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0章 你是不是不行啊?

    西亚环境较差,但普遍实力强大,修为低于元皇的话,会死的比小鸡还惨!

    二战这个丧心病狂的,清醒之后就主动请缨跑过去了!

    他要过去的话,能有好果子吃?

    灼华脸色惨白,冷汗欻欻往下流淌。

    听完这些对话,她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被青颜给坑了,他根本从来没有让主公挑过人!

    还有苏九跟主公的关系,也并不是因为相貌,是因为他们是旧识!

    不过苏九的隐瞒,倒在她意料之外。

    她都那么对他了,他为何还帮她呢?

    灼华咬着下唇,偷偷看了少年一眼,却发现对方也在看她,却又在自己看他的时候,又若无其事的移开了视线。

    灼华心脏怦怦直跳,慌张的低下头。

    墨无溟冷冽地眼神扫过去,“西平城主……”

    灼华眼睛一闭:“属下在!”

    青颜耳朵竖起,感觉精神满满。

    有人给他垫背,他上路的时候,也有个伴。

    开心。

    而这时,就听见墨无溟漫不经心的补完下半句:“……别再胡乱送人过来,本王不需要。”

    灼华不敢置信的:“多谢主公开恩!多谢主公开恩!”

    正等着灼华被发配到西亚的青颜:“……”

    不是……

    她怎么就没事?

    那我也太无辜了吧!

    他哪里知道,墨无溟之所以没有处置西平城主,不过是因为苏九勾着他的手指,不让他追究罢了。

    他家九儿面子,他当然得给!

    苏九微微歪头,清冷的视线看向伊人他们。

    恐惧,如一张巨网,迎面而来。

    七个人伏在地上,瑟瑟发抖。

    “主公开恩啊……”

    “苏小爷开恩啊!”

    “我等有眼无珠……”

    求饶声,接二连三。

    墨无溟眯起眼睛:“他们欺负你?”

    祁绍:“……”

    谢忱:“……”

    这话您自己个相信吗?

    苏九有仇就报了,蚀骨丹的毒可是只能控制,没法全解的。

    思及此,她淡淡的:“西平城主……”

    灼华头皮一紧,抬起美眸:“……您说。”

    就算她再蠢,也该知道苏九在墨无溟心底的地位不同,毕竟就连青颜公子都能被发配了。

    “无事,你回去吧。”

    苏九语气略带惆怅,好似受了情伤的模样。

    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墨无溟缓缓地眯起眼,伸手掐住她的下巴,将她歪着的头,掰了回来。

    用自己做挡板,把苏九遮的严严实实。

    苏九下巴吃痛,报复的舔了下他的指尖,眉梢高挑。

    墨无溟呼吸一滞。

    在这方面她好像总是能让他的理智土崩瓦解,真是一个小妖精。

    他抿起薄唇,反击的将腿往前一伸,脚尖抵着树根。

    两人距离瞬间拉近,几乎贴面。

    苏九呼吸稍乱,掐了掐他胳膊,张嘴无声:“别闹!”

    墨无溟看懂了这个口型,唇角勾起笑。

    单手掐住她的细腰,让她坐在自己腿上。

    苏九:“……”

    狗男人的花招!

    看来,还是挺有必要找青颜拿两本书学习一下的。

    灼华的视线里只有墨无溟的背影,但隐约能看得出来,他们两人之间的暧昧关系。

    既嫉妒主公又嫉妒苏九。

    她也太难了!

    这种情绪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前面的男人弯腰抱起少年,外袍将少年裹得紧紧地,只留下一个脑袋在外面。

    离开的时候,灼华又看见了少年欲言又止的模样,而后似是狠心扭头。

    灼华仰头望天:“……”

    感觉自己错过了这世界上只爱她的男人,她太惨了:(

    青颜跪在地上也望着天:“……”

    冥大要原封不动的告诉二战,未来的日子一片惨淡:(

    祁绍和谢忱走到了青颜身边。

    祁绍:“不作死就不会死。”

    谢忱:“佛说,自作孽不可活。”

    说完赶紧跟在墨无溟屁股后面走了。

    院子里传来青颜的咆哮声:“滚呐——”

    *

    墨无溟带着苏九回到了住处,进门之后,一把将她身上的破烂衣服撕了。

    苏九随手拽掉抹额,露出婀娜的身姿,斜倚在床边。

    “小墨子,伺候本大爷更衣。”

    她微微抬手,还玩上了角色扮演。

    墨无溟乍一看到这画面,忽然觉得气血上涌,鼻尖发痒。

    当然,他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犯下流鼻血这种没见识的低级错误的。

    因为,他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

    墨无溟缓缓地吐出一口气,从空间里拿出她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往她身上套。

    手指掠过她温热的肌肤,烫他的心尖发疼,喉间发干,眼神逐渐变深。

    却在这时,面前的衣衫不整的人儿,忽然伸出手,勾住他的脖子:“不如,咱们现在圆房吧?反正都定亲了。”

    圆房?

    墨无溟双眼放光,差点就一把将她推到了,但还是理智略胜一筹,压住了这令他想想都快要爆炸的房事。

    他将她搂进怀里,下巴搭在她的肩头,呼吸特别沉:“正因为定亲了,我才更不能慢待你。”

    两个人思想不观念不同。

    苏九略微抬眼,斜着眼梢,推了他一把;“你是不是不行啊?”

    有那么一瞬间,墨无溟想捏死怀里这个小女人。

    他是替她着想,她还不知好歹!

    他抿唇,耐心的:“你现在还小,身体承受不了。”

    苏九虽然跟他有过不少接触,也看过实战记录片,但到底没经历过。

    听见他考虑的是这些,顿时有些愣了愣的:“你怎么知道这些?”

    “看过这方面的医书。”

    墨无溟捏了捏她的脸颊,用自己的意志力,继续给她穿衣服。

    以前愣头青一样的想要把她占有,后来知道女子若是太早行房事,对身体会有危害。

    他不要因为一时的欢快,而损害了他家九儿的身体。

    所以就算再难忍,他都会耐心的等待。

    苏九觑了他一眼,说不感动是假的。

    上辈子接近她的男人,没有一个不想跟她生米煮成熟饭的,只是每次都被她送去见阎王了。

    这个男人从开始到现在,真是一点一点的瓦解她的心房,让她不爱上他都不行了。

    “我家的大墨墨……”

    苏九头抵在他的胸膛,声音带着少见娇嗔。

    墨无溟眉心一跳,虽然不愿意承认,可他真的是被这声音撩的骨头都酥了!

    他绷着脸,秉着呼吸,扶住她双肩:“坐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