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2章 遇到诸葛家

    哗啦的一下。

    护卫们全部拔出剑,将皇甫权他们护在身后。

    就在这时,前面忽然传来一道响亮的笑声,“哈哈哈……我当是谁,原来是皇甫兄啊!”

    听见熟悉的笑声,皇甫权推开护卫,抱拳,“原来是诸葛兄!许久未见啊!”

    诸葛博笑容可掬的拱了拱手:“皇甫兄,别来无恙啊!来这所为何事啊?”

    “哈哈哈……散步,你信吗?”

    “哈哈哈……皇甫兄还是怎么幽默啊!”

    两只老狐狸,皆是笑眯眯的。

    此次为何前来幽灵谷,双方都是心知肚明的。

    皇甫葬月左右张望,双眉竖起,走上前,挺恭敬地:“诸葛家主,红姝妹妹为何没来?”

    诸葛博本来挺开心的,瞥见皇甫葬月这张脸,表情就淡了两分,但也回了句:“她来了,不过出了点差错,走散了。”

    皇甫葬月面色一紧,脱口便道:“走散了?可知在哪个方向?”

    皇甫权轻咳一声,握住她手腕,低声道:“诸葛小姐有事,诸葛家的人自然会护她周全。”

    皇甫葬月抿起唇,不说话,只是盯着诸葛博,大有一副听不到答案不罢休的势头。

    诸葛博不吃这套,冷着脸,看向别处,就是不吱声。

    “……”

    气氛一下子就凝滞了。

    皇甫云阙一脸黑线。

    之前是谁说的长辈说话,她不能插嘴,这会更大的长辈出现,她就贴上去了?

    不但贴上去了,还敢提问题,不但提问题,她还不得答案誓不罢休!

    皇甫葬月啊皇甫葬月,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一回事!

    皇甫云阙恨恨的想着,迈脚走上前,打破沉默:“诸葛伯伯,幽灵谷元气不能使用,红姝妹妹可能会有危险。”

    面带担忧,语气沉稳。

    举手投足都是皇甫家少主姿态,比旁边这个成天穿着男人衣服的假小子,顺眼多了!

    诸葛博如是想着,才稍微松口,“无碍,还有一队护卫跟着她。”

    皇甫云阙微微颔首,挺担忧的:“幽灵谷地形会因为幻境而产生变化,红姝妹妹在哪个方向,我们要不要等会?”

    干什么?

    炫耀他的地位比她高吗?

    皇甫葬月袖口下的手握成拳,指甲陷入了掌心。

    诸葛博对皇甫云阙的态度,与对皇甫葬月的态度,简直是天壤之别。

    他温和的抬抬下巴:“在东南方,一路上我都留了记号,不会有事的。”余光一扫,瞥见了后面那道清冷孤傲的身影,他挑眉:“这位是?”

    酒城主公,冥王,墨无溟,这三个在中东都很响亮。

    唯独他这个人到底长什么样子,却是不为很多人知晓的。

    皇甫权之所以认识墨无溟,还是皇甫葬月介绍的。

    至于皇甫葬月为何认识墨无溟,那就涉及到另一件事了。

    他们双方只当有过一面之源,并没有刻意的拉进彼此的距离。

    是以,皇甫葬月并没有站出来说话,而是皇甫权介绍的:“这位是酒城那位冥王。”

    冥王?

    在一虫范围疯狂收割九座城池的那位冥王?

    诸葛博眼底掠过惊讶,上下打量着他,旋即笑出声:“哈哈哈……英雄出少年啊!”

    他一直以为酒城的那位,就算不是四五十岁的男人,起码也要三四十岁了。

    眼下这么一看,根本就没到三十岁!

    墨无溟虚伪起来,也是挺能装的,他微微颔首:“久闻诸葛家主大名,今日一见,乃是本王的福分。”

    这话说的很好听,也没贬低自己的身份。

    你要说他是狂傲无礼的话,偏偏举止动作,甚至连表情都很有礼貌。

    诸葛博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家世背景,才能培养出这么一个面对谁,身上散发着仿佛“我就是王”的强大气场出来?

    至少他从未见过,面对自己,还能不畏不惧,不卑不亢,就连说话语调都不会有起伏的年轻人。

    欣赏是无疑的。

    皇甫权也是一样的看法,正因如此,这一路上才与他好似老友般相处。

    看见诸葛博的反应,他眼珠子转了转,手上用力,把一直站在那的皇甫葬月拽回来:“诸葛兄有所不知,葬月与冥王是旧识,我也是通过葬月才与他结实的。”

    他一句话,只要有点脑子都知道他想干什么。

    撮合呗。

    然而,皇甫葬月沉着脸,心思根本不在这里,她抬起眼,“父亲,我有个朋友要来,我去接她。”

    一把甩开皇甫权,径直的转身,朝着东南方走去。

    没有被墨无溟拒绝,反而被自己女儿打脸了!

    皇甫权脸色一黑,“你给我站住!”

    墨无溟适时开口:“不如这样吧,若是皇甫家主信得过本王的话,本王先陪皇甫小姐去接朋友,你们先赶路,到时候再去跟你们会合,如何?”

    皇甫葬月步伐极快,就只剩下一道背影。

    皇甫权除了下台阶,还能如何?

    他有些不好意思:“真是不好意思,这孩子以前不这样的。”

    墨无溟微微颔首,也朝着诸葛博点了点头,便走了。

    皇甫权凝起双眉,表情严肃。

    这幽灵谷不能使用元气,实在是危险。

    他不是信不过他,而是以防万一。

    思及此,他朝着林宇道:“你带着一队人,保护冥王与小姐,务必让他们安全归来!”

    皇甫云阙反驳道:“不行,林宇不能走!他得保护您的安危!”

    皇甫权没搭理他,“快去!”

    皇甫云阙有些生气:“林宇不能去!要去我去!”

    说完就走,跟皇甫葬月刚才的举动,如出一辙。

    两人除了身高不同,行为举止,都相似的不行。

    诸葛博抿了抿唇,眼神挺冷的:“你家一家子都是大孝子,不,一个是孝女!”

    最后一句,有点咬牙切齿。

    皇甫权看着护卫跟着皇甫云阙离开,心里担心,也没有办法。

    听见诸葛博别有深意的话,也没有跟他争论这件事,只是道:“我们继续赶路吧!”

    林宇看了一眼皇甫云阙离开的方向,担忧不已。

    皇甫家与诸葛家的人结伴而行,队伍挺庞大的,还是挺安全的。

    再说另一边。

    大喇叭和泥腿子把苏九他们准确的带去了猎手所在的位置。

    可能不大凑巧,正好那些猎手有“客人”,打斗的还挺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