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2章 不会说话,嘴就别要了

    五堂主心里激动,靠近苏九,压低了声:“你没来之前,我以为是你小丫头片子,所以特别不看好你!但是现在这些问题都没了,你天赋异禀而且还是男子汉大丈夫!屠魔堂总堂主之位非你莫属啊!”

    祁绍:“……”

    谢忱:“……”

    兄dei,你恐怕要失望了!

    苏九侧目看着他,声音不轻不重:“小丫头片子怎么了?”

    五堂主愣了愣,旋即摆手:“害!别提了,咱们爷们……”

    苏九面无表情地扯下抹额,然后将抹额一圈一圈,绕在手腕上,系起来。

    一马平川的胸膛,缓缓地浮起了山丘。

    美艳的面部轮廓,更添几分勾魂夺魄。

    女儿家婀娜多姿的曲形,

    方才惊艳绝伦的少年郎,摇身一变倾国之姿女娇娘!

    这视觉冲击简直是要人老命了!

    众人双目圆睁,下巴掉一地。

    大大大……大变活人呐?

    人与人之间还能不能有点信任啦?

    啪叽!

    五堂主痴痴的朝着脸上甩了一巴掌,而后疼得捂脸,牙床打颤,“丫……丫头片子……”

    苏九侧目,眼尾的余光睨着他,轻轻地“嗯?”了声。

    五堂主:“……”

    一世英名,毁了!

    无尽的沉默。

    忽地传来护卫队长的惊呼:“少爷!”

    只见,皇甫云阙眼神呆滞,鼻孔流出两股红色,他抬起手,摸了一把,声音有些抖:“哦,没事没事……”

    护卫队长额角抽搐,递过去一个手帕,压着声:“少爷!”

    皇甫云阙接过手帕,一边擦一边道:“咳咳!本少眼泪从鼻子里流出来了……苏小妹,藏得太深了。”

    众人:“……”

    你家眼泪是从鼻子里流出来的?

    不是,你家眼泪是他娘的红色的?

    吐槽归吐槽。

    众人倒也没有觉得皇甫云阙流鼻血很可笑。

    实在是苏九这张脸,美艳到令人心惊,若非她脸上那生人勿进的表情,以及那双寒凉的眸子。

    他们恐怕也会把持不住的尖叫起来。

    说到底他们还是没胆子!

    祁绍看见皇甫云阙这个死样子,立刻产生了危机感,边怼人,边拱手:“谁是你家小妹?这是屠魔堂的总堂主!”

    冥王大人不在,他就是一把刀!

    砍除一切杂草!

    皇甫云阙擦了擦残留在鼻尖的血迹,心里却越发火热起来,脸颊也跟着变得滚烫。

    女的!苏九居然是女的!

    一丝欣喜若狂在心底蔓延开。

    若是他娶了苏九,那屠魔堂不就是皇甫家的囊中之物了吗?

    他想着想着,忍不住咯咯笑出了声。

    笑声在眼下的环境中还是挺诡异的。

    祁绍皱着脸,靠近谢忱,嫌弃的道:“这龟孙子肯定在脑补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谢忱颇为赞同的点头。

    别说他们俩了,就是护卫队长也捂着脸,没脸见人了。

    说好的为了幻灵山圣尊,可他现在这样子,宛如坠入情网的傻憨憨!

    苏九推开折扇,清冷的目光扫过众人,“自今日起,本座便是屠魔堂的总堂主,背叛我者,死……都是解脱。”

    声音轻极了,却犹如锁魂链子缠住了脖子,令人感到窒息。

    五堂主心里很郁闷,但是自己刚刚说的话,也不能当屁给放了。

    他沉着脸,拱手:“得令!”

    屠魔堂弟子们:“得令!”

    测试的弟子们:“得令!”

    震耳欲聋的声音。

    关于苏九身份一事,暂时就这么尘埃落地了。

    五堂主心有不甘,却又没办法,虽然他自己跳进坑里,还把自己给埋了。

    由于测试石被毁,今天的测试算是终止了。

    新来的弟子都被安排住在了分堂的弟子宿舍。

    五堂主则带着苏九,去了分堂堂主的住处,给她安排了房间。

    皇甫云阙厚着脸皮也跟了过去,就住在苏九隔壁房间。

    五堂主在认出皇甫云阙的时候,自然是既防备又警惕。

    只是见他就带了一个护卫,也挺安分的,便随他去了!

    下午,房间。

    祁绍一只脚踩在凳子上,一只手撑着桌沿:“九哥!你干嘛把公布女子身份?你这样很危险的!红颜祸水啊!”

    啪——

    苏九甩手就给他后脑勺一巴掌,“信不信我把你嘴剁了?”

    祁绍捂着后脑勺,委屈的在地上蹦起来:“我可没说错啊!你看皇甫龟孙的眼睛都盯在你身上了?要是冥王大人知道了,肯定抠掉他的双眼!”

    任何对九哥心怀不轨的,都是冥大的情敌!

    偶像的情敌,四舍五入,也是他的敌人!

    #真爱粉的倔强#

    苏九白了他一眼,“不知道你脑子里一天天装的是什么。”

    祁绍掐着腰,挺横的:“昨天不知道装的什么,但是现在装的都是皇甫龟孙的脑袋!”他扭头,看向谢忱:“你帮不帮我?”

    “加油!”

    谢忱在精神方面给了他一个肯定的手势。

    祁绍脸一黑:“滚大爷的!”

    叩叩!

    门外传来敲门声。

    祁绍跑过去把门打开,疑惑的看着一群端着托盘的婢女:“干什么?”

    婢女弯了弯腰,轻声细语的走进来,“奴婢是奉命来给总堂主送衣服的,这些都是五堂主特地命人替总堂主准备的。”

    一下子就进来了十个。

    前五个托盘是衣服,后五个托盘是各种首饰。

    祁绍眨了眨眼,扭头看向苏九,“这些都是给九哥的?”

    带头进来的婢女没理他,站在桌边也没动弹。

    苏九捏着茶杯,眼尾泛着淡淡的冷光。

    婢女这才弯了弯腰,语气中带着一丝丝的傲气:“奴婢柳宁,是五堂主的贴身婢女!五堂主特地将奴婢赐给总堂主的贴身婢女。以后您的衣食住行,皆有奴婢打理。这两位公子毕竟是男子,多有不便!”

    话字言间,充斥着的皆是高人一等。

    苏九垂着眼睑,眼神挺无奈的。

    没见血的战场,震慑力果然不够。

    柳宁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还自作主张的拿起桌上一件女装,“五堂主说了,姑娘家要有姑娘家的样子,不要穿的男不男女不女……总堂主不要误会,奴婢并非是说你的。总堂主生的这般漂亮,比那醉月楼的头牌都美丽动人呐,啊……对不起,奴婢说错话了!”

    听听这单口相声,也是个人才了。

    苏九哪里吃这套,冷着脸,语气不咸不淡,“既然不会说话,这嘴就别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