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4章 我喜欢大家一起玩

    猎手的头头,看都没看一眼,朝着突然出现的大美人道:“我们在玩好玩的,你要过来玩吗?”

    苏九没说话,冰冷刺骨的眼神,仿佛在看一具尸体。

    猎手的头头抠了抠鼻子,正要给旁边的猎手们使眼色,就瞥见了大美人后面,左躲右闪的两道身影。

    “大喇叭?泥腿子?你们俩……哈哈哈……这大美人是你们俩抓来的?”

    大喇叭:“我没有!我不是!你认错人了!”

    泥腿子:“你你你……捉奸要捉双,你不要害我们!”

    万一女土匪怀疑他们跟这些猎手串通好的,那怎么办?

    他们还不想死呢!

    面对两人的反驳,猎手头头嬉皮笑脸的道:“小样,还逗我呢,这脸故意打肿的,就是为了给我一个惊喜吧?”他摆摆手,“行了行了,你们回去吧,大美人我就留下了!”

    大喇叭:“……”

    泥腿子:“……”

    回你妈!

    死到临头还想害他们!

    苏九脚步不快,但也走到了猎手头头的身边,语气还是挺天真:“你想怎么玩呀?”

    “哟呵?”

    猎手的头头惊喜的侧目:“大美人,你想怎么玩呀?两个人一起玩,介不介意呀?”

    苏九长睫低垂,挺不满的:“就两个人吗?我喜欢大家一起玩啊。”

    “这么刺激的吗?”

    猎手头头吸了一口气,边说边伸手去搂她的细腰:“你喜欢,我都可以啊!”

    苏九红唇上挑,发出一声冷笑。

    说时迟那时快。

    只见,她抓住对方手腕,往下扯的同时,右膝盖往上一顶。

    砰!

    闷响传出。

    众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苏九便又一个手肘撞击在他太阳穴,扭住他的手腕,往下一板!

    咔嚓——

    清脆的响声落地。

    猎手头头跪在地上,满嘴血迹,右手断成两截。

    “老大!”

    “头——!

    猎手们双目圆睁,怒视苏九。

    “就这点本事,也想你祖宗玩?”

    苏九拎着他的断臂,一只脚踩在他的后背上。

    眼尾的余光,轻狂之中带着一丝不屑。

    “你这个贱人!兄弟们干她!”

    “妈的,大喇叭泥腿子,你们是来我们这里踢场子的?”

    “肯定是独眼龙派来的,我就说那孙子早就想独吞我们的地盘了吧?”

    一群人骂骂咧咧,往上冲去。

    大喇叭:“……”

    泥腿子:“……”

    昂头,望天。

    真怕老大气得活过来!

    一群猎手动了,全部都是冲着苏九。

    祁绍和谢忱当然也不能闲着。

    猎手的注意力被转移,护卫领头连忙爬到诸葛红姝的跟前,“小姐,小姐您没事吧?”

    诸葛红姝柳眉紧皱,摇了摇头:“我没事……”

    没有元气护体,承受了武者的一拳头,内伤是肯定的。

    护卫领头看了看周围,就只有他一个还能动的护卫了,他爬起来,扶起自家小姐,“小姐,快,我先带您离开这里!”

    “不行……”

    诸葛红姝靠在树上,着急的看向人群,刚才她疼得抬不起头,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但她心里很清楚,正是因为那个女子打岔,她才没有被这些猎手给祸害。

    现在那女子深陷危险,她怎么能一走了之呢?

    护卫领头有些着急,“小姐,我们在这里也帮不了忙啊,万一那些猎手反过来又来抓你,岂不是帮了倒忙吗?”

    话是挺有理的。

    但是在这种关头离开,难免会被当成忘恩负义。

    诸葛红姝紧咬下唇,六神无主,“可是……”

    “小姐!我们现在走才是帮他们啊,我们可以去找家主,万一路上遇到别的家族势力呢?”护卫领头不停地劝道。

    这句话倒是起效了。

    “对,我们可以去找人过来帮忙!”

    诸葛红姝捂着肚子,半弯着腰,在护卫领头的搀扶下,离开。

    苏九打的毫不费力,主要是她踩着猎手头头,对方脑袋懵了一会,就清醒过来了。

    恼羞成怒的大骂了几句,最终被苏九扭断了另一只手臂,才知道害怕。

    他的惨叫声,让其他猎手根本不敢靠近。

    这次的主场,完全是祁绍和谢忱在撑了。

    两人虽然打的吃力,也受了伤,但是不妨碍他们从苏九那里学到的变态精神。

    越打越有劲,甚至还在攀比,互相高喊。

    祁绍:“我刚才捅了他两刀!”

    谢忱面无表情的将刀子插进猎人心脏:“三刀!”

    祁绍黑脸,匕首反手就捅了出去:“四刀!”

    谢忱胳膊被割伤了,脸上轻飘飘的:“五刀!”

    “六刀——”

    “七刀,外加阉了。”

    “……”

    这对话听得猎手们直冒冷汗,下了狠劲要弄死他们。

    但是他们狠,祁绍和谢忱就更狠,招招割人命脉。

    猎手头头跪在地上,两条胳膊因为折断了,在空中荡来荡去。

    这个姿势并不舒服,奈何苏九一脚踩着他的后脊,他不敢动,生怕下次断的就是他的腿。

    他就这么跪在地上,看着自己手下,一个个惨死。

    再说离开的诸葛红姝,正巧与赶过来找她的皇甫葬月迎个对面。

    看见诸葛红姝狼狈的模样,皇甫葬月瞳孔一缩,冲上去:“红姝!”

    听见熟悉的声音,诸葛红姝倏地抬起头,眼泪哗的一下就出来了,惊慌的:“呜呜……皇甫哥哥……”

    皇甫葬月冲过去,看见她脖子上血,心跳都快停止了。

    抓住她的双肩,语气沉稳有力,“别怕别怕,我来了,我来了!”

    “呜呜……快去救人,救人……”

    诸葛红姝抹着眼泪,手足无措的指着自己刚刚跑出来的方向,整个人都在发抖。

    皇甫葬月从未见过诸葛红姝这般害怕的样子,心里明白她肯定是经历了什么,眼神瞬间阴沉了下去:“这是谁干的?我去给你报仇!”

    “呜呜……就是猎手,好多……”诸葛红姝泪眼婆娑,都看不清来人是谁,忍着腹部传来的疼痛,抓紧皇甫葬月的手:“快,快去救人!”

    皇甫葬月瞥见她一只手摁着肚子,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急匆匆的往她指的方向走。

    护卫领头跟在旁边,张嘴好几次都想说话,都被皇甫葬月冰冷的眼神震慑住了。

    他看了一眼其他人,尤其是看到皇甫云阙的时候,尴尬的点了点头。

    皇甫云阙的脸色不好,也没说什么,救人要紧。

    墨无溟面色从容,始终是不急不缓的跟在后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