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 墨墨,祁绍和谢忱看我胸

    比起这个,谢忱显然更关心另一件事,“九哥,皇甫云阙跟着咱们明显另有所图,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苏九掀起眼皮,坏坏的道:“我就怕没有这个万一。”

    谢忱语塞。

    一个惹事精,她巴不得皇甫云阙搞点事出来呢!

    祁绍咬着上唇,提议道:“九哥,你既然已经把女子身份公布了,要不然就此以女装示人吧?”

    谢忱扭头,略显吃惊:“你不怕冥大砍了你?”

    祁绍嘁了一声,“有九哥在,我怕什么呀?我只是在想,咱们来南幽大陆不就是为了出名吗?虽然现在屠魔堂总堂主的名声出去了,但是苏九这个名字,却不是很响亮啊。”

    这下子苏九也吃惊了:“别说,你动脑子的时候,像个人。”

    祁绍差点心肌梗塞。

    什么叫他动脑子才像个人?

    谢忱强忍着笑,还算给面子:“九哥自有打算吧?”

    苏九把玩着抹额,淡淡的点头:“护身禁消失,我的身姿,除非束胸,否则一眼就穿帮。”

    束胸。

    祁绍:“……”

    谢忱:“……”

    这么私密的问题也往外说,她还真不把他们当成外人!

    像是猜到了他们的想法,苏九斜眼过去:“干嘛?你们没胸啊?不就是一个大一个小的区别吗?”

    噗——

    祁绍和谢忱被口水呛到了。

    果然,跟九哥比无耻的程度,他们是远远不及的。

    这时,就听见苏九继续道:“我反正是不会束胸的,老子天生爱自由。”

    祁绍:“……”

    谢忱:“……”

    两人的眼神,鬼使神差的从她胸前掠过。

    男装前胸位置没有特别宽松,所以略显紧绷,更将她的身材衬托的淋漓尽致。

    就在他们俩满脑子都是“老子天生爱自由”这句话上来回脑补的时候——

    “墨墨,祁绍和谢忱看我胸。”

    苏九凝了一个通音符,咻的一声,出去了。

    祁绍:“——?”

    谢忱:“——?”

    草!要不要这么不要脸啊!

    苏九显然就是这么不要脸,拨了拨腰间的玄石,“虽然是隔着衣服,可是你们也看了。”

    祁绍:“……”

    谢忱:“……”

    现在自挖双目还来得及吗!

    很明显,来不及了。

    墨无溟没想到玄石在南幽大陆居然就可以用,在收到苏九那条“不看别人,只看你。”的通音符的刹那,先是羞窘,而后就陷入浓浓地幸福感当中。

    一整天心情都是美美的。

    就连跟几个护城统领说话,都褪去了两分冷意,轻慢的道:“既然四龙都要去幽灵谷,那这神兽一说,定然是有所依据了。”

    酒城统领陈鳌,抱拳颔首:“独孤霸业对主公调遣多去接洽的人产生了怀疑,我等是否要借此机会与他的长子独孤七甸结识?”

    这时,墨无溟腰间的赤色玄石闪了闪,进来一个通音符。

    能给他发通音符的,除了他家九儿,还能有谁?

    薄唇不经意间翘起,冷硬的眉眼放柔两分。

    修长手指在玄石上摁了摁。

    ——“墨墨,祁绍和谢忱看我胸。”

    墨无溟嘴角若有似无的笑,咔嚓一下就破碎了。

    冰山脸再次出现,房间里温度瞬间下降。

    “……”有杀气!

    三个护城统领吓得连刚才的话,也不敢接着说了。

    玄衣男子站在树下,漆黑的瞳孔闪烁着一种冷漠的光泽,声音极尽冷酷:“本王倒要看看他有什么能耐毁约!”

    三个护城统领后脊发凉,依然没敢吱声。

    别看他们主公表面上冷冰冰的,实际上连骨子里也是冷的!

    一场杀戮的开始,源于一道通音符。

    任谁都不敢相信。

    三人低着头,等主公离开后,擦了一把冷汗。

    “陈鳌,刚才那声音是谁啊?主公的脸色很难看啊。”

    “我哪知道啊,我估摸着可能是之前那个被主公看中的少年。”

    两人闻声,一脸黑线。

    “一个男的……胸看了要什么紧?”

    “就是!独孤家是个硬茬,咱们吃了他一半,够呛了。现在主公忽然改变主意……蓝颜祸水啊!”

    陈鳌摆手,“那还不是咱家主公心眼小了?关人家什么事啊?”

    两人撇了撇嘴。

    “你说,咱们主公要脸是脸,要身材是身材,就连身份也不低于哪个,怎么偏偏就喜好男色。”

    “害!西平城主跟他多般配啊?他怎么就看上一个男的,还是拖后腿的……”

    “行了,你们就别抱怨了!”陈鳌打断他的话,却笑的很奸诈,“我跟你们讲,主公之前让我把他跟屠魔堂新任堂主是一对的消息传出去了,你们说这意味着什么?”

    “什么?”

    “什么?”

    “嘿嘿,弄假成真!”陈鳌机灵鬼的样子,挤了挤眼睛,“我听说屠魔堂新任总堂主是个大美人,这是一个把咱们主公掰正的好机会!不出几日,整个中东,到处都是他们俩的好消息。”

    两人觉得这个不靠谱,没忍心泼他冷水。

    主公要是真那么容易被掰正,西平城主也不会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事情如同陈鳌所说的差不多。

    没出两日,屠魔堂总堂主跟酒城主有一腿的事,有鼻子有眼的传开了。

    令他没想到的是同时传开的还有五六个男人,皇甫云阙排在首位,其次是独孤七甸,第五瀛……每一个都他娘的是中东鼎鼎的有名的人物。

    那一桩桩一件件事,编的跟真的似的。

    对比之下,竟然比他们家主公这茬,还他娘的逼真。

    陈鳌看着满城告示,以及周围人的谈论,懵逼脸。

    搞什么啊?

    那个总堂主作风这么差的吗?

    早知道他们主公都不用出手了!

    真是玷污了他们家主公的名字!

    在他气愤不平的时候,罪魁祸首皇甫云阙,差点开心的厥过去:“哈哈哈……干得漂亮!这样一来,我看谁还敢要她?本少的囊中之物了!”

    要说他这做法,拉出去打死都不为过。

    这不,护卫队长都看不下去了:“少爷,像你这样败坏未出阁姑娘的名声不好吧?”

    皇甫云阙抬起头,笑眯眯得:“我败坏?明明是你去败坏的。”

    护卫队长:“……”

    得嘞!

    黑锅背的个妥妥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