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9章 一刻钟到了

    登记执事沉着脸,怒不可遏:“看来几位确定要在我们屠魔堂撒野吗?”

    屠魔堂的弟子们,已经将整个练武场给围起来了。

    排队测试的人群,纷纷往后退。

    “什么情况?有人来屠魔堂挑衅?”

    “草!好大的胆子,怕不是活腻了吧?”

    “嘘,别出声,先看看怎么回事。”

    人群两边站开,中间露出一条道。

    苏九坐在太师椅上的身影,就这么映入眼帘。

    众人看向太师椅上的白衣少年,不由发出阵阵讽笑。

    “哈哈哈……这年头毛都没有长齐的孩子,胆子倒是挺大的啊。”

    “害,没有经历过江湖的毒打,打一顿就好了。”

    “屠魔堂的师兄们,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

    “师兄们加油!给这些不把屠魔堂放在眼里的人一点颜色看看!”

    众人秒变某球啦啦队。

    彩虹屁一拍,屠魔堂的弟子们顿时觉得战意满满,感觉自己能一根手指干死一头牛。

    苏九竖起折扇,抵着下巴,淡淡的提醒:“还有半刻中。”

    ——“给你一刻钟时间通知,不然把你分堂拆掉。”

    少年清冷的声音,骤然在脑海里响起。

    登记执事脸色铁青:“放肆!屠魔堂岂是你想拆便拆掉的!”

    “只要我想。”

    苏九语气缓慢,美艳的脸庞,带着几分玩世不恭。

    “欸?那不是皇甫云阙吗?”

    忽然有人发出疑问。

    登记执事眼神一凌,“你们是皇甫家的人?”

    突然被人认出来,皇甫云阙眼梢抽了抽,站出来:“在下只是路过,这些事情有误会,我这位兄弟他……”

    “抓住他们!”登记执事听见皇甫家的人,自然就认为他们是来生事的,朝着外面的弟子道:“快去请堂主回来!速速调人过来!务必把他们全部抓住!”

    情况陡转,这让皇甫云阙有点懵逼,“不是,等等等……这件事真有误会!我们就是路过!”

    登记执事冷笑一声,瞥向那个坐在太师椅上少年。

    皇甫云阙:“……”

    尼玛,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屠魔堂的人修为都不低,他就只带了林宇一个,如果硬碰硬的话,他们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护卫队长攥着剑柄,将自家少爷护在身后。

    屠魔堂的弟子开始逼近他们。

    气氛瞬间严峻起来。

    啪啪啪。

    忽然传出一阵鼓掌声。

    只见,少年歪坐在椅子上,一边鼓掌一边道:“打起来!打起来!”

    祁绍:“……”

    谢忱:“……”

    你这样真的好吗?

    皇甫云阙:“……”

    护卫队长:“……”

    想回去揍死那个跟进来屠魔堂的自己!

    众人:“……”

    坑货队友的日常。

    卖队友,没商量。

    登记执事越发觉得苏九挑衅他了,气急败坏的吼道:“快点动手!”

    屠魔堂的弟子离皇甫云阙很近了,当即拔出剑,冲上去。

    护卫队长虽然刚刚进阶到一阶元皇,但也不是吃素的。

    双方拔剑,战在一起。

    皇甫云阙自己也是元皇高手,但他实战经验并不多,面对七阶元王,几个回合下来,破绽百出!

    祁绍和谢忱露出了地铁老爷爷看图的表情。

    祁绍:“元皇的修为给他太浪费了。”

    谢忱:“加一。”

    吐槽归吐槽。

    皇甫云阙也算是讲义气了,一直带着自家护卫打架,愣是没让屠魔堂的弟子冲到苏九跟前来。

    苏九冷眼旁观,挺没心没肺的。

    直到皇甫云阙被人一脚踹飞,险些砸在她的身上,她轻微抬手,将他拂开。

    皇甫云阙还在等自己被摔得眼冒金星,就天旋地转的,稳稳地站在了地上。

    祁绍揉着鼻尖,实在是有点看不下去:“你好歹是个元皇,居然连七阶元王都打不过,你这也太……”

    槽多无口。

    皇甫云阙面色微红,挺尴尬的:“本少与人和善,不常跟人动手。”

    谢忱面无表情地补了一刀:“元皇竟然打不过七阶元王。”

    皇甫云阙噎住:“……”

    本少与人和善,不跟你计较!

    护卫队长打着打着发现自家少爷不见了。

    余光一扫,瞥见了令人吐血的画面。

    他在这里拼死拼活,他们却在那里如无其事的聊天!

    要只是他们家少爷也就算了,偏偏还有那个惹事桶苏九!

    今天这些事都是他给惹出来了,凭什么他置身事外的看戏!

    护卫队长越想越生气,身形一转,就把防守的位置错开一道口。

    屠魔堂的弟子一下子越过他,往里面冲了过去。

    “师兄们加油啊——!”

    “让他们知道知道江湖的险恶!”

    “让他们好好尝尝江湖的毒打!”

    两边来选拔的人群,激动地大喊助威。

    屠魔堂的弟子充进去了数十人,眼看着就要对苏九动手了。

    皇甫云阙攥着剑柄,就要再次冲过去迎战。

    唯有祁绍和谢忱不动如山,稳得一批。

    说时迟那时快。

    数十个屠魔堂的弟子,忽然脚下全部一个趔趄。

    扑通、扑通、扑通……

    双膝不受控制的着地,前后一个挨着一个。

    若非还有点距离,后面弟子手中的剑,能把前面弟子一剑给穿透了。

    要真是那样,那画面可就尴尬到姥姥家去了!

    呃……

    虽然现在的画面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因为原本通往苏九的路上,此刻跪满了人,挺诡异的。

    “……”

    全场寂静。

    按理说他们也没见过这个场景,却不知为何感觉很熟悉。

    登记执事黑着脸,怒喝:“你们在干什么?还不快给我爬起来!”

    屠魔堂的弟子非但没有爬起来,一股重力压下,他们脊梁骨都快被压断了,只能伏在地上。

    厚重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肉眼可见速度,冷汗浸湿后背,脸贴在地上,也被汗水浸湿了。

    登记执事瞳孔一缩,发现了不对劲,不由往后退了半步。

    少年红唇勾起,笑的很邪气,“一刻钟到了。”

    犹如恶魔般的提醒再次传出。

    他缓缓地起身,单手负背,往前走。

    登记执事此刻在发觉对方并非是开玩笑,而是认真的,顿时手脚发凉:“你……你想干什么?”

    苏九没理他,转身走到测试石旁边。

    拿起折扇,在测试石上敲了敲:“这玩意挺贵的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