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 光明正大的进

    “苏兄弟难道不知幻灵山圣尊吗?”

    皇甫云阙面露不解的问道。

    “幻灵山圣尊……”苏九捻了捻酒杯,脑海里闪过幻境中出现的道袍老者的身影。

    皇甫云阙见对方似乎真的不知晓,内心惊讶的同时,又科普道:“我们所进的幻境正是幻灵山圣尊所设,他的幻境在南幽大陆都是出了名的难破,每年在幻灵山送命的人不计其数。”

    苏九略微抬眼,“那你为何去送死?”

    呃……

    皇甫云阙有些语塞,“这件事说来话长……那你又是如何去的幻灵山?”

    护卫队长也看向了苏九。

    够胆识破除幻境,往自己心上捅刀子,这根本就不是人能干出来的事。

    他到现在都还在怀疑对方是心怀不轨,可以接近他们皇甫家的人。

    毕竟,这样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正想着,却见少年咂了下嘴:“路过。”

    护卫队长:“……”

    就这?!

    皇甫云阙也是微微一愣,显然没想到是这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原因。

    幻灵山几乎没有路过的人,大部分是别有居心,不是为了找出幻灵山圣尊,就是为了破除幻灵山圣尊幻境,以此功成名就。

    不过,对方连幻灵山圣尊都不知道,或许他们真的是路过吧。

    皇甫云阙如是想着,拎起酒壶,给他把酒满上:“苏兄弟是外来人口吗?”

    问的挺含蓄的。

    苏九倒是挺诚实:“嗯,从别的大陆来的。”

    皇甫云阙动作微动,显然被这个答案惊到了。

    “今年是什么日子?别的大陆的人才都涌进了南幽大陆?”

    苏九不以为然的:“是吗?”

    皇甫云阙边吃菜,边絮叨的问:“你是从哪个大陆来的?认识酒城的那位主公吗?最近跟独孤家合作,挺出风头的。”

    ——自家男人有名气,就是他娘的自豪啊!

    苏九手支下巴,压下上扬的红唇,声音很淡:“不认识。”

    祁绍:“……”

    谢忱:“……”

    睁着眼说瞎话的最高境界,大抵就是如此吧。

    两人全程装哑巴吃饭。

    皇甫云阙想要跟苏九交朋友,从开始说到最后,听得人都担心他嗓子冒烟。

    也得亏这顿饭算是吃完了。

    皇甫云阙放下筷子,笑呵呵的问:“三位此行去哪?若是方便的话……”

    “不方便。”

    苏九毫不客气的拒绝。

    皇甫云阙:“……”

    突然有点自闭。

    这跟他想的一点儿也不一样。

    护卫队长看见自己少爷吃瘪,低下头,掩唇轻咳一声。

    如果一开始他怀疑对方心怀不轨的话,那么此刻他觉得自家少爷才是心怀不轨的那个。

    “多谢皇甫少爷款待。”

    苏九起身,准备回房了。

    皇甫云阙嘴角微抽,忙又道:“这……要不我请你们喝茶吧?”

    护卫队长:“……”

    刚喝完酒吃完饭,谁还有肚子喝茶?

    果不其然。

    少年再次拒绝:“不必了。”

    起身,往楼上走去。

    祁绍和谢忱朝着皇甫云阙点点头,也跟着上二楼房间了。

    坐在大堂里的皇甫云阙:“……”

    这跟他想象的一点儿也不一样!

    护卫队长揉了揉鼻尖,提醒道:“少爷,这次出门仅有五天时间,已经耽搁了两天一夜了。”

    皇甫云阙抿着唇,一双狭长的眼眸,满是不甘心。

    他扭头问:“我长的像坏人吗?”

    护卫队长:“……”

    您长得不像,可是行为像啊!

    也是敢想不敢说。

    “算了,你先安排房间,我们也住下。”皇甫云阙手扶下巴,语气挺低沉:“你知道本少为何跟着他吗?”

    护卫队长摇头。

    我母鸡啊。

    皇甫云阙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能破除幻灵圣尊的幻境,带着我们一起走的人,你觉得幻灵圣尊会无动于衷吗?”

    护卫队长眼睛一亮,“您的意思是幻灵圣尊很可能会送上门?”

    “任何领域的高手,都不能忍受自己引以为傲的地方被人轻易破解,幻灵圣尊一定会出现的。”皇甫云阙的手指在桌上敲了敲,一副运筹帷幄的模样。

    护卫队长面容一松,“原来少爷是为了这个才会跟着他们,少爷英明!”

    刚夸完,就听见他家少爷喃喃低语:“我这双剑眉会不会显得太凶了?柔和点,会不会比较友好?”

    护卫队长:“……”

    对不起!我想多了!

    客栈角落里。

    三个元皇咬着手,面上皆是疑惑。

    一号元皇:“他们昨晚不会真的进了幻灵山了吧?”

    二号元皇:“那不能够,又不是傻子!”

    三号元皇:“呃,你们说主公的小男人,怎么跟皇甫云阙沾上关系了?”

    一号元皇:“唉,主公太难了,跟女人抢就算了,还得跟男人抢。”

    二号元皇:“啧啧……主公头上越来越绿了……”

    成功的歪楼,并且歪的越来越厉害。

    *

    二楼房间。

    祁绍继续之前一半的话题:“如果不利用白家招人直接进去,那咱们怎么进去?”

    苏九斜倚在窗边,眼光深邃,“其实有些事,我想不明白。”

    谢忱抬头:“何事?”

    苏九回眸,眼神挺冷:“有种直觉,濯叔这件事不太对劲。”

    白濯失踪的事,祁绍和谢忱都知道。

    两人微微蹙眉,不太明白苏九的意思。

    谢忱道:“你指的是白家的叛徒,还是……他失踪这件事?”

    苏九眼皮一跳,“你也觉得他失踪这件事有问题?”

    谢忱据实以答:“我是根据你的想法猜测的。”

    苏九一时无言。

    祁绍茫然的看着他们俩,“什么意思啊?难不成你濯叔没失踪?故意搞你的?那不可能!麟霄不是差点死了吗?”

    苏九抿唇不语。

    正是因为这事,所以她才没有多想,但在逻辑上总觉得哪里的有问题。

    她微微摇头,“罢了,不管濯叔有没有失踪,接任白家也是迟早的事。”

    话题又绕回来了。

    祁绍又问:“所以,怎么进白家?”

    苏九嘁了一声:“光明正大的进。”

    声音陡然转冷。

    两人皆是一愣。

    “光明正大进?”

    苏九眉眼低垂,唇角勾起:“既然清理门户,总得他们以下犯上,我才有借口处置吧?我倒要看看,有几个人明目张胆的反我。呵呵……一定很有意思。”

    声音逐渐变的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