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0章 你们是魔鬼吗

    比之强盗,有过之而无不及。

    看的人都怀疑她上辈子就是干这行的!

    武者见鸟儿随时会丧命,边求饶,边掏空间袋。

    空间袋里大部分是晶石,光泽度不好,也不够纯。

    苏九看着都嫌弃,不过也没有留给他,连空间袋底都翻过来抖了抖,嘴里还在说:“你幸亏遇到我了,要不然你这鸟儿就此飞不起来了。行了,你走吧。”

    苏九抽回脚,说话算话。

    “……”

    武者想哭都没有眼泪。

    这他娘的哪里是女人啊?

    不会是猎手想到的新招式,男扮女装,故意引人上钩,专门抢劫的吧?

    对,肯定是这样的!有理有据!

    武者捂着裤裆跑了,逢人便说:幽灵谷的猎手的新招式,让人男扮女装,勾引男人,顺理成章的抢劫!

    并不知道这些的苏九,让祁绍把晶石给装起来了。

    有几个路过的武者们,贪婪地瞄了祁绍一眼,脚都快陷入土里扎根了。

    谢忱侧身将祁绍挡住。

    祁绍抖了抖空间袋,慢吞吞地把空间袋系上。

    泥腿子和左右看了看,还挺担心的:“恩人,财不外露,别看这些是武者,但是能抢的时候也绝不会手软的。”

    大喇叭也道:“对啊,你们就三个人……”

    呸!三个人怎么了,还不是血洗了他们!

    泥腿子和大喇叭对视一眼,把嘴闭上了。

    祁绍看向他们,点点头:“我知道了,差点都忘了,这里是幽灵谷,多谢提醒……”

    泥腿子和大喇叭没想到对方会应声,他们对这三人的印象还停留在杀人的血腥画面里。

    此刻,不免觉得有些鼻酸,“恩人,您可真是心地善……”

    ‘良’字未出口,就看见对方扭头道:“嘿嘿!九哥!我多拉点仇恨,让他们来抢我,还可以多杀一点人诶!”

    “这的确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苏九先是点头,而后摇头:“可惜,正派的武者顾及形象,杀起来不痛快。”

    泥腿子:“……”

    大喇叭:“……”

    你们是魔鬼吗?!

    祁绍有些可惜的点点头:“好吧,听你的。”

    苏九靠在树边,斜眼道:“你好了没?饿了。”

    “好了,走吧!”

    祁绍拍了拍腰间的空间袋,勾住谢忱的肩膀,跑了过去。

    他问:“等会吃什么啊?”

    谢忱:“每当这个时候,就特别想小富余的那双手!”

    苏九叹了一口气,又绵又长。

    心里打定主意,等到稳定之后,就回去把小富余给接过来!

    大喇叭和泥腿子跟在三人后面,啃着手指,瑟瑟发抖。

    那双手?

    他们居然在商量吃人的手!

    他们留他们一条活路,不会是为了吃他们的手吧!

    呜呜……这也太可怕了!

    他们五个人前脚刚走,一人就从隐蔽的树后走了出来。

    这次没有白雾遮掩,可以清晰的看见他的样子,正是之前在幻灵山幻境里出现的老者——幻灵圣尊。

    他捋着胡须,目送苏九离开的眼神,充满了喜爱。

    对自己狠,对旁人也狠,这样的人绝对是他的继承人的不二人选!

    只是,该怎么让她心甘情愿的拜师呢?

    幻灵圣尊惆怅的叹了一口气,再度缓缓地跟上苏九的步伐。

    办法慢慢想,人还是得跟着的。

    这丫头狡猾的很,好几次都差点被她发现了,害得他都不敢靠太近。

    一天时间,走走停停就没了。

    天色渐暗,偶尔能看见些许火光,又很快熄灭。

    苏九坐在火堆边,拿起一根棍子,挑了挑。

    火花瞬间变大,周围变得更亮了。

    大喇叭拼着被剁掉双手的风险,悄声道:“……您看见那些熄了的火光没有?都是新进幽灵谷不懂规矩的……小人不是说您不懂规矩哦。只是外围虽安全,但晚上会有很多魔兽跑出来,虽然他们跟人类一向不能使用力量,但比人类强大的多啊。”

    没有元气遇到魔兽会很危险,尤其是成群结队的兽群。

    在幽灵谷里面,白天猎手危险,夜晚魔兽比猎手危险。

    就是一个死循环。

    当然,你要是又遇到魔兽,又遇到猎手,那你就倒霉了。

    不是你跟猎手死,就是你跟魔兽死,反正你都是死定了!

    苏九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并没有吱声。

    大喇叭弱弱的收回视线,挺害怕的,喏喏的道:“我……的手不好吃……呜……”

    他咬下唇,眼泪啪啪往下掉。

    “……”

    苏九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祁绍和谢忱也是一样的神态。

    大喇叭为自己的手,哭得不能自已。

    泥腿子靠近他,拍了拍他的肩膀:“还有命就行。”

    大喇叭吸了吸鼻子,跪在地上,把双手伸过去,闭眼:“砍吧!”

    让她灭个火,至于用断手相逼吗?

    苏九无语。

    让祁绍把火给灭了,纵身一跃,跳到了树上。

    言不尽心不烦。

    祁绍用挖火坑的土,把火堆给灭了,拍了拍大喇叭的肩膀,“没想到你们猎手牺牲精神挺大的!”

    满脸迷茫的大喇叭:“……”

    我牺牲什么了?

    幽灵谷的夜,并不是很安静。

    各种魔兽的叫声,不绝于耳。

    大喇叭和泥腿子主动守夜,连眼皮都不敢眨一下。

    只是一天担惊受怕,前半夜还能顶得住,后半夜就有点吃不消了。

    为了保住自己的手,两人决定互扇耳光。

    于是与就有些了接下来的一幕。

    两个武者,猫着腰,披着夜色,缓缓地靠近树下的祁绍。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重重的落下。

    大喇叭一个激灵,坐直了身子:“打得好。”

    两个武者还以为被发现了,吓得跪在地上。

    时间缓缓地流淌,并没有传来呵斥声。

    两个武者吐了一口气,干脆跪在地上往前爬。

    啪——

    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落下。

    泥腿子使劲眨了眨眼,甩头道:“就这么打……”

    两个武者趴在地上,直冒冷汗。

    很快,又没动静了。

    两个武者隐约察觉到了,对方可能是在防止犯困。

    两人胆子立马就大起来了,再次往前爬,就要够到祁绍衣角了。

    苏九靠坐在树上,眼尾泛着寒光,冷冷的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