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6章 挑衅猎手

    这叫什么?

    年少轻狂没有遭受过江湖的毒打!

    等到遇到猎手之后,他们就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思及此,众人都不吱声了,俨然是等着看好戏的表情。

    然鹅,想象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这种不用元气,充满刺激的杀人氛围,简直是为苏九量身定做的。

    身为杀手界的杠把子,她的招式皆是招招致命。

    匕首切进肉里碰撞到骨头,清脆的声音。

    黏稠的血液从掌心淌而过,温热的触感。

    每一个细节都清晰地刻在脑海里,让她全身血液都随之沸腾。

    咔哒!

    苏九随手掰断一根荆棘上的刺,眸光闪烁,充满了兴奋。

    祁绍和谢忱也被她的情绪感染了,觉得全身毛孔都舒展开了。

    这俩人也不是完全依仗元气的主,当初被苏九和墨无溟训练的时候,那都是往死里整的。

    也正因为如此两人才会一致认为,这是一个历练的好机会。

    他们修为在这实在太低,再没有进步的话,拖后腿是肯定的!

    任谁也不想自己成为拖油瓶啊!

    总之,这幽灵谷一行,他们是来对了!

    并不知道几人想法的皇甫云阙也动起了歪脑筋,说到底苏九不过是个女子,没有元气护体,到时候他还能趁机英雄救美呢。

    光是想想,就挺美的。

    一行人拿出佩剑,就这么往布满荆棘的山路里面走去。

    林宇走在最前面,一边砍掉荆棘枝杈,一边回头:“少爷小心,这里的荆棘极其坚硬。”

    皇甫云阙微微侧身,朝着后面的苏九献殷勤:“小心点,这里的荆棘极其坚硬。”

    人类的本质就是复读机。

    咔哒。

    苏九又掰掉一根刺:“哦。”

    语气平淡,姿态闲暇。

    要不是周围荆棘密布,险些让人以为她是来踏青的!

    皇甫云阙压下抽搐的嘴角,继续往前走。

    祁绍一脸好奇:“九哥,你掰这些刺干嘛?”

    苏九挑了挑眉:“在你眼里是刺,在我眼里它比刀还尖锐。杀起人来,就更不用说了。”

    祁绍不会怀疑苏九的话,尤其是在杀人这方面。

    他仔细的看着苏九掰下来的刺,那并不是单独一根刺,每个上面都有三根尖锐的刺。

    夹在指缝,卡在骨节间,严丝合缝。

    竟有些像飞镖,但却比飞镖小的多,不注意根本看不见。

    谢忱压根就没考虑,已经乖乖地开始掰荆棘刺了。

    后面的护卫们:“……”真他妈会出洋相!

    荆棘是硬,可它再硬是植物,硬的过精心打造的兵器?

    于是乎,他们就一脸黑线看着前面三人,一个挨着一个的收集所谓的“杀人利器。”

    女人作妖,两个大男人也没脑子的吗?

    一行人越往里走,荆棘越旺盛,就连地上的泥土也干硬的硌脚。

    “还有最后一片荆棘,前面就到幽灵谷外围了。”林宇走在前面,荆棘太多又尖锐,他身上的衣服都刮了不少口子。

    一眼望去,衣服最整齐的,竟然是苏九。

    就连祁绍和谢忱的衣服,也比他们整齐。

    皇甫云阙和护卫队长本来还想,那是因为他们俩在前面,都被他们挡住了。

    刚这么一想,后面的护卫们都出来了。

    一个个衣服都是刮的不像样子,有两个袖口都成两半了,还有一个衣摆变成了半身裙。

    皇甫云阙:“……”

    护卫队长:“……”

    扭头,假装没看见。

    这个脸他们丢不起!

    一群护卫气焰也消了不少,主要还是丢人。

    刚开始都走的好好地,谁知道越往后面,前面的荆棘就跟长眼睛了似的。

    勾住他们衣服,拽都拽不掉!

    就在这时,前方的林子里,传来了对话的声音。

    “哈哈,又进来猎物了!”

    “在这幽灵谷,咱们就是土皇帝啊!”

    “可不是吗?能在四龙一虫的地盘里,生出这么一个地方,咱们是上辈子修来的服气啊!”

    一听这话,就是遇到猎手了。

    十几人的护卫队,立刻将皇甫云阙及苏九护在身后。

    “哎哟,看上去还是有身份的人呢?”

    “那有屁用?要是男的留下钱,女的陪老子快活快活!”

    “哈哈哈……你吃得下吗?”

    “这段时间来的都是四龙的人,别等会撞到硬茬了,收敛着点吧。”有人这么劝了句。

    其他人不以为然,“怕什么?四龙带的武者不够看,不照样要给爷爷们几分面子吗?除非他们不进这幽灵谷,那爷爷们管不着他们。”

    有恃无恐的话,显然是在这里猎杀惯了。

    皇甫云阙回头低语:“苏堂主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一个连元王都打不过的元皇,他能保护谁?

    祁绍直接怼:“你少拖九哥后腿!”

    皇甫云阙憋闷了一路,这会有点憋不住了,黑着脸道:“我拖后腿?你等会最好别求着本少的护卫帮你!”

    祁绍抱着胳膊,“he,tui!爷我不稀罕!”

    皇甫云阙额角青筋直跳。

    以他的身份,从来没人敢这么对说话!

    “哈哈哈……快听,内讧了!”

    “欸~爷爷们没有那么凶~过来呀~”

    远处传来哄笑。

    对方完全没有出来一探究竟的意思,就是守在幽灵谷的入口,守株待兔。

    挺贱的。

    但要是比贱,祁绍是真不差,抬着下巴,大声应道:“欸!孙zei,喊你爷爷干嘛呀?”

    “……”

    笑声消失,陷入死寂。

    皇甫云阙:“……”

    一众护卫:“……”

    他们呆滞的看着祁绍,仿佛在说“你他娘的疯了吗?想死能不能自己去死?”

    就在这时,苏九抬手,搭在祁绍肩膀,夸道:“干得漂亮!”

    谢忱:“……”

    捂眼,不想看。

    他们俩在一起,分分钟能得罪天下人!

    彼时,那边已经反应过来了。

    “草!谁骂的?给老子出来!”

    “干它娘的!今天给钱都不好使了!”

    “混蛋鳖孙子,有种你给老子进来!”

    祁绍掐着腰,朝着里面挑衅,“你有种出来啊?”

    “你进来啊!”

    “你出来啊!”

    双方相距不过一百米。

    就这么互相高喊,谁也拿对方没辙。

    皇甫云阙额角一头黑线,磨了磨牙:“我们……是一定要进去的,你干嘛非要挑衅他们?”

    祁绍看了他一眼,“你进去好了,我拉你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