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9章 请让我直接死!

    苏九耳廓微动,唇角浮起恶劣地笑,声音挺淡:“他不在这,你当然这么说了。”

    青颜举起手,发誓:“他在这,我也这么说!唯独这件事跟我无关,真的都是他逼我干的,对!他逼我的!”

    句句刚劲有力。

    苏九从树上跃下,抄着双手,点点头:“你既然都这么说了,看来真是墨墨的锅。”

    “嗯嗯!”

    青颜点头如捣蒜,双眼眨啊眨,仿佛在说“看我真诚的大眼睛!”

    他哪里又有苏九的敏锐度,察觉到了院外忽然顿住,又继续走的脚步。

    “……”

    墨无溟薄唇抿起冷淡地弧度,漆黑的双眸泛着红色,冷冷地往前走。

    灼华略落后半步,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身边的男人身上,忍了又忍,道:“属下听青颜公子说,主公这段时间事务很繁忙,时常不在酒城。您不要光顾着忙,也要按时吃饭啊。”

    柔声细语,满是关心。

    墨无溟冷着脸,步伐极快,完全将他无视了。

    要不是想知道青颜背后作什么幺蛾子,他根本不会停下听她废话。

    灼华并不在意他的冷漠,只是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就生出丝丝悸动。

    等到了院门口,灼华忽然快走两步,想要亲自给他介绍今天来的新人。

    苏九瞥见她的身影,一甩袖便将青颜强行拽起来了。

    “不准说话。”

    冷冷的警告声。

    青颜还没反应过来,以为苏九原谅他了。

    墨无溟负手而立,清冷孤傲立在那。

    他一眼就看见了那个穿着红衣,靠着树,神情慵懒的如猫的人儿,以及那红衣下,若隐若现的双腿。

    尽管有护身禁,并没有露出原本的腿,却依然让他一股火往脑门上窜。

    青颜忽然感觉到一股密密麻麻的森寒从尾椎骨往上窜,不自在的打了个冷颤。

    奇怪?怎么有种熟悉的危机感?

    灼华看见青颜站在树下,面前站着苏九,眼神闪了闪。

    看来,这少年的相貌当真是得了青颜公子的刮目相看了!

    幸亏她半路遇到主公了,去而复返了,要不然这功劳经手之后都大打折扣了。

    如是想着,忙喊了:“主公,您快进来看看,这次我给您跳的绝对都是最好的。”

    雀跃的声音,像是要献宝。

    殊不知,青颜险些当场入土为安。

    “冥……冥冥大?”

    青颜双目微睁,惊恐的看着苏九,却发现她歪着头,满脸的坏笑:“惊喜吧?”

    “九……九爷,救救命啊。”

    青颜咬着手,感觉自己要疯了。

    不,不带这么玩人的啊!

    苏九靠着树,两手一摊:“爱莫能助。”

    祁绍和谢忱看到墨无溟的时候,同时在心里念了句:“阿弥陀佛,青颜公子你彻底完了。”

    其他七人虽不认识墨无溟,但刚才听见灼华的称呼,也瞬间明白了。

    于是乎,就像是妓院里的姑娘般,纷纷涌了过去。

    “拜见主公~”

    “拜见主公~”

    墨无溟没说话,冰冷地视线,犹如锐利的刀子甩过去。

    “……”

    瞬间安静。

    几个人吓得脸色发白,接连跪地。

    灼华并不意外墨无溟的反应,但她也还没有发现其他异常,只是道:“你们几个太鲁莽了。”

    她边说边走到苏九的身边站定,压着声:“小弟弟,我可帮你给主公牵线了,你若是感恩的话,就该知道以后怎么做。”

    ——她疯了?

    青颜一脸见鬼的表情:“西……西平城主……”

    灼华递给他一个安心的表情,她又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

    青颜:“……”

    我不安心啊!

    他闭了闭眼,放弃挣扎。

    好歹死,也有个垫背的。

    苏九歪着身子,故意地靠近灼华耳边:“西平城主的话,小人怎敢忘记?”

    “——!”

    灼华的耳后根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她艰难的吞了吞口水,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要稳住,要稳住啊。

    蚀骨丹都给他吃了,谁也阻止不了她对主公那颗坚定不移的心!

    “主公……”

    她话都没说出口,就见墨无溟身形掠动,已然来到她身侧,外袍已经脱下,披在了旁边的少年身上。

    灼华张嘴:“……”

    青颜的眼光果然毒辣,还真是主公的口味!

    心里冒酸水,面上还要笑眯眯:“主公,这位是……”

    “谁叫你穿这个烂东西的?”

    墨无溟的脸黑的都滴墨汁了,手里的外袍将苏九的腿遮住了,但还是让他心里冒火。

    熟稔的语气,却叫灼华愣住了。

    她眯起眼睛,不安的问:“你们……认识?”

    青颜拽了她一把,让她别吱声。

    灼华一脸莫名其妙。

    苏九靠着树,直接告状:“青颜让西平城主给你挑选对象,你知道吗?”

    墨无溟冷幽幽的眼神扫过去,牙缝里挤出来的字:“现在知道了。”

    青颜吓得一哆嗦,扑通跪地,还不忘拽着灼华一起。

    灼华却不愿意跪,“我又没做错事,我……”

    墨无溟冷刀子一样的眼神扫过去,什么话都没说。

    扑通——!

    灼华腿软跪地,就挺突然的:(

    “……”

    一片寂静。

    冷汗浸湿了众人后背。

    苏九推了推墨无溟的手,有些躁:“我热!”

    墨无溟稍微将衣襟松了松,面还是黢黑的,冷声重复了句:“谁叫你穿这个烂东西的?”

    苏九垂眸扫视,不规则的衣摆,还挺拉长腿型的。

    前世挺常见的裙摆款式,到他这就成了烂东西了?

    她咂了下嘴:“男悦己者容,自然是为了喜欢的人穿的。”

    余光瞥了灼华一眼,却没有把她抖出来。

    倒不是她好心,而是有其他的打算。

    墨无溟无心给她招来的情敌,那她就有心把她变成墨无溟的情敌。

    多有意思啊~

    墨无溟瞥了一眼其他人的装扮,哪里相信苏九的鬼话。

    他侧目,扫向那些乱七八糟的人,“青颜,你办事真是越发的有能耐了!”

    声音不急不缓,却像冰锥捅过去。

    青颜闭眼:“冥大!我错了!”

    墨无溟面无表情的:“之前离得远,听得不真切,你说什么是本王逼你做的?”

    青颜看了看苏九,又看了看墨无溟:“……”

    墨无溟余光冰冷,轻轻地“嗯?”了一声。

    青颜咬着唇,脑袋飞速运转:“我……是二战……二战撺掇我的!冥大……我的错!”

    墨无溟冷冷地:“话,本王会原封不动转给二战,你,西亚那边的事情刚入手,滚去帮忙!”

    青颜:“……”

    请让我直接死!谢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