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8章 搞事走起

    “字面意思。”

    少年一只手托着下巴,半阖着双眼,慵懒地犹如一只波斯猫。

    仿佛他之前的给人的寒意,都只是错觉一般。

    皇甫云阙面色微沉,很是冷峻。

    他再怎么对苏九和颜悦色,但终究是从小被人捧在手心里的皇甫家大少爷。

    一旦自己做的决定被人否定之后,就会不自觉地露出那种高人一等的姿态。

    护卫队长察觉到自家少爷的情绪变化,不由捏了一把冷汗。

    然而,同桌的三人,压根没人鸟他。

    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能怕你这小水花?

    滚远点高人一等去吧。

    皇甫云阙:“……”

    护卫队长:“……”

    就……挺尴尬的。

    沉默了片刻。

    苏九将凉茶喝完,摸出一把折扇,在掌心敲了敲,慢吞吞地起身。

    “走吧。”

    话是对祁绍和谢忱说的。

    三人一前两后,往屠魔堂走去。

    护卫队长看了眼自家少爷:“咱们还跟不跟?”

    这么多白眼都受了,没道理败在一句话上!

    皇甫云阙眯起眼睛,拍桌而起:“跟!”

    护卫队长默默地跟上。

    屠魔堂门口人已经没多少人了。

    登记执事坐在桌前,正在收拾今天登记的资料,余光瞥见有人过来,便道:“低于七阶元王,不收。”

    语气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坏。

    但是听得出今天应该用这个要求淘汰了不少人。

    哒哒。

    折扇在掌心轻轻敲响。

    苏九侧目,冷淡地吐出两个字:“苏九。”

    她绕过桌子,往前走,跨过门槛。

    祁绍和谢忱紧跟其后。

    登记执事懵逼了一瞬,回神之后,忙喝道:“站住!”

    站在门内两侧的弟子,立刻将手中佩剑交叉,拦住了进门的苏九。

    叮噹——

    折扇随意地往上一甩,交叉的佩剑直接被弹开。

    两个弟子手臂发麻,倒退了三步,险些将佩剑丢在地上。

    跟过来的皇甫云阙眼珠子差点掉出来,赶紧快步上前,“苏兄弟!不可鲁莽!”

    彼时,登记执事已经变了脸色,怒吼:“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来屠魔堂闹事?”

    声音一出,屠魔堂里面冲出来不少弟子。

    皇甫云阙面色一紧,抱拳道:“误会误会,我这兄弟初来乍到……”

    哗啦。

    苏九打开折扇,冷冷地打断了他:“老子叫苏九,不知道的就滚去问你们堂主。”

    以白濯的性格,她继承白家的事,早已不是秘密,五方堂主不可能没有交代过。

    登记执事眼神闪了闪。

    苏九这个名字,他还真知道。

    登记前,堂主叮嘱过他,一旦有个叫苏九过来登记,就去通知他。

    难道、这个人是四龙的人?所以堂主才会特别的关注?

    登记执事脑补一番,冷嗤道:“嘁,你当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见到我们堂主吗?笑话!想要进屠魔堂就要登记考核,按照屠魔堂的规矩进来!”

    一听苏九被骂阿猫阿狗,祁绍第一个炸毛:“哈哈!真是笑话!我们九哥要见你们堂主是给他脸了,轮得到你一个咸鱼臭虾出来冒头吗?”

    登记执事脸色铁青,指着他们:“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把这几个搞事的轰走!”

    此刻,他显然已经忘记自家堂主的交代了。

    真不知该说他记性不好,还是祁绍气人的本事太到家了。

    皇甫云阙嘴角狂抽,再次开口:“冷静冷静,这件事有误会,我们只是来看看……”

    “给你一刻钟时间通知,不然把你分堂拆掉。”

    少年声音清冷,没什么起伏,话中的意思,却狂妄的不像话。

    皇甫云阙:“……”

    护卫队长:“……”

    /咬手。

    初生牛犊不怕虎。

    原谅他的无知吧!

    屠魔堂的弟子们气得脸都黑了。

    自打他们进屠魔堂开始,还从来没被人如此的挑衅吗!

    登记执事气得跳脚:“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把屠魔堂的分堂拆掉!给我上!”

    屠魔堂的弟子,等级最低也是三阶元王。

    数十个弟子就这么把他们给围住了。

    皇甫云阙摸了摸鼻子,挺无辜的:“那什么,我们……”

    登记执事怒吼一声:“他们五个闹事的,全部抓起来!”

    皇甫云阙:“……”

    护卫队长:“……”

    所以我们跟过来干什么?陪着他们发疯啊?

    正想着,却见刚刚还站在门槛里的少年,已经转过身,往里走去。

    祁绍和谢忱也要已经跟了上去。

    皇甫云阙反应也挺快的,已经带着护卫追上去了。

    屠魔堂的弟子们:“……”

    懵逼树上懵逼果,懵逼树下你和我。

    他们都没看清楚对方是怎么走的,就觉得身体突然麻木了一下。

    登记执事率先反应过来:“你们干什么吃的?还不快去把人抓住!”

    众弟子连忙跟进去。

    五人进去之后,脚步还挺快的,根据弟子的站位,很轻松的就找到了之前进来的那选拔的人。

    偏院是一片空地,专门改建成了练武场。

    正前方是五面墙,每一面墙上面都有力道测试石和修为测试石。

    每面墙后面都有人在排队,大概有一百多人。

    走进之后,祁绍和谢忱看见两块测试石之后,仿佛回到了被某人力道笼罩的阴影下。

    纷纷打了一个冷颤。

    皇甫云阙的步伐挺快,赶紧来到苏九身侧:“苏兄弟,屠魔堂不是瞎玩的,你还是快点跟我走吧?”

    “既然都瞎玩了,当然要进行到底了。”

    苏九抱着胳膊,折扇抵着下巴,语气挺随意的。

    皇甫云阙眼梢狂抽,低着头,压着声:“你听话,趁着现在人多,咱们从后面还是能逃走的。”

    “你自个逃去吧。”

    苏九嫌弃地瞥了他一眼,而后侧目,朝着练武场正前方抬下巴:“把我的椅子搬出来。”

    “好嘞!”

    祁绍屁颠颠的走到最前面的位置,将一个太师椅摆在那。

    苏九走过去,一撩袍子,靠坐在太师椅上,翘着二郎腿。

    “都安静一下。”

    少年半歪着身子,手肘搭在扶手上,手里折扇敲了敲。

    典型的大佬坐姿,嚣张的要命。

    登记执事和屠魔堂弟子本来不想把事情闹太大,谁知道还没等到空隙把人给逮住,这人就搬个太师椅,装起大尾巴狼了!

    这简直是不把他们屠魔堂放在眼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