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1章 手滑了

    食客热心的解释:“西平城主是西平城的城主,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为了讨心爱之人的欢心,在全中东区发了帖子,只要有人介绍年轻漂亮的少年,得到她心爱之人的喜欢,就赏万两黄金!呃,当然,除了介绍的人能得到万两黄金之外,你的好处绝对不会比我少的。西平城主喜欢的男人……”

    她喜欢谁关我屁事?

    苏九得到答案,冷漠地收回视线。

    手撑着太阳穴,留给对方一个冷冰冰的后脑勺。

    典型的翻脸无情。

    祁绍:“……”

    谢忱:“……”

    这天底下就没有他们九哥拉不下来的脸!

    你就说服不服吧!

    反正他们做不到。

    少倾,店小二端着饭菜上来了,掌柜还亲自跟在身边。

    “三位客官,你们来自何处啊?”

    特别的谄媚。

    不难想到他为何这样。

    苏九拎起酒壶,倒了一杯酒,正要喝的时候,眼神一冷。

    掌柜歪着头,笑呵呵的:“客官,这是小店出了名的美人醉,你尝尝如何?”

    苏九见他神色如常,若无其事的放下酒杯:“你这美人醉,只怕名不副实,酒香不纯。”

    掌柜原本是奔着他们的美貌过来的,现在听见对方说自己家特酿的美人醉酒香不纯,顿时就不乐意了。

    “小兄弟,你这鼻子没问题吧?本店的美人醉,在咱们这卖了一百多年了,祖上传下来的!”

    苏九微微抬眼,将手里的酒杯往他面前一怼:“您自己闻闻?酒香不纯,味道可想而知了。”

    见对方说的煞有其事,掌柜心里也没底了,该不会是酿酒的工人偷懒耍滑了吧?

    他接过酒杯闻了闻,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这香味好像是不纯……

    苏九垂着眼睑,冷淡的:“您若是不信,您再喝一口尝尝。”

    掌柜还真一口喝掉了。

    啧啧,咂了咂嘴这个。

    “嘶,味道也没错啊,这就美人醉…啊…”

    掌柜舌头发麻,眼前发黑。

    往后那么一仰,噗通倒地!

    店小二懵逼了:“老板!”

    祁绍和谢忱神色一变。

    “你们在酒里下毒!”

    店小二急的摆手:“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肯定是我们老板不胜酒……”

    力字还没说出来。

    咕嘟嘟。

    掌柜嘴里冒白泡了。

    店小二:“……”

    我现在晕倒还来得及吗?

    就在这时,门口从进来一群人,个个五大三粗,全部都是练家子。

    为首的人,托着抱着绷带的手腕,笑的很阴险:“小白脸,没想到你还挺警惕的,居然能察觉的到酒里被下了纯阳丹!”

    一听纯阳丹,店小二忽然松了一口气:“幸好是纯阳……丹……”

    声音逐渐变低。

    这玩意是提高男人那个的,年轻身体好的男人,办起事犹如神助。

    可他们掌柜年过六旬,修为也不精湛,这纯阳丹吃下去,怪不得口吐白沫了。

    苏九掀起眼皮,认出来人是之前在街上那个被她捏伤手腕的。

    手支下巴,平淡的问:“想来看骨头如何穿过皮肤吗?”

    裘坤听见这话,顿时恼羞成怒:“还愣着干什么?绑起来!”

    一声令下,十多个大汉全部亮出星盘。

    清一色六阶元王。

    这强悍的程度,让祁绍和谢忱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我等凡人,误入神仙局。

    祁绍二阶元王,谢忱三阶元王。

    这已经不是一阶两阶的问题了!

    干不过,抱大腿吧。

    两人坐的笔直,像个嗷嗷待哺小鸡仔,望着对面的老母鸡。

    “……”

    苏九想打他们,最终还是忍了,拿起筷子,冷声道:“吃。”

    祁绍和谢忱怂乖怂乖的。

    端起碗,拿起筷子,低头吃饭。

    九哥护体,你们随意。

    眼看着他们若无其事的吃了起来,裘坤怒目圆睁,“你们干什么吃的?让你们把人绑了!”

    他伸手去抓前面的大汉。

    嗤——

    贯穿血肉的声音。

    快到裘坤来不及喊疼,筷子已经穿过手心,射到后面几米外的墙上。

    跟钉子一样,进去半截。

    苏九惊讶的抬起手,“抱歉,手滑了。”

    慢条斯理的又抽了一只筷子,继续叨菜。

    “……”

    一片死寂。

    原本这个时间段就不是吃饭的时间,所以食客不是很多。

    但也有不少是早就盯着苏九这张脸,继而跟进来的。

    眼下被这一手吓得,纷纷把手揣进袖口里。

    太凶残了吧!

    裘坤是被痛得回神的,他用力踢了一脚前面的大汉。

    咔嚓。

    脚趾骨断了。

    他目瞪口呆,不敢置信的看着前面的大汉。

    而此刻,他仿佛才发现,围着这张桌子的十多个大汉,全身绷得很紧,且额角冒冷汗。

    他们一动不动,不,准确的来说,他们更像是根本动不了!

    一滴冷汗,顺着额角流淌下来。

    裘坤吞咽着唾液,伸手扯了扯:“别……别闹了……”

    “……”

    没人鸟他。

    早在大汉们往前走的时候,就有一道强悍的威压,把他们行动束缚的死死地。

    他们凝聚元气去挣脱,非但没有减少压力,反而更有种膝盖要弯下去的危机感。

    就这么僵持不下。

    苏九从空间里取了一坛酒出来,该吃的吃,该喝的喝。

    完全不受影响。

    裘坤双腿微微有些打颤,往后退了半步。

    “我这筷子好像豁口。”

    低头喝酒的少年,冷不丁的说了句。

    祁绍余光后扫,给力的:“那换一个新的?”

    扑通!

    裘坤双腿一软,跪地求饶:“我……我错了……我,我再也不敢……”

    苏九长睫低垂,手指摩挲着筷子,仿佛而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一样。

    “……”

    无尽的沉默。

    筷子碰撞碗盘的声音。

    咕嘟咕嘟,吞咽酒水的声音。

    祁绍和谢忱都没有酒瘾,所以都没有喝酒。

    最关键的还是苏九压根就不给他们喝,一坛酒对她而言,塞牙缝罢了。

    哪有他们的份!

    一顿饭,吃了半个时辰。

    数十个大汉,就跟雕塑馆的雕像一样,冷汗早已把他们的后背浸湿了。

    挺直的腰,弯下了,双腿也开始打颤了。

    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连续一个时辰释放威压,还能平静的吃饭!

    终于——

    扑通!扑通!扑通……

    传来接二连三的跪地上。