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 屠魔堂选拔

    祁绍:“……”

    谢忱:“……”

    活着不好吗?

    你们招惹这玩意干嘛?

    *

    白家在南幽大陆为了隐藏身份,用的非白家原姓,而是统称为屠魔堂。

    屠魔堂五个堂主,势力分布在东亚各个地方,穿插在四龙与一虫之间。

    屠魔堂这一势力,在东亚是除了四龙之外,最令人向往的去处之一!

    是以,这次屠魔堂招收新人的消息发布出去,就在东亚掀起了风波。

    屠魔堂分堂。

    五个堂主聚集一处,正在对这次招收新人的决定,表达各自的意见。

    四堂主皱着眉,不赞同的:“咱们不能为了给苏九下诱饵,就这么轻率的选拔舵主,万一四龙有图谋不轨的混进来,该当如何?”

    五堂主点头,跟他一个想法:“没错,这个方法太冒险了。谁不知道四龙一直对我们屠魔堂虎视眈眈?不过是不想轻易地打破四龙和谐的格局,要不然,早就对我们下手了!”

    三堂主对这件事是中立,把视线看向了这次决策的大堂主与二堂主。

    两人神色谈定,完全没有担忧之色。

    大堂主端起茶杯,用杯盖拂了拂茶叶,道:“要是四龙的人有能力通过选拔,那我们屠魔堂也没有理由不给人进来。”

    此话一出,四堂主跟五堂主急了。

    “老大,咱们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是啊,怎么可以替他人做嫁衣呢!”

    二堂主沉下脸:“急什么急!就不能听老大把话说完?”

    四堂主和五堂主心头一闷。

    大堂主喝了一口茶,才不急不缓地开口:“舵主选拔的要求,不仅是力道和等级要求,还要打擂台。”他顿了顿,掀起眼皮,看向他们:“难不成你们这么多年,手底下就没有养几个舵主的继承人?还能让四龙的人捡了便宜?”

    两人顿时一噎。

    他们正是因为手底下有合适的人选,且已经培养了多年,所以才会不满这次外部选拔的决定。

    “既然如此,那你们两还担心什么?”大堂主目光转冷,笑的挺狡诈:“这次选拔的关键还是在于苏九,这可是让她一展拳脚的好机会。只要她想表现自己,那就肯定会去参加舵主的选拔。到时候,我们再好好地挫一挫她的锐气!”

    二堂主也笑了,稳稳的喝了一口茶,“啧,今年的新茶,味道不错,你们也尝尝?”

    三堂主眼神闪了闪,不知为何,从家主那自信满满的神态来看,这苏九不像是个好惹的。

    他有些迟疑的:“万一,她不以这个方式进屠魔堂,而是以白家家主的身份找来呢?”

    “……”

    空气有一瞬间的寂静。

    白濯已经把白家所有的权利交给苏九这件事,他们都是知道的。

    但是南幽大陆的实权,却还是在他们五个堂主手里的。

    大堂主捋着胡须,面色沉吟,“若真是如此,那只能说明他是没有任何挑战精神的花架子,不配成为白家的继承人!”

    二堂主表示赞同:“没错,既然不配当白家的继承人,屠魔堂自然与她没有半点干系!”

    三堂主挑完事,又摆手:“害,我们应该对家主有信心,他看中的人,必然不会是花架子。”

    话是这么说。

    他们又如何能安心把屠魔堂交给一个黄毛丫头?

    *

    艳阳高照。

    热气腾腾,惹得人心烦意乱。

    屠魔堂分堂,外面人挤人,都在报名。

    路边的凉茶摊位上,坐的都是吃瓜群众。

    阳光斜斜地照进去,又晒人又刺眼。

    苏九靠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手支下巴,闭眸假寐。

    祁绍坐在她旁边,手里拿着一把纸伞,把照进来阳光挡住,脸还是热得通红。

    “我感觉我都快热晕了,算算时间不是都入秋了吗?”

    谢忱手摇着折扇,脸颊晒得也有些泛红:“南幽位属南,气温高很多,少有冷的时候。”

    祁绍用袖口擦了擦汗,一脸怀疑的表情:“真的假的?”

    “谢兄弟所言非虚,南幽大陆的确位于南方,应该是诸多大陆当中,温度最高的一个大陆了!”皇甫云阙笑眯眯得接过话茬。

    他是厚着脸皮,硬跟过来的。

    坐在这里快一个时辰了,总算有人开口说话了!

    然而——

    祁绍:……

    谢忱:……

    突然之间很安静。

    皇甫云阙手抵在唇边,轻咳了两声:“嗯……真热闹啊。”

    护卫队长一边替他家少爷尴尬,一边默默地安慰自己,他家少爷这般屈尊纡贵都是为了幻灵山圣尊!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随着时间缓缓地过去,排队的人群也逐渐减少,一部分被领进了屠魔堂。

    一部分报名就被筛掉了,这会来到凉茶摊位,连续灌了几杯凉茶,解暑。

    摊位上的吃瓜群众,忍不住问:“什么情况啊?这次招收新人这么严格啊?”

    一个被筛掉的男人,叹了口气:“害!这次并非是招收新人那么简单,报名才知道,屠魔堂这次是选拔舵主主人选的,能不严吗?单单是修为,低于七阶元王直接就被刷了!”

    另一个被筛掉的男人也道:“谁说不是呢?早知道屠魔堂收的是舵主,我就提前买点丹药,强行突破到七阶元王了,真是错失了出人头地的良机啊。”

    舵主?

    众人目瞪口呆,也是被这个消息吓了一跳。

    皇甫云阙和护卫队长对视一眼。

    其中深意,不言而喻。

    屠魔堂的羹,谁不想分一杯?

    屠魔堂招收新人时间是三日,而这三日时间足够其他世家动脑筋了。

    皇甫云阙身为皇甫家的人,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不知何时,少年睁开了双眼,正一瞬不瞬地望着那个与自家护卫交换眼神的皇甫云阙。

    皇甫云阙收回视线的时候,就撞进了对方冷漠地眼神里。

    苏九轻轻移开视线,缓缓地道:“皇甫兄,有些东西看着眼馋,但摸到之后会烫掉一层皮。”

    他的声音极淡,却让人感觉一股寒意流窜过心里。

    皇甫云阙眼神一滞。

    这句话若是在他动屠魔堂脑筋之前听到他都不会放在心上,偏偏刚刚与护卫确定眼神之后听到。

    他皱起眉,心里有些不悦:“苏兄弟,此话何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