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1章 关于玉佩:只此一对

    啪!啪!

    两道耳光,左右夹击。

    大喇叭捂着脸有点懵逼,旋即眼底升起两篝火。

    说好了防止睡着,他打他两巴掌,借机报复吗?

    他转身,揪住泥腿子的领口。

    啪啪啪!

    让你丫的借机报复!

    泥腿子被打的急眼了,也清醒过来了。

    直接扑过去,干了起来。

    漆黑的夜,巴掌的声音,那般的清脆。

    两个武者呆滞脸,看的都忘记偷东西了。

    祁绍闭着眼,都有点装不下去了,“欸,到底偷不偷啊?”

    吓?

    两个武者吓了一跳,转身就想跑。

    祁绍已经伸手,拎住了他们俩的后领:“往哪跑啊?赶紧,把身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

    谢忱:“……”

    学好的不行,学九哥一学一个准!

    最终两个武者,偷鸡不成蚀把米。

    浑身上下值钱的东西全被搜刮干净了!

    大喇叭和泥腿子停下来的时候,脸都快肿成了猪头了。

    祁绍:“……”

    谢忱:“……”

    真是高手!

    天色已经泛白了。

    他们也没有睡,就起来了。

    苏九睡眠浅。

    尤其是在这种四处充满危机的地方,好似回到了前世。

    身体里的血液始终在沸腾着,哪有那么简单就平息下来。

    大喇叭和泥腿子顶着高高肿起的脸,在前面带路。

    苏九慢吞吞地走在后面,眉头紧锁,心里那股别扭劲又上来了。

    谢忱放慢步伐,靠近她:“怎么?”

    苏九掀起眼皮,无声摇了摇头。

    昨晚她趁着夜色,四下都有观察过,除了那两个武者,连一点可疑的影子都没有。

    可她的直觉告诉她,有人跟踪他们。

    直觉这种东西,在别人那或许不准。

    但在她这里,却见鬼的准。

    这种随时有可能被人攥在手心里的感觉,让她很不爽,表情也有点阴沉了。

    祁绍和谢忱跟苏九久了,很明显就能发现她情绪上的变化。

    两人刚寻思怎么办的时候,就看见苏九腰间的玄石闪了闪。

    苏九低头,边走便拿起玄石,摁了摁。

    墨无溟低哑的声音传出:“九儿,听说,你在幽灵谷?”

    苏九微微一怔。

    听说?

    听谁说?

    这狗男人不会跟来了吧?

    心里这么想,半点不耽误她眉梢飞扬,凝了一个通音符,直接问:“你在哪?”

    没过多久,玄石就闪了闪。

    “知道我家九儿的刀功好,没想到连荆棘刺都能用的出神入化啊。”墨无溟靠在树边,漆黑的眼眸,望着幽灵谷里面的方向。

    苏九捏着玄石,红唇抿起一弯弧度,故作不知的道:“什么荆棘刺,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还挺傲娇的。

    墨无溟冰山脸融化了两分,凝起通音符,回了两个字:“调皮。”

    脚步声渐行渐近。

    皇甫云阙站在两步之外,上下看了他一眼,“冥王,启程了。”

    墨无溟抬头,脸上已经覆盖着薄冰了,嗯了一声,跨步,从他身边擦过。

    皇甫云阙撇了撇嘴,余光却瞥见了他腰间挂着玉佩,款式跟苏九腰上挂的很相似。

    如是想着,他已经下意识的伸出手了。

    “皇甫少爷,这是何意?

    墨无溟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深邃目光,犹如冰锥。

    “呃……”皇甫云阙手腕吃痛的回神,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不妥,忙解释道:“抱歉!我有一个朋友的玉佩跟你的很相似,我只是好奇,你这个玉佩在哪里买的。”

    朋友?

    脸可真大。

    墨无溟余光扫向旁边的树,故意将他的手往旁边一甩。

    啪的一下。

    撞得结结实实。

    皇甫云阙抓着自己手腕,疼得差点蹦起来。

    没有元气护体,手指头差点撞断了!

    “抱歉,失误。”

    墨无溟没什么诚意的道歉,而后又面无表情地:“我的玉佩是我爱人亲自命人打造的,只此一对,不可能会有相似的,皇甫少爷搞错了。”

    说完,从他身边走过。

    皇甫云阙两眼冒火,肺都气炸了。

    他是故意的,他肯定是故意的!

    就算没有元气,以一个修炼者的判断,都不能失误到这个程度!

    皇甫云阙有气没地方撒,郁闷的跟在后面,走向人群。

    一行人走起来,必然是追求稳,等到大家都准备妥当,才继续开始往幽灵谷里面走。

    幽灵谷里面的环境不错,到处都是绿荫环绕,风吹在身上都凉凉的。

    路过之处,有溪水流动,甚至还有各种果树,可惜没人敢轻易去吃。

    护卫开道,走的还算平稳,并没有遇到猎手。

    皇甫权走在中间,皇甫葬月始终跟在他身侧。

    墨无溟走在后面,闲庭信步,轻松自在,完全没有步入危险之地的自觉。

    看上,竟然与苏九有几分相似之处。

    这个认知让皇甫云阙心里有些不舒服,他快走两步,与他并肩,“冥王此次出行,竟然一个人?各方城主也太掉以轻心了,幽灵谷这种地方进来,九死一生啊。”

    墨无溟余光都没给他,平淡无波的:“多谢皇甫少爷关心。”

    皇甫云阙像是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郁闷的要命。

    瞥了他一眼,视线又落在了他的玉佩上,忍不住道:“这世上当真只有一对这样的玉佩。”

    “自然。”

    墨无溟面无表情地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案。

    皇甫云阙眼神一紧,追问道:“你怎么就这么确定?我亲眼见过,我朋友的玉佩跟你……”

    墨无溟微微侧目,不答反问:“若当真与本王的玉佩一样,皇甫少爷觉得为何?”

    皇甫云阙微微一怔。

    如果世上只有一对这样的,而苏九的跟他的一样,那么苏九就是……

    皇甫云阙脸色一变:“这不可能!”

    “本王也觉得不可能。”

    男人清俊的脸上没有变化,声音也没有起伏。

    似乎完全不屑于他嘴里的朋友。

    皇甫云阙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苏九是屠魔堂的总堂主,怎么可能会跟墨无溟认识,而且还是一对。

    他使劲摇头,甩开了这个见鬼的想法。

    皇甫葬月虽然走在前面,但一直竖着耳朵偷听。

    明显的察觉到她大哥提到那个朋友的时候表情很不一般,尤其是那么抗拒墨无溟说的一对玉佩。

    莫非……他有喜欢的对象?

    皇甫葬月眼神瞬间被阴沉覆盖,袖口下的手,也缓缓地攥成拳。

    抢了她从小梦寐以求的东西,还妄想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做梦!

    就在这时,林宇在前面扬起手,喝道:“前面有一队人,全体戒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