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6章 苏深坑上线

    灼华忽地露出一抹明艳的笑容,手撑在桌沿,温柔的弯下腰:“本主正是因为你长的好看,才更加看重你,故而才会提点你,没想到你这小没良心的倒误会了。”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

    “我就说嘛,西平城主真是人美心善,爱屋及乌!”

    “那可不,有几个女子能舍得往心爱之人手里送人的?”

    “不愧是西平城主,有酒城未来女主人风范!”

    灼华垂眸看着少年近在咫尺的脸庞,正准备抽身离去的时候——

    少年忽地伸手,一把揽住她的腰,乘势而上,红唇贴在她耳后,呵了口气:“多谢城主的教导。”

    猝不及防的一下。

    灼华都来不及反抗,对方已经松开手,轻轻推了下她的腰间,将她推离怀中。

    “你——”

    灼华柳眉竖起,美眸染怒,抚在耳后指尖,仿佛好似残留的温度,有些烫手。

    咔嚓、

    少年低头嗑瓜子,“tui”的吐掉瓜子壳。

    “你……”

    灼华视线落在那两片唇上,忽然有些心梗,怒意也卡在了嗓子眼,发不出来了。

    祁绍:“……”

    谢忱:“……”

    解决情敌的办法,就是把情敌勾引到手。

    这时,猪鼻子毕钧倏地起身:“你这个登徒子!竟敢轻薄西平城主!”

    他绷着脸,两眼冒火。

    毕钧是七个里面最有男人味的一个,也是长相最阳刚的一个。

    早在他见到灼华第一眼开始,就被这位倾国倾城的西平城主深深地迷住了。

    灼华柳眉一皱,冷眼看去:“你看错了。”

    “城主,明明是他……”

    毕钧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对方一个冰冷的眼神瞪了回去。

    为什么城主对这小子这么宽容?居然连他的无礼都能原谅!

    灼华余光瞥了苏九一眼,转过身子,“本主脚滑了一下,弟弟手快,扶了我。”

    众人原本就没看清。

    从他们的角度来看,俩人靠近又分开实在过快。

    不过,比起轻薄,这个解释的确更有说服力。

    “哈哈哈,看来西平城主跟这少年关系不错啊!”

    “人人都说西平城主进献的男子都是她精心挑选的,眼下一看,果不其然啊。”

    夸赞的声音,不绝于耳。

    灼华抿了抿唇,落在苏九脸上的眼神,带着浓浓的意味。

    这小子不太好控制,若真的得到了主公的喜爱,可能会成为绊脚石。

    灼华暗暗思忖,不想拥有一个碍事的绊脚石,又不想放弃这张脸的利用价值。

    她眯起眼睛,计上心来。

    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一颗蚀骨丹控制不了的,如果有的话,就两颗!

    *

    午饭是在客栈大堂里吃的。

    一共准备了六桌,

    午饭期间,一共有六桌。

    除了西平城主之外,其他人都是随意坐的。

    进献的七人自然离苏九他们远远地,苏九他们三个倒是乐得清静。

    一桌美食没人抢,随便吃。

    祁绍扒着饭,吃的倍儿香,鼓着嘴道:“唔……九哥,这里的肉味道还不错。”

    苏九慢吞吞地尝了一口,“嗯,还行。”

    谢忱叨了一块排骨,放在祁绍碗里。

    很平常的动作。

    祁绍也很习惯的啃了起来。

    谢忱唇角抿起,继续若无其事的吃饭。

    “苏九,这是我家城主赐给你的。”

    护卫首领忽然走过来,手里拎着一壶酒,“这时酒城最好的酒,平常人都喝不到的。”

    他还挺羡慕苏九的,城主居然这么器重他。

    听见护卫首领的话,其他人立刻嫉妒的五脏具疼。

    “来,我给您倒一杯!”

    护卫首领拎着酒壶,就要帮苏九把酒杯的酒添满。

    苏九杯子里的酒,并不是店里上的酒,而是狄子凡给她的那些老窖。

    她收回手,仰头饮尽,擦了擦唇角的酒渍,“既然是上好的酒,可不能让劣质的酒影响了味道。”

    护卫首领笑了笑,把空酒杯倒满,“请用!”

    苏九抬起眼,看向了隔着两张桌子的面朝着她的西平城主。

    灼华漂亮的眉眼,染着淡淡地笑。

    她朝着苏九,隔空举了举酒杯。

    苏九收回视线,低声问:“既然城主所赐的酒,是不是就是我的了?”

    护卫首领:“那是自然。”

    苏九将酒杯往前一递,“这第一杯,我请你喝,就当是报答你之前的关照了。”

    “呃……这不太好吧。”

    护卫首领有些受宠若惊。

    苏九余光扫向对面的女子,漫不经心等待着。

    果然,对面的灼华看见他的举动,脸色微微一变,开口:“小弟,可是酒不合口味?”

    “哼!不知好歹!”

    毕钧忍不住骂了句。

    声音挺大的。

    灼华没阻止,只是笑道:“这是本主赐给你的心意,等你真见了主公之后,定要好好服侍主公。以你的相貌,绝对能让主公青睐的。”

    伊人和怀兴恨得牙痒痒。

    苏九他凭什么?

    整天那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无辜脸!

    苏九眨眨眼,挺奇怪的:“这酒壶的酒那么多,我给护卫大哥喝一杯又不碍事,又不是我不喝了。”

    灼华心头一闷,实在是这小子给她的感觉太精明了,就好像是看穿了她心思一样。

    她压着心思,淡淡的:“本主只是担心你误会什么,既然如此,鬼差,你喝一杯便是。”

    反正她还有解药。

    护卫首领什么都不知道,还美滋滋的:“谢谢城主,谢谢苏九!”

    苏九拿起筷子,平静的吃了一口菜。

    垂下的长睫,盖住了她那冰冷的眼眸。

    蚀骨丹而已,定期给解药,就不会有生命危险。

    但若是不吃解药,药效发作,全身骨头就会犹如万虫啃咬,痛苦不堪。

    手段不可谓不毒。

    也的确是控制人的绝妙之法。

    护卫首领喝完酒之后,面上染笑,又拿了一个干净的杯子,给苏九倒了一杯:“您喝!”

    苏九接过酒杯,顺便把酒壶也接过来,而后起身,走到其他人桌前。

    “咱们以后都是去伺候主公的,我也不想跟你们闹得太僵。今日城主赐美酒,我便用以美酒,希望跟大家冰释前嫌。”

    七人冷嗤了声,视线却忍不住往他手里的酒壶上看。

    就算不给苏九的面子,那也得给西平城主几分薄面。

    何况,他们也想尝尝护卫首领嘴里的美酒,到底有多稀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