部都通了!

    皇甫云阙想通之后,一口血差点喷出来。

    苏九并不知道他们的恩怨,下巴搭在墨无溟肩头,眼神看向了被护卫扶着走来的诸葛红姝,“是她找你们回来的?”

    疑问的话,肯定的语气。

    墨无溟没有回头,淡淡的点头:“嗯。”

    看着满地的尸体,以及幽灵谷猎手的传言,并不难想象这些猎手做了什么。

    他相信九儿能处理好一切,也相信她绝不会被这些东西欺负,但眼神却还是被薄冰覆盖了。

    察觉到他细微的变化,苏九靠在他耳边低语,将自己的打算把附近的猎手给抢了的事说出来。

    墨无溟挑起眉梢,语气果断:“我跟你一起去。”

    苏九手指勾住他的下巴:“你不是特地来找我的吧?好好办你的事。”

    我的事,不就是赶皇甫云阙下台吗?

    墨无溟不语,薄唇紧抿成一条线,不过瞥见皇甫云阙冒火的双眼,心情就好了不少。

    “他是你朋友?”

    酸溜溜的语气,即便没有指明是谁,也知道他说的是皇甫云阙。

    苏九啧了一声:“是个人都是我朋友,这天底下不都是我朋友了?”

    这个回答取悦了墨无溟,让他唇角翘起两分,很快又被他给压了下去,冷声冷气:“那倒是!”

    苏九:“……”

    闷骚的狗男人!

    皇甫云阙黑着脸,竖着耳朵偷听,可是没有元气,对方说话声音极小,根本听不见。

    “咳咳咳!”

    他清了清嗓子,故意搞破坏。

    苏九斜眼看去,露出惊讶的表情:“哎呀,皇甫少爷也在!”

    皇甫云阙面容一僵,眼底流露出一丝委屈,闷闷道:“你们俩……”

    “冥王大人——!”

    祁绍甜腻的喊声传出,一蹦一跳的过来了。

    谢忱皱着眉头,冷着脸跟上,嘴里嘀咕:“跟发情的猫似的……”

    得亏祁绍没听见,不然能掐住他的脖子干一架。

    皇甫云阙看见祁绍这副德行,脸色黑如锅底,也明白了。

    怪不得他看他哪里都不顺眼,原来是替墨无溟打抱不平!

    牙齿磨得格格响,狠狠地瞪着祁绍。

    祁绍丝毫不受影响,拎着空间袋:“看,这都是我们跟九哥的收获!都快装满了!”

    墨无溟余光轻扫,又瞥见了皇甫云阙咬牙切齿的模样,心想祁绍这小子大概又给他撑门面了。

    于是乎,从腰间取出一个空间袋,挺随意的:“给你,新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