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7章 欲擒故纵

    苏九算准他们这一点,把手里倒满的酒杯递给伊人,然后挨个给他们倒了一杯酒。

    六杯一圈倒下来,倒酒的时候再不小心撒了点,酒壶空了。

    七人都面无表情的护着自己的酒杯,生怕苏九跟他们抢。

    这可是西平城主赐的酒,是他要给他们喝的。

    现在不够了,是他自己倒霉!

    谢忱转过身,递过来一杯酒。

    苏九接过酒,举了举:“希望我们得到主公的垂爱,互相扶持!”

    七人哪怕是为了喝这杯酒,也得装装样子举杯。

    看着少年一系列的骚操作,灼华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这死小子肯定知道她在酒里下了毒!

    灼华捏着筷子的指尖泛白,不想这么轻易放弃。

    暗的不行,等会就来明的!

    苏九喝完酒,转身回了座位。

    护卫首领还站在桌边,愤愤不平:“苏小爷,你真是太善良了,自己都没喝到,偏给那些个惹事精喝了。”

    称呼都改了。

    苏九长睫低垂,声音挺淡:“多谢首领关心,您回去吃饭吧。”

    “哦哦。”

    护卫首领也没多想,转身回到座位。

    丝毫没有发现灼华那双带着杀意的眼神,盯了他许久。

    *

    下午,准备去城主府之际。

    灼华亲自邀请苏九上自己的车辇,只有她一个。

    城主的邀请,自然不能推辞。

    灼华的车辇,足够容得下十个人。

    她一向是躺在里面的,旁边还有婢女伺候,是一个很会享受的女人。

    眼看着苏九上了城主的车辇,毕钧第一个骂出来:“狐媚东西!”

    伊人:“冰释前嫌个屁!飞上枝头的时候,也没想着拉我们一把?”

    怀兴:“不拉我们就算了,居然连你们俩也不拉着,真是够无情的!”

    话,指的是祁绍和谢忱。

    谢忱不是很喜欢打嘴炮。

    但是祁绍就不一样了,张嘴就是:“阴阳人,丑八怪,你们最好管好自己逼嘴!本小爷要是不高兴,把你们嘴巴撕成碎片,喂狗!”

    他撂起红衣裙摆,上了车辇。

    谢忱帮他拉了下,紧跟而上。

    伊人和怀兴挑拨没成功,还被警告了一番,气得脸红脖子粗。

    一行人上了车辇,缓缓地往城主府驶去。

    城主车辇里,两边车帘掀起。

    少年背靠窗而坐,手肘随意的搭着,微仰着头,长睫轻眨。

    红色的九幽血蚕丝,随着黑发,一起被风吹的飘荡在空中。

    白皙的肌肤,殷红的唇色,美得令人心惊。

    “你为何……”

    灼华歪着身子,倚在矮桌上,红衣半褪,露出白皙的小香肩。

    她本想用美色勾引对方,却不曾想自己被对方的美,勾了魂。

    苏九侧目,眼尾的余光觑着她,轻轻地“嗯?”了声。

    对方明明只是坐着。

    灼华却觉得他好似高高在上的俯视她一般,这种被人碾压的感觉,很不好。

    她下意识坐直身子,继续道:“你为何不看我?”

    少年歪着身子,换了个姿势。

    手撑着窗沿,面朝着她,眼神清冷:“城主既然要把小人送给主公,小人以后便是主公的人了。如何敢看城主呢?”

    灼华静静地望着他几秒,忽然笑出声,“呵呵呵……小弟弟年纪小,连因果关系都捋不清了,是你们主动来赤城进献,不是本主要把你送出去。”

    苏九挑起一边眉毛,食指轻轻抚过眉尾,语气很淡:“小人对城主……唉,将错就错吧,有些事,也无法改变。”

    语毕,转身。

    这次换的姿势,背对着西平城主。

    将错就错?难道他去赤城不是进献的,而是为了她?

    灼华压下疑惑,轻笑着:“呵呵,又说笑……”

    “城主还是别跟小人说话了,小人的心会乱的。”

    少年微微侧目,长睫低垂,满是忧郁。

    灼华心脏狂跳了几下。

    撑在矮桌上的手肘也滑了一下,险些将桌上的茶杯推翻。

    苏九余光轻扫,红唇不经意间勾起。

    这辈子没当成男人,都是天下女人的损失。

    “城主……您没事吧?”

    婢女连忙伸手扶住茶杯,将桌案上的茶水擦掉。

    灼华甩了甩袖口的水渍,心却因为苏九的话乱了,仿佛溺在了杯茶水里。

    她暗暗地掐着手指,让自己心静下来,看向苏九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凌厉。

    死小子年龄不大,居然敢对她使用美人计!

    “城主……没事吧?”

    少年忽地问了句,声音很别扭,想问却又不想问,像是有黑白两个小人在他头顶上争执。

    灼华:“……”

    好可爱。

    “城主?城主?”

    婢女连声喊了几句,把倒好的茶推到她手边。

    灼华倏地清醒过来,这才想起来她是要给他下毒的,朝着婢女使了使眼色。

    婢女微微颔首,端起茶杯,递了过去。

    “苏公子,您请喝茶。”

    “多谢城主,我正好渴了。”

    少年唇角勾起讽笑,伸手接了过来。

    灼华将他的神态收入眼底,心脏突突直跳。

    以他的聪明肯定知道茶水有问题,但是他为何愿意喝?

    难道是为了她?

    “苏九……”

    苏九动作很快,背对着她,将茶饮尽。

    而后随意的擦了擦下巴的水渍,将茶杯递给婢女,眼尾扫过去:“城主这下可放心了吧?”

    “我……”

    灼华红唇动了动,却说不出话来。

    这么多年她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可头一次觉得自己做了错事。

    可她为了主公,又何错之有?

    灼华抿着唇,一路上心里都揪的厉害,自然也没有发现背对着她喝茶的少年,茶水是顺着脖颈流淌下去的。

    一路无话。

    下了车辇,后面的七人迅速赶了过来。

    苏九冷着脸,单手负背,主动后退,让位置。

    他一让位,七人就把灼华给围住了。

    祁绍和谢忱没去凑热闹,而是站在苏九身侧。

    祁绍:“九哥,你没干坏事吧?”

    谢忱:“坏事没事,坏人心,就不对了。”

    苏九啧了一声,斜着眼:“你们俩到底是哪国的?”

    祁绍和谢忱咂了咂嘴。

    这根哪国的没关系,主要是她的劣根性,实在是前科累累。

    他们三说说笑笑,惹得灼华频频侧目。

    “好了,我带你们进去。”

    灼华掩唇,声音很有威严。

    因为上午打过招呼,这会护卫已经得到通知,就把人都放了进去。

    灼华见护卫没拦着自己,想着肯定是青颜公子没交代,便心思一转,跟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