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2章 你们自个玩去吧

    见苏九不语,五堂主还以为她担心了,便安抚道:“这屠魔堂到底是白家的,总堂主也不必担心,以您的实力与天赋,打他们一顿就好了。”

    苏九:“……”

    那几个堂主上辈子是做了多少缺德事,这辈子才摊上这么一个实力坑?

    五堂主手扶下巴,一脸认真的:“这次选拔舵主就是冲着您来的,老大和老二执拗的很,我看就先从他们俩下手吧?”

    苏九垂下长睫,眼底掠过浅碎的暗光。

    她并没有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在寻找白濯这件事上,屠魔堂总堂主则排在后面。

    停滞了片刻,她才开口问:“从你的话来看,这老大和老二极有可能反了本座啊?”

    声音挺淡的,却冷意蚀骨。

    五堂主愣了愣,转瞬便想起了白濯干的事,连忙摇头:“不是不是!老大跟老二只是奸诈了点,但是对家……总堂主绝对是衷心的!我们对白家绝无二心啊!”

    他紧张的说话都有些乱了。

    对比之前被打的惨状,似乎也能理解他的反应。

    然而,苏九却嗅到了一丝不寻常。

    因为他口中的总堂主,不是她,是白濯。

    苏九压下眼底的暗光,舔了舔后槽牙:“所以,在你眼里藐视本座都是小事,与反了本座没关系是吧?”

    五堂主吓了一跳,抱拳跪地:“属下绝无此意!属下的意思是……他们对屠魔堂都是忠心耿耿的!对您这个总堂主亦是如此!”

    “是吗?”

    苏九面无表情的注视着他,而后走到他的面前。

    “是!”

    五堂主盯着她停下的步伐,暗暗地郁闷。

    家主真是太胡来了!

    他搞个失踪,却让他们担风险!

    “濯叔在哪?”

    苏九冷着脸,声音很轻。

    五堂主心底一咯噔,小心脏差点从嗓子眼里蹦出来,僵硬的摇头:“属下不知,家主很久没出现了!他出事了吗?”

    “……”

    苏九冷眼看着他,没有言语。

    有些人即便不说话,身上溢出的强大气场,也足够令人窒息了。

    五堂主跪在地上,冷汗直冒。

    总堂主为何不说话?

    难道她发现家主没有失踪?

    不!不可能!我没说漏嘴啊!

    就在他满脑子的狂风暴雨的时候……

    苏九横移一步,从他身边走开了。

    直到脚步声走远了,五堂主才擦了一把冷汗。

    他却不知道,离开房间的之后的苏九,脸色阴沉的可怕。

    “欸!苏堂主!”

    皇甫云阙站在对面的走廊,朝着她招了招手。

    苏九将那股想要掀掉屠魔堂的冲动压下去,慢吞吞地走过去:“何事?”

    皇甫云阙挠了挠额角,挺不好意思的:“我不是说要请你去我家吗?”

    苏九挑眉:“然后呢?”

    “出了点事……不过也没关系,我们可以一起去幽灵谷啊!”皇甫云阙话锋一转,又临时改变了主意。

    是啊,不能去皇甫家,可以跟她结伴去幽灵谷啊!

    哈哈!本少真是个小机灵鬼!

    苏九微微侧目,余光落在从她房间走出来的五堂主身上,笑的挺坏的:“行,反正我也挺无聊的,就陪你去幽灵谷吧。”

    没想到对方直接答应,皇甫云阙一阵狂喜:“真的?我现在就让人去准备!”

    说完就走。

    “总堂主!”

    五堂主双目微睁,差点从台阶上掉下去,仓促着跑到对面:“您……您您要去幽灵谷啊?”

    苏九斜眼:“嗯。”

    “……”

    五堂主呆若木鸡。

    剧情不带这么走的啊!

    她走了,谁来继承屠魔堂?

    老大他们准备挫她锐气的各种安排,不都是白瞎了?

    五堂主使劲搓了搓脸,“总堂主,老大他们对您继承总堂主一位很不满啊,您现在不一鼓作气的拿下屠魔堂的话……”

    苏九轻描淡写的摆了摆手,“哦,我不要了,你们自个玩去吧。”

    五堂主:“……”

    什么不要了?

    不要屠魔堂了?

    不要总堂主之位了!

    不等他反应过来,苏九已经转身走了。

    祁绍和谢忱听到苏九要离开的决定之后,一脸懵逼。

    好好的计划,说变就变啊。

    祁绍喝了一口冰糖水,狐疑道:“不找白大叔了?”他顿了顿,惊呼:“他死了啊?”

    谢忱:“……喝你的冰糖水吧。”

    祁绍撇嘴:“干嘛呀!我这不是担心嘛!而且……九哥还说要跟皇甫龟孙同行啊!”他哼哼唧唧的道:“冥大可都说了,不许九哥看那个鬼东西一眼呢!”

    谢忱斜眼,语气怪酸的:“……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冥王?”

    并没有听出话中深意的祁绍,举起手里那碗冰糖水,“本少从小立志,追随冥王大人!”

    语毕,一饮而尽。

    豪气冲天的架势,不知道还以为他喝了一碗烈酒呢!

    谢忱吐了一口气,扭头的时候,撞上了苏九戏谑的眼神。

    大概是苏九被调侃的多了,他的脸皮变厚了,脸都不红了。

    缺根筋的祁绍,注意全部都在计划改变上面,还在那愤愤不平:“九哥,咱们到底为何突然去幽灵谷啊?你不会是……”

    苏九那双犹如刀刃的眼神射了过去,顿时让他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她抿起红唇,挺烦躁的:“屠魔堂的事,暂时不急。”

    祁绍撇了撇嘴,没敢再瞎逼逼了。

    谢忱敏感的察觉到了异样。

    以苏九的性格,除非是白濯没事,否则……

    谢忱眉心微微一跳,脱口道:“白濯没事?”

    话音落地,苏九的脸就被薄冰覆盖了。

    “卧槽?”

    祁绍吃惊的捂嘴。

    谢忱也满脸暴汗。

    白濯和麟霄大概是疯了,不然怎么敢诓九哥!

    苏九手摁着额角,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去幽灵谷这事皇甫云阙会安排。”

    祁绍哪里还敢火上浇油,竖起拇指:“不愧是九哥!做决定都这么有魅力!”

    苏九懒得理他。

    解开系在手腕上的抹额,朝着旁边抖了抖。

    九幽血蚕丝受到了召唤,顿时一震,变得笔直,透着锋利。

    唯独苏九抓着的地方,却是无比的柔软。

    祁绍也不是第一次见到,还是惊奇的咂嘴:“啧,不愧是兵器谱上的神兵利器啊!就这玩意,猝不及防就能要了人命!”

    可不是嘛,谁能对一个柔软丝滑的抹额有提防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