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3章 你们在玩什么啊?

    苏九抄着双手,靠在树边,“唔,咱们等他们抢完再抢吧。”

    祁绍和谢忱都习惯了她的脑回路。

    但大喇叭和泥腿子不习惯,也更加认定了。

    这特么就是一个冷血无情的女土匪,她来幽灵谷就是为了成为猎手中的霸王!

    前方。

    十几个猎手,围攻着那群护卫,护卫们一直在护着中间的年轻女子。

    力量上的不敌,再加上要保护人,很多护卫都受伤了。

    护卫领头胳膊被砍了两刀,气喘吁吁的喝道:“你们到底想要什么?要钱我们可以给!多少都给!”

    猎手们就跟逗小狗一样,用强悍的力道将他们重伤,却不会故意弄死对方。

    听见这句问话,猎手的头头,很不屑地道:“幽灵谷的猎手能缺钱吗?说实话,老子就是看上你们后面的那个小娘们了。你要你们把她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们一命。”

    幽灵谷的猎手,离开这里啥也不是。

    在外面得不到追捧,皮相不出色,去青楼都得不到很好的伺候。

    是以,他们在幽灵谷遇到女的,就跟几百年没见到荤腥一样,恨不将其吞入腹中。

    护卫领头听见这句话,气得脸色铁青:“放肆!诸葛小姐岂是你们这等混账能肖想的!一群癞蛤蟆还妄想吃天鹅肉!我们就是战死也不可能将小姐交给你们!”

    其余的护卫也是气得不轻。

    他们是经过重重选拔,才成为诸葛家的近身护卫的!

    让他们把自家的小姐交出去,这根本就是羞辱他们!

    猎手们闻声一愣,眯着眼睛:“诸葛家的小姐?莫非是四龙的诸葛家?”旋即又阴笑起来:“有意思,没想到随便抓住一个猎物,居然就是四龙的诸葛家,看你的样子应该还没有过男女之事,味道肯定不错吧?”

    羞辱的话,难以入耳。

    诸葛红姝手里握着剑,杏眼泛红,声音坚定的:“我死也不会给诸葛家蒙羞的!”

    谁知,这句话引起了猎手们的哄笑。

    “哈哈哈!真是不知人间烟火的小丫头,难得不知道死了也可以趁热的吗?”

    “兄弟们排好队啊,一个一个来!”

    “行了,还是先把这些碍事的解决掉吧!”

    碍事的,当然是那些护卫了。

    猎手们的眼神变了,更加凶残和阴森了,准备杀人了。

    武者在幽灵谷的优势,是普通人无法达到的。

    尽管这些护卫都有过训练,却都是从小就依赖元气的,真刀实干的话,远远不及武者。

    苏九缓缓地眯起眼,语气很冷:“南幽大陆的女子身份地位这么低吗?”

    在东陵大陆和神武大陆也不是没见过嘴贱调戏女人的。

    可起码这两个大陆,女子可以有一番成就,也可以成为世家家主。

    比之凤家的凤百灵,一大批粉丝,因为她的炼丹天赋而崇拜她。

    比之曾经的赫连九,同样是世家女子,赫连歌夫妇把她宠上天。

    还有轩辕亦然和轩辕欢,修为和天赋不提,绝不会因为女子而被嫌弃。

    对比之下,南幽大陆女人的地位,就显得地低贱了。

    就拿西平城主灼华这个例子来讲,众人只在乎她的美貌,以及她将来要嫁给谁。

    还有之前得知她是女子的五堂主,转眼就翻脸不认人了。

    再加之幽灵谷这些猎手,每个都把女人当成发泄物。

    好像在他们眼里,女人只是附属品,不,根本不能称之为人。

    听见苏九的问话,大喇叭和泥腿子都有些愣怔。

    大喇叭:“女子的地位低吗?不低吧?”

    苏九反问:“地位不低,你们为何张嘴闭嘴就是要上人家?”

    大喇叭噎住了。

    有心想反驳一句“不止女子,长的清秀的男子也上!”

    但他不敢,怕给弄死。

    泥腿子忍不住道:“恩公您想太多了,如果女子的地位低的话,那些护卫为何要保护那个女的?”

    苏九再次反问:“你家养的狗,会咬你?”

    泥腿子:“……”

    噎得死死的。

    苏九微微站直身子,语气不咸不淡的:“站的脚疼,我们去活动活动筋骨吧?”

    祁绍和谢忱早在听到猎手那番话的时候,就恨得牙痒痒了。

    听见这话,当然立马点头了。

    祁绍:“走,干他丫的!”

    谢忱:“嗯,都阉了。”

    大喇叭和泥腿子眼前闪过了独眼龙死得惨状,下意识的夹住双腿。

    前面,护卫死了一半,猎手朝着诸葛红姝逼近。

    诸葛红姝手持长剑,并没有坐以待毙,奈何她没有元气,根本不是对手。

    “你们不要再过来了!”

    她反手将剑架在脖子上,白皙的手指微微发抖。

    “虽然老子做那档子事不喜欢没反应的,但是你这种细皮嫩肉的,我还是很想尝尝滋味的。”

    “你要死就赶紧死,不要耽误我们快活的时间。”

    “天气太热,就得用你们这些小娘们消消火!”

    猎手们就像逗弄宠物一样,说着粗鄙的话,羞辱她。

    诸葛红姝咬着下唇,惊恐交加的看着他们,手里的剑更是往脖子上压了压。

    鲜红的血,顺着白皙的脖颈,缓缓地流淌下来,刺眼的厉害。

    那些猎手们却露出了变态般满意的神色。

    “小姐!您冷静一点……噗……”护卫领头口吐鲜血,被一个猎手摁在地上,用力的踩了一脚。

    诸葛红姝缓缓地闭上眼,滚烫的眼泪顺着眼角滑下。

    就在她想一死了之的时候——

    “嘿!兄弟们!”

    清冷的招呼声,从猎手身后传来,引得他们回眸张望。

    只是一眼,猎手们的魂都差点丢了。

    苏九红唇勾起,笑容不达眼底:“你们……在玩什么呀?”

    天真,无辜且好奇的语气。

    猎手的头头“咕嘟”吞了吞口水。

    诸葛红姝倏地睁开双眼,透过人群看见了女子单纯的表情,当下心头狂跳:“姑娘!不要过来!快走啊——”

    砰!

    一道闷响。

    拳头落在诸葛红姝的肚子上,猎手顺势抽走了她手中佩剑:“贱人,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诸葛红姝捂着肚子,靠在树上,滑落在地。

    鲜血从她的嘴角溢出,让她本来就苍白的脸色,更加没了血色。

    “……”

    苏九眼神逐渐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